第九荷包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南皇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题目不好想啊(昨天第一更)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题目不好想啊(昨天第一更)

    第一百二十六章题目不好想啊(昨天第一更)

    ......

    沉默。

    长时间的沉默。

    薛仁贵和张琅都被李贞的惊人论断给惊呆了。

    房间内一时竟又陷入了沉寂之中,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咕嘟......”也不知过了许久,薛仁贵才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涩声道:“应该没有那么严重吧?虽然两方立场不同,但毕竟都是唐人,应该不会有人做出这样通敌卖国的事情吧?”

    “为什么不会?自古以来卖国贼和汉奸还少吗?”张琅却相当赞同李贞的意见,反驳道:“这世上说到底什么都是虚的,只有利益才是最切实存在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有的人连自己爹娘老子都能卖了,通敌卖国算什么?

    薛兄不要忘了殿下如今的地位,独领一方军政大权,手握数万百战精锐,虽无藩王之名,却有藩王之实,俨然是一方诸侯,说是权势滔天都不为过,这么大的一股势力,你让之前与殿下有隙的人会怎么想?”

    “这些混蛋们......”薛仁贵愤怒的一捶桌子,恨声道:“真是一群败类,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们。”

    张琅摇头道:“你也只能想想了,现在我们两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怎么杀他们?”

    “好了,都别乱猜了。”李贞忽然笑道:“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们至于吓成这样吗?”

    “诶?”薛仁贵一脸懵逼:“殿下您这话是几个意思?”

    “没几个意思,意思就是说我只是在胡乱瞎说的。”李贞一本正经道:“在大唐或许有这样的人在,但他们肯定没有军权,不可能直接出兵对付我,最多也就是在朝堂上给我添点乱延迟一下援兵的出兵度而已,这对急需增强实力的吐迷度来说根本就是一块鸡肋,食之无用弃之可惜。对吐迷度来说只是一个安慰,并不能激起他的反心,他真正的杀手锏肯定还隐藏在暗处没有拿出来。”

    “那殿下您说了这么多,岂不是等于白说了吗?”薛仁贵失望道。

    李贞摆摆手:“这件事情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自己解决,倒是你仁贵,你对明天的比武有没有把握?”

    “殿下放心就是,保证能给殿下赢下这次比武。”说起自己的实力,薛仁贵一脸自信。不过也确实,历史上的薛仁贵不但谋略出众,武艺也是最顶尖的,不但有一手精绝的箭法(三箭定天山),臂力过人,善用方天画戟(按照主流说法,能用这兵器的要么就是高手,要么就是废物,而薛仁贵明显不是废物),还有一身绝顶的马上功夫(有记载在安市之战时曾经单骑冲阵,将敌军战阵冲的一团糟),这样的人谁问他他都是一样的回答。

    “有信心就好。”李贞赞许的点点头,同时告诫道:“不过也不要太过自满,草原上的勇士还是很多的,而且目前我们还没有对方具体的参赛名单,只知道那个乌纥和大度设会参与,等一下我会让人将他么两人的情报给你们,也让你们有一个准备。”

    “是,多谢殿下。”薛仁贵也没有说出什么公平较量的话来,他是兵家,自然知道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道理,至于公平不公平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只有胜者才有资格说公平。

    “都下去吧,我得睡一会儿,养好精神,明天的大戏我可不能错过。”李贞挥挥手让薛仁贵和张琅下去,自己则走入卧房准备好好睡一觉,明天的大比武可是一场重头戏,可不能错过了。

    “是,属下告退。”

    “......”

    晚上,得知李贞醒来,李靖和徐茂公立刻过来拜访。

    两人过来的时候,李贞嘴里正叼着一根油条,手里捧着豆浆美滋滋的吃着呢,看到两人,顿时招呼道:“两位国公快来尝尝玲珑做的豆浆油条,这手艺真不错,不愧是我调教出来的顶尖厨娘,已经有我三成的本事了。”

    只是对于李贞的招呼,两人并没有回应,只是阴着脸坐在那里看着李贞。

    李贞是什么人?连时空穿梭都没有干掉他,区区眼神杀又岂能打动他的心神?见两人不说话,也不再说话,而是一脸淡定的坐在那里继续吃自己的晚餐。

    于是房间里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个稚童左手油条右手豆浆吃喝的不亦乐乎,两个老头(其实徐茂公也不算老,也就三十多岁,但这个年龄放在唐朝确实算是老人了)却坐在不远处看着他,表情十分不爽,仿佛小孩子吃的都经和油条是从他们抢过来的一样,老者的不爽对小孩的淡定,那场面真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过了一会儿,徐茂公终于装不下去了,无奈道:“殿下,您就不能配合一点吗?好歹臣也是皇上派来辅佐殿下的。又这么大年纪了,您这么不给面子,臣心里肯定不痛快,心里一不痛快,就没有心情干活,没有心情干活儿,大都护府的运转就会出问题,大都护府一出问题,陛下肯定要问责,殿下身为大都护府都护,您可是要挨批评的......”

    “行了行了行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李贞赶紧告饶认输。正所谓一物降一物,李贞可以淡定的应对两个老狐狸,两个老狐狸自然也有办法对付李贞,刚开始他们确实拿李贞没办法,但次数多了,经过总结两人现李贞最怕啰嗦,尤其是没有意义的啰嗦,于是啰嗦应对法就这么诞生了......

    “话说你们来到底是干什么来了?不会只是看我吃饭太爽,故意过来给我找不痛快的吧?”无奈的放下豆浆油条,李贞相当不爽的问道。

    徐茂公道:“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关于和回纥薛延陀的比武。”

    就知道会问的是这个,李贞相当的淡定:“怎么,你们有不同的意见吗?”

    李靖一点都不给李贞面子道:“不是有意见,而是臣根本就不同意您这么做,都护府现在百废待兴,时间本来就紧迫,哪有什么时间举行什么比赛啊?”

    “英公虽然说的不好听,但确实说到了点子上。”徐茂公立刻装老好人给徐茂公打圆场:“如今我们自己的时间都不够,哪有时间比什么武啊?再说,比武嘛,必定是有胜有负,这要是胜了倒还好说,但要是输了,那可就丢人了啊。”

    “我说你们这样一唱一和的老把戏能不能不要再玩了,明知道对我没有效果,何必还要经常在我面前演戏呢?”李贞无语的看着两个老狐狸,这红白脸的把戏太老套了,连傻子都能看穿,偏偏两人还乐此不疲,李贞也是醉了。

    “......殿下,能给点面子吗?你好歹也让我们成功一次啊。”李靖顿时恢复了正常,十分纠结的说道。

    “不和你们扯了,说正事吧。”李贞看着两个老小孩儿,无奈的摇摇头,都说越老越小,古人诚不我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