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穿越小说 > 大魏宫廷 > 正文 第736章:大战前夕

正文 第736章:大战前夕

    “报!下蔡方向送来紧急信件。”

    就当赵弘润身在蔡溪县接受原蔡溪县县公蔡厚的宴请时,一名肃王卫匆匆走入,将一封书信递给了赵弘润。

    瞧见这一幕,原蔡溪县公蔡厚便识相地想要回避,然而赵弘润却摆了摆手,当着他的面,拆启了那封书信。

    这个举动,让蔡厚心中的惶恐与不安大幅度消退,尽管他很清楚赵弘润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笼络人心。

    “殿下,是齐王的信件么?”

    酒席宴上,南门阳好奇地询问道。

    “哼唔。”赵弘润随口应了一句。

    见此,南门阳的兄长南门迟亦好奇地询问道:“不知信中写了些什么?”

    只见一边目视着书信,一边轻声叹息地说道:“还能写些什么?无非就是催促本王尽快率军抵达寿郢城下,配合他对寿郢用兵呗……他哪里会管我军遇到的阻碍。”

    其实这话听上去像是对齐王吕僖的抱怨,但相信只有赵弘润自己才最清楚,那只是对他自己的无力的牢骚而已。

    真以为只是他魏军这边遇到了寿陵君景舍这样强劲的对手么?难道齐王吕僖在攻陷下蔡的途中就不曾遇到过楚国的名将?田耽在攻打向城的途中就不曾遇到过像项末、景舍这样的楚国名将?

    说到底,还是赵弘润带兵经验不足,尚不能稳胜像项末、景舍那样的楚国英雄而已。

    当然,军队的配置也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倘若此番魏军配给着足够的猛火油的话,纵使项末、景舍再难缠,赵弘润亦有把握战胜他二人。

    而在众人说话的期间,蔡厚则一脸惊讶地瞅着仿佛与眼前这位魏公子姬润关系不错的南门迟、南门阳兄弟二人。

    据他所知,南门一氏倒戈顺降这位魏公子,也不过是数个月的时间,没想到,双方的关系已如此融洽。

    这让蔡厚心中的不安再次消退了几分,毕竟在他看来,既然南门兄弟能与这位魏公子如此亲近,这就意味着,这位魏公子并不难相与。

    而在蔡厚暗自思量的期间,赵弘润放下了手中的书信,回顾在座的诸位将领说道:“齐王希望我军尽快抵达寿郢城下,因此……晏墨。”

    “末将在。”酒席宴上,晏墨恭敬地抱拳应道。

    只见赵弘润抬手一指晏墨,正色说道:“齐王等不及了,希望本王尽快带兵前往侧应,因此,本王决定不取濠上,径直前往寿郢,蔡溪以及濠上这边的事,就交给你了。”

    晏墨闻言一愣,随即顿时抱拳应道:“末将遵命!”

    “你要小心寿陵君景舍,虽说本王笃信巨阳君熊鲤十有**不会派兵出城,但搞不好景舍会夺熊鲤的兵权,切记不可大意。”

    “末将明白!”晏墨面色严肃地应下此事,旋即脸上露出几许笑容,笑着说道:“能与景舍大人沙场相见,真乃晏某此生幸事。”

    赵弘润瞧了一眼晏墨,没有说话,毕竟他也清楚寿陵君景舍在这些楚人心目中的地位。比如伍忌,此刻就一脸羡慕地瞧着晏墨。

    “孙叔轲、佘离、干贲。”

    “末将在!”

    “你三人留在蔡溪,协助晏墨。”

    “末将遵命!”

    在嘱咐完毕后,赵弘润与诸将们喝了几杯酒,遂离席准备进兵事宜去了。

    次日,赵弘润使鄢陵军留在蔡溪县,抵挡寿陵君景舍麾下大将毋狺,至于他自己,则改变了原先的战略,继续往东,前往下蔡一带,与齐王吕僖的大军汇合。

    蔡溪、濠上这边的战事,则全部交给了晏墨。

    倒不是赵弘润过分地认为晏墨可以应付这边的战事,只是因为蔡溪这一带的情况,远比他预想的还要好。

    因为在抵达蔡溪之后,他这才得知,原来去年早在十一月份的时候,鄢陵军的贡婴、贡孚,以及商水军的项离、张鸣、冉滕,这几位精锐千人将就已经潜到了这边,分化吸收当地的楚民。

    虽说蔡溪县县公蔡厚对这个县治理得不错,且在当地楚民心中的名声也不错,可架不住蔡溪县距离楚国王都寿郢不远,以往不知有多少贵族在这边做过使民怨鼎沸的事。

    在此之前,赵弘润从来没有想过,像蔡溪县这样距离楚国王都寿郢极近的城县,堪称京郊之城的城县,当地的楚民居然普遍对以熊氏一族为的贵族势力抱持着反感、厌恶的情绪。

    这个国家是要完了……

    在带兵离开蔡溪县的期间,赵弘润回想起昨日进驻蔡溪县时,居然现当地楚民居然踊跃报名希望加入魏军的队伍,就忍不住暗自摇头。

    毕竟这种事在他们魏国,这是几乎不会生的事哪怕魏国王都大梁周边城县的魏人再怎么不擅战争,倘若有敌国的军队攻到大梁,那些魏人势必会为了保家卫国而踊跃加入军队,根本不会生像楚国这边的状况,居然踊跃加入“敌军”的队伍。

    这充分说明,那以熊氏一族为的诸多贵族势力,在楚国果然是不得民心。

    得引以为戒啊。

    抱持着对这件事的感慨,赵弘润率领着商水军离了城。

    两月底的时候,赵弘润率军抵达了下蔡,成功与齐王吕僖的大军汇合。

    对于魏军如此快就抵达下蔡,齐王吕僖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正是他写信知会赵弘润,让后者改变策略,放弃攻打濠上县。

    至于其中的原因,无非就是齐王吕僖觉得前几日的战况不错,因此打不打濠上,对整个战略来说已没有多大的关系罢了。

    当然了,真正的原因还在于,在过了一个新年后,齐王吕僖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吃力,因此他迫不及待想要攻陷面前那座楚国王都寿郢,重创楚国。

    正如齐王吕僖所料,对于魏军的抵达,楚王都寿郢一带的楚兵表现出了莫大的惊恐,毕竟齐鲁联军与齐鲁魏三国联军,怎么听都是后者更具有威慑力。

    因为心存忌惮,因此在魏军抵达王都寿郢西郊这是魏军负责攻打的方向的时候,便有三支楚军奋不顾己地前来袭击,企图将魏军击溃,只可惜,在齐王吕僖大军的掩护下,赵弘润所率领的魏军商水军,终究还是在楚王都西郊二十里的林旁顺利建成了军营。

    齐鲁魏三国联军,总算是包围了楚王都寿郢的北郊、西郊与东郊。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战略意义是达到了,但是魏军的处境说实话并不好,毕竟濠上县并非被攻克,暘城君熊拓的十万大军驻扎在这座城池,随时有可能支援王都。

    而蔡溪县那边,寿陵君景舍麾下大将毋狺,亦在彭蠡军与西阳县师的协助下,疯狂地进攻蔡溪县,企图将这座城池重新夺回来。

    说实话,对于蔡溪县尉,赵弘润倒不是很在意,毕竟他此刻已经与齐王吕僖的大军汇合,蔡溪县的作用其实已经很小,哪怕战况不利,鄢陵军亦能退到齐鲁联军所占据的下蔡。

    然而让赵弘润感到意外的是,面对着楚军的多番进攻,晏墨非但稳稳地守住了蔡溪县,居然还派兵牵制濠上,使濠上的楚兵不能分兵援护王都寿郢。

    不过最让赵弘润感到震惊的,还是屈塍,这位从渡过浍河后便几乎没有什么作为的鄢陵军主将,隐忍潜伏了两月之久,终于成功地偷袭寿陵君景舍所率领的正阳军正如赵弘润所猜测的那样,见麾下大将毋狺终究无法攻克蔡溪县,且又听说魏军分兵前往寿郢,寿陵君景舍果然是坐不住了,也不知从什么办法从巨阳君熊鲤手中窃取了兵符,率领着大约五六万巨阳军前往蔡溪,却不想途中被屈塍伏击了一把,损失巨大。

    记得在听说这件事后,赵弘润颇为感慨,因为就算是他,也未曾在寿陵君景舍手中占到半点便宜。

    仔细想想,屈塍自从渡过浍河以后,就一直在刻意回避在楚国这边建立功勋、传开名气,莫不是早就盯着那位寿陵君景舍?

    不管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无法否认,经过那场战事,屈塍的名声顿时在楚国打响,仿佛比起赵弘润亦不遑多让。

    这也难怪,谁让这场国仗以来,寿陵君景舍唯一一场败仗,就是败在屈塍手中呢。

    这个功利心的家伙……

    数日后,当收到屈塍派人送来的捷报时,赵弘润忍不住暗暗摇头。

    隐忍了数月,就为了算计那位寿陵君景舍,可想而知屈塍的城府与忍耐力。

    “殿下,有人求见殿下您。”

    有一名魏兵来到了赵弘润所在的帅帐,叩地禀报道。

    “唔?”

    赵弘润微微一愣,放下手中的那份捷报,好奇问道:“谁?”

    也难怪他心中纳闷,毕竟在楚国,此刻唯一会来拜访他的相识,便是暘城君熊拓,可熊拓身在濠上呀。

    “不知。……看上去似乎是两个女人。”

    女人?

    赵弘润心中的困惑更强烈了。

    他想了想说道:“请她们进来。”

    片刻后,便有两名女子在书名肃王卫的指引下,来到了帅帐。

    确切地说,那谈不上是两名女子,而是两名年纪大约在十五六七左右的女孩。

    然而一瞧见二女,赵弘润的眼中便露出了几许惊诧之色。

    因为只见那两名女子,身穿着青白两色的巫服,无论怎么看,赵弘润都感觉这种打扮似曾相识。

    这个装束,好似在哪里瞧见过……

    赵弘润愣了愣,随即忽然想到,当初他碰到芈姜、芈芮两姐妹时,二女就穿着这般款式无二的巫服,芈氏姐妹身上的巫服,配色是赤红色的,而眼前这两位,是青蓝色的。

    除此之外,几无任何区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