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穿越小说 > 娱乐春秋 >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好一场春秋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好一场春秋

    李应卿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又缓缓坐了回去,那眼神几乎一刻都没离开茶壶。

    其实薛牧知道,至少蒸汽动力还是无法取代神机门现有的动力模式,在海上航行的体验告诉他现行的动力系统已经很强大了,如果现行的动力很难实现载人飞行,那蒸汽机也不行。

    问题在于,现行的动力都是依托各种珍贵物品的能量,每一种可以作为能量核心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不具备普适性,神机门受限于材料稀有,当然很多事办不成,神机战偶的规模都受限,更不会有余力展民用。

    可是蒸汽机这种东西一旦被明,那就在很多层面甩脱了对珍稀动力源的依赖,能够广泛用于各个角落。在高端需求上也可以作为辅助,配合现行的系统挥更强的力量。

    并且这是打开了神机门的新思路,慢慢的还会有更厉害的东西被明出来,比如展出内燃机……那不知道是多少年,总之这新世界的大门是帮李应卿打开了,能走到哪一步谁也不知道。薛牧不是科学系的,他最多提供思路,具体技术水平是反而要被神机门土著吊打的,根本帮不上忙。

    在这种很具备玄幻色彩的世界里,连炒茶都歪了个模样,神机门会歪出一副怎样的科技树,谁也无法预测。

    反正现在蒸汽机都只是个构思,要做出来也不知道多久,看李应卿那模样都神游天外去了,多半今天也没办法多谈别的。薛牧拱了拱手:“那薛某不打扰李门主了,日后有闲再共谋一醉。”

    “呃……哦。”李应卿如梦初醒地抖了一下,有点尴尬道:“走神了,走神了,抱歉。”

    薛牧很理解地笑笑:“我想事情也经常这样。”

    李应卿笑道:“薛总管稍坐一会。”顿了顿,转向姬无厉三人:“义王今日前来有何贵干?”

    姬无厉:“……”

    冷竹莫雪心:“……”

    没什么贵干,专门来看你和薛牧郎情妾意行了吧?

    看李应卿那模样就知道,不管他们现在说什么,李应卿屁股只会跟薛牧坐一起,这叫“道合”,在此世比情投意合还牛逼。

    “我神机门祖先立道,和天下宗门都不一样。”李应卿缓缓道:“天下人都修自身,修天地关联,一切外物不过辅助。本门先祖却认为,人之所以是万物之灵,善假于物也。借硝石硫磺配比,实以铁屑,引而爆之,纵使一小童也能掷出惊人破坏,不弱于低级武者一击了。先祖推而广之,用各类死物做到了人力做不到的事情。便如载人航行,乘风破浪,便是合道者能带几人?而本门造船万千,纵横江河,能载天下!”

    冷竹莫雪心不以为然,这是真的道不同,在他们心里,自己飞不过江河靠外物有脸吗?

    而薛牧听得咧着嘴,心中不断点赞,颇觉有趣。

    “外人提到我神机门,往往印象便是战偶,因为那能代表着本门的实力不可侮。”李应卿道:“然而战偶只是术,以外物机巧能人所不能,这才是本门之道。机巧近神,便是神机。”

    姬无厉勉强道:“是个好道。”

    李应卿看出他口不对心,也不介意,笑笑续道:“然而神机研究,试验无数,靡费万千,以一宗之力,怎么也垮了。而开国太祖认为神机之术有利于民,愿以国力支持,先祖投桃报李,愿护大周江山万年。君臣相得,延续至今。所以本门座落京师,朝廷三宗里面只有本门入朝议政。便如当年水车推广,灌溉天下,此非宗门之事,而在朝政,类似之事数不胜数,本门与朝廷早已不可分割。”

    姬无厉听着还是觉得李应卿在自吹自擂,只得捧哏道:“神机门千年来忠君为民,实乃国之柱石。”

    李应卿笑了笑,忽然道:“所以义王找我,是为了战偶,还是为了水车,还是觉得神机之术很重要?”

    姬无厉张了张嘴,迎着李应卿的笑容,居然说不出话来。

    李应卿道:“义王请回。想好了再告诉本座。”

    姬无厉还没说话,薛牧提前起身:“薛某先告辞。”

    李应卿起身相送,态度热情无比:“薛总管有空随时来玩,说不定过几天你就能看到我们的蒸汽动力有了雏形!我们的锻冶工艺已经非常成熟,需求的材料质量不是问题,细节加工也有很细致的度量,本座觉得实现薛总管的想法是有足够基础的,真是只缺君之一言,醍醐灌顶。”

    两人携手一路出门,夤夜和卓青青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听着李应卿一路絮絮叨叨,薛牧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笑道:“我相信。”

    直到离开神机门很久,薛牧脸上还带着有趣的笑容。

    真是好一场百家争道,好一场春秋!

    …………

    “爸爸,为什么走得这么急?”夤夜拉着他的衣尾:“李应卿说的话对夤夜的阵法研究也很有印证意义,夤夜还想听呢。”

    “以后有的是听的机会。”薛牧转头看了看身后远处的神机门,低声道:“提前走,只是为了找个好地方。”

    夤夜点头道:“冷竹的杀机始终未散,他一定会追出来杀你。”

    “你刚才也憋坏了吧,一直见你不吃不动不说话,就是盯着冷竹。”

    “他很厉害……我没有把握。”夤夜犹豫了一下:“等会我可能要变大,爸爸得小心我失控乱来。”

    薛牧揉了揉她的脑袋:“你变成怎样都不会伤害爸爸。”

    夤夜甜甜地笑了:“嗯。”

    “再说了……”薛牧停下脚步:“你也用不着变大,这里是京师,冷竹以为在他自然门万灵谷么?”

    随着话音,身后数道人影飞掠而来,即使在京师无违之阵限武禁飞的环境里,飞掠的度都近于流光。

    当先一道翠芒,身后一道虹光,拉开了后方许多人影,那是姬无厉和他的亲卫们。

    薛牧转身立定,站在街头淡淡道“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莫谷主的不平事,就是当街杀人么?”

    虹光顿止,数丈之外,现出莫雪心阵红阵白的脸色。

    冷竹并未停止,一道凌厉的翠芒轰然而下。

    夤夜长飞舞,空气骤然扭曲,翠芒似乎进入了一个什么旋涡,变得迟缓无力。

    一道龙形气劲席卷而来,重重轰在翠芒上。随着一声爆响,冷竹的怒喝传遍长街:“宣哲!你当真要和师兄反目不成!”

    “各为其道,谁是师兄……”烟雾中宣哲大步而出:“这是京师,而宣某是六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