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综漫之无限绿帽 >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十四章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十四章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十四章来做个绿油油的gal吧

    2017423丰之崎学园,某个已经很久没有正常使用、已经被当作闲置桌椅摆放地方的教室。Ъǎnzhu零0一因为少子化的缘故,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少,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总不能让每个班只有十来个学生吧,先不说学生的问题,老师们又要分多几个班负责,那样的话恐怕再怎么热爱教育的老师都要罢工了,人可不是铁做的,本来负责一个班级的事务已经够麻烦了,每个老师还要再多负责几个年轻老师的头发要白,中年老师的头要秃,老教师的腰恐怕直接就断了。班级这种东西,不是说每个班的学生少了,该管的事就会少,事实恰好相反,这么十来人一个班,再让一名老师负责几个班,那样的工作量要比普通高出一大截的。与其搞得这么麻烦,还不如就这么让一些教室空下来,让学生们在正常人数的班级里接受教育。

    于是在丰之崎学园的教学楼里,闲置的教室都集中在了一个地方,和还在正常教学的学习聚集地不一样,这边的空教室很安静,偶然有些声音响起,也只是没有得到社团批准的同好会在活动而已。

    现在是丰之崎学园的下午放学时间,在差不多四点的这个时间,大部分学生都已经离开学生,走上了回家的路上,也就是一般意义来说的归宅部。而有社团归属的学生们,现在也早已经到了自己的社团里,进行各种各样的活动。活动社团的人自然是在操场上挥发汗水,偶然还会有几声响亮的叫好声传进教学楼里,还夹带着球棒和棒球相互撞击在一起的声音。而文化社团的人,大多数在另一边的教学楼那边,那边是多功能教室的地区,社团部室也多设置在那边。文化社团也不是一水的都是安静无声的,有些声乐社团就会传出歌唱或者演奏的声音,哪怕在另一边的教学楼也能听得到。

    而在这另一边的教学楼,某间空教室中,某学生将窗户拉上了大半,把那近乎洗脑般的“阿雷路亚哈雷路亚”的歌声给挡在外面。不是他觉得这歌声有哪里不好,也不是他对文化社团有任何意见,只是他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的坏境,让自己接下来说话比较顺利点,也好让和自己同在一个教室里的其余三人能听清楚一点。其实他只是在找理由而已,因为现在他比较紧张。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不是把话说清楚就能解决的,还得这三人听进去才行。

    能不能让这三人听进去,是非常大的问题。

    现在在这间不再进行任何教育活动的教室里,有四人,是一男三女的配置。

    男的就是去拉上窗户的人,穿着丰之崎学园的立领制服,戴着一副眼镜,不管怎么看都是平平无奇的一名少年,一名二年生。唯一看起来有点特别的,就是他身上有种奇特的气质,会散发出奇妙的气场,让人绕道而行。这种奇怪的气质,一般人都是如此认知的:死宅。死宅少年站在本该是老师站的讲台前,显得有点紧张,但是举手之间有一种谜一样的自信,就像在展现自我一样,大概是觉得自己是这世间的主角,又或者是位面之子吧。而且他的眼睛还时不时就往台下三人奇怪的地方游移,看起来非常重视台下三女。

    在台下坐着的三人并没有和上课一般并排坐在一堆,而是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坐在比较靠前位置的少女,看着装打扮,毫无疑问是三年生,制服没有遮掩住她曼妙的身材,反而衬托得她越发成熟。嫩白的肌肤,湿润的双眼,再搭配上气质,还有那头戴着发箍的丝滑柔亮的黑色长发,与其说是美少女,不如说是早就超越了美少女、是美人一般的存在。这名超成熟美少女前面的课桌上摆着一台合上的笔记本,她本人坐在边上,用手指把玩着自己的发梢,并没有望向台上的宅男学弟。她那对就像艺术品一样的美腿翘着二郎腿,包裹着这对美长腿的黑丝有着能吸引心神的光芒。这位在丰之崎学园里也非常出名的绝色美人,以冷艳、文学为卖点的超级美女,是就读三年c班的霞之丘诗羽。她是丰之崎学园的高岭之花,是目前没有任何人能摘得到的存在。

    和霞之丘诗羽坐在同一列,但是相隔了有四五个位置远的,是台上的宅男同年级的少女。这名少女有着一头耀眼的金色双马尾头发,一双眼角上挑的眼睛非常有神,英日混血让她有着洋娃娃一样精致容貌。只不过这位“洋娃娃”现在很明显在生着闷气,上挑的眼睛显得非常凶恶,偶然还会恶狠狠地猛瞪宅男一眼,让宅男非常不安。这位少女用手托着下巴,视线同样没有放在台上,一直都是在猛盯着窗外。不过她那飘忽不定的眼神,除了偶然会落在台上的宅男同学身上,用眼神去射穿上面那个在她心里非常混账的家伙外,还一直都往和自己隔了好几米远的霞之丘诗羽那边走。但是在对待霞之丘诗羽的时候她似乎做不来那么凶恶的表情,而且每次眼神快要落在霞之丘诗羽身上的时候,她就马上把视线收回来了。可以看得出,这两人关系不怎么好不对,是非常不好。这位英日混血、在丰之崎学园非常显眼的少女,是二年g班的泽村史宾瑟英莉莉。作为超级美少女的她,在丰之崎学园自然是吸引了非常多的目光,在校内也广为人知,就好像三年级的霞之丘诗羽一样。两人有着截然不同的美貌和风格,而且目前看来,似乎因为一些事,相性也不怎么样。

    然后还有一人,坐在了了教室倒数第四排靠近窗边的少女普通,很普通,非常普通。留着鲍伯头的少女现在正在玩着手机,和她前面的两人一样,也根本没有望向讲台上的宅男。她同样也是美少女,同样有着充满光泽的一头秀发,也有着光滑的肌肤,身材不错,容貌也是美少女级别的。但是这些都很普通,实在太普通了,普通到没有任何特色,站在人群里没有人会认得出她是加藤惠,而只会认为那是“看到个很漂亮的美少女但是那是谁啊”这位就读丰之崎学园二年b班的女学生加藤惠,虽然是美少女,但是存在感实在太过薄弱,让人总是无法第一时间想起她的存在。虽然是美少女,但是那过于没有特色的特质,让台上的宅男感到非常棘手。

    最后我们再来介绍一下台上的宅男。安艺伦也,同人游戏社团“祝福社”的制作人兼导演。就读丰之崎学园二年b班,成绩平平,但获学校准许打工。是热爱次文化的艺术家,是愿意在新时代的第五世代御宅文化的荆棘路上披荆斩棘的殉道者“伦理君,这个莫名其妙的长达二千四百的开场白是怎么一回事简直就像是要动画化了一样。”霞之丘诗羽出声问道。

    “那个,前辈你想啊,这年头业界只要是个有萌元素和恋爱校园剧内容的小说,只要不是写得和厕纸差不多,都有动画化的机会。所以我想,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的事就会被改编成动画,然后卖出名作之壁的销量”

    在讲台上说着和意淫差不多的安艺伦也话还没说完,霞之丘诗羽已经在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伦理君,虽然我一向知道你想法有点天马行空,但是妄想症变得这么严重的话,我感觉去医院也晚了。”

    “为什么一副非常肯定我已经病了而且没救了的语气”

    坐在另一头的英莉莉还是一直望着窗外,不过脸上已经露出了嘲讽的笑容,“还萌元素和校园恋爱剧呢,所以说这年头的阿宅没什么本事,妄想恋爱和一季换一次老婆倒是很勤快,实际行动倒是一点也没有”

    “身上全是廉价萌元素,还是同人社团大手子的人说这话不太好吧有着三流教科书级别的傲娇特征的,英莉莉同学”

    泽村史宾瑟英莉莉是一个面对她人嘲讽后还泰然自若的人吗很明显不是。金发斗牛犬一手拍在课桌上,怒视霞之丘诗羽。“真好意思说呢,还在坚持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色气学姐定位的霞之丘诗羽前辈。”

    “请两位停一下,今天我们就不要扯皮了吧,好不好”安艺伦也见情况不对头,马上出声制止,“今天我是想说些很重要的事,才将各位召集过来的。”

    这时候他作为主持人不出声的话,台下这两位绝对能一冷一热的斗一天。至于代价嘛“还真能说啊,伦理君。你该不会以为声音大就能让人听话了吧”

    “你个一事无成的阿宅还真敢说啊,重要的事该不会是什么后宫宣言吧”

    安艺伦也都差点快要跪下来了,“求两位高抬贵手,不要再践踏小人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家说啊”说完后他还真的在讲台上跪下来了。没错,就在讲台上的桌子上,如果有老师路过看到的话,绝对会好好教育一顿他。

    在讲台上的死阿宅跪地不起,在台下的两名超级美少女势同水火,形成了一副奇妙的画面。然后在画面外,存在感非常低的加藤惠丝毫没有自己也是这个小团队一员的自觉,还是在玩着手机发短信。把“那么等会在老地方见啦,井头君。”的短信发了出去,还不忘对现在教室的情况说了一句话,“毫无后宫之主的尊严可言呢,安艺君。”

    很普通的美少女加藤惠说出了非常现实无情的话。正如她所说,安艺伦也现在没有一点尊严可言,不过像他这样能独占三个美少女的可恶男人,没有尊严又有什么所谓呢,哪怕头上带点绿都该认了。

    安艺伦也好不容易让台下两人结束敌视后,从台子上下来,继续自己本来早就该说的话,“总之,今天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和大家说,这关系到我们祝福社今后的发展。”

    “竟然有这么个社团吗,我怎么不知道呢,伦理君”

    “拉两三人就敢搞社团,然后还自认社长了,真是有魄力啊,嘴强阿宅伦也。”

    这两人明明相性极差,但是在嘲讽和侮辱安艺伦也上倒是非常有默契。被接连打击的安艺伦也差点没撑过来,但是好歹还是勉力站住了,“总之,我今天想说的是我们祝福社,要做一款与众不同的美少女恋爱游戏”因为害怕被继续打断然后被嘲讽,安艺伦也一点停顿都没,继续说了下去,“一款主打寝取和绿帽的纯情恋爱剧”

    在安艺伦也说完后,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不过这里本来就很安静就是了,除了英莉莉和安艺伦也有点吵外,霞之丘诗羽和加藤惠都是安静的性格,虽然前者是冷酷系的,后者是无存在感类型。

    英莉莉最先有反应,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走向教室出入口,“我回去了。”

    等等,这和安艺伦也预先想好的情况不一样。一般来说这时候不是应该出现bgm,然后台下众人都露出闪亮的眼神的吗。“等一下,英莉莉”安艺伦也连忙跑了过去想拉住准备走人的英莉莉,“你对我这个能名留青史的文字恋爱游戏有什么意见吗”

    英莉莉被安艺伦也拉住,回过头来就是两鞭用的是自己的金发双马尾。

    “游戏都还没做出来就名留青史了,你是笨蛋吗”

    “都寝取和绿帽了,哪里还有纯爱元素啊你是笨蛋吗”

    “一个学生为主的同人社团做这种游戏,被发现了怎么办啊你是笨蛋吗”

    “竟然和女孩子说寝取和绿帽这种话题你是笨蛋吗”

    英莉莉的双马尾就像鞭子一样抽到安艺伦也身上,不得不说,那声音听起来很痛,安艺伦也自己本人也觉得非常痛。“英莉莉,你先听我说完你听完后就不会有这么大反应了,一定会非常感动的”

    “难道不是爆笑吗”这时候还坐着的霞之丘诗羽说道。和英莉莉一比,她的定力就显得尤其足,哪怕是听到了安艺伦也这么可笑的话也不会马上起身离开、“原来伦理君的心里的纯爱不是粉红色的,是绿色的啊,这我倒是没想到。说实话,挺恶心的。”

    对阿宅来说,被人情绪明显地说“阿宅好恶心”并不伤人,最伤人的是用平淡的话语说出“阿宅啊,有点恶心呢”这种语气。坐在远处的加藤惠都抬头望了望那边,“安艺君的兴趣真是独特呢。”

    被这三人用各自的方式给嘲讽了一遍,安艺伦也有点站不住了,他连忙解释了起来。“不是的,你们听我说因为人的观念开放了不少,最近这些年寝取和绿帽题材的作品越来越多,也很受欢迎,连电视台都有了专题报道,带这些元素的游戏都可以卖出几十万套,所以说我这不是天马行空的想法,是充分考虑了市场需求的然后我觉得不能一味跟着市场现有的主题去做,要有自己的特色和想法才能脱颖而出,所以我就想在纯爱里面加入大量寝取或者绿帽元素,说不定能做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游戏”

    安艺伦也一通话说了好几分钟,其他人也没有插话,等他说完。安艺伦也说完后,英莉莉双臂抱在胸前,靠在走廊这边的窗边,一脸的不耐烦。霞之丘诗羽若有所思的样子,没有马上理会安艺伦也。至于加藤惠,还是在玩手机,是非常称职的背景板。

    安艺伦也说完了这番话,没等来自己期待的敬仰的眼神,只有一片的沉默。

    “那个你们觉得怎样是不是觉得这个主意非常cooooooooooooool”

    这时候英莉莉插话了,“然后呢”

    “咦”安艺伦也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后面呢内容是什么剧情主要是说什么,想做多少个角色,有多少条线多少个结局,人设有概念了没,原画量打算要多少,音乐呢预算呢大纲呢连大纲都没吗”

    英莉莉一连串问下来,安艺伦也摸了摸头,讪笑了起来,“这个还没想好。”

    “就你这样还名留青史,回家洗洗睡吧最强阿宅”英莉莉大怒,对安艺伦也又是一顿鞭子,打得他连连求饶。

    霞之丘诗羽也开口了,“虽然绿帽题材现在确实很流行,但是伦理君你想做这个的话,有那个经验吗”说到这,她还露出了有点奇妙的笑容,“还是说,对我们有什么糟糕的想法吗。”这时候,加藤惠也露出了好奇的表情望着安艺伦也,“安艺君,难道有喜欢戴绿帽的爱好那个的话,我稍微有点”

    “不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安艺伦也连连摇头,“虽然我觉得这种题材很刺激,但是要发生在我身上的话,感觉还是有点不舒服的。而且你们看,我想到的这个纯爱题材的寝取绿帽游戏,虽然说可攻略角色们都会被那啥,但是她们最终还是和男主相爱的,而且男主最后也会欣然接受这些绿帽。我想出的这个纯爱绿帽既不虐心又刺激,这要是做出来的话,肯定会是名作的”说到这,安艺伦也还从口袋掏出了一本文库本,“我这灵感还是来自这本最近大卖的热门轻小说、和畅销的恋爱节拍器相比也毫不逊色的女子高中生背着男友和中年男偷情这本小说虽然有着很俗气的名字,但是里面男女主之间那细腻的感情描写比一般小说还要优秀,而女主瞒着男主和别的男人偷欢的描写也写得非常棒,色情而且轻松写意,是不可多得的良作”

    霞之丘诗羽不知为何脸红了,但是看着安艺伦也的眼神有点不太好,“伦理君,我记得那是十八禁小说,你去哪里买到的呢。”

    安艺伦也一脸骄傲的样子,“都高中生了,买本黄色小说有啥奇怪的”

    “很好,下次我去你家会清扫得仔细,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收拾掉。”

    不好,自己的收藏品可能又要转移阵地了,安艺伦也心想。不过现在这件事先放在一边,把紧要事解决掉再说。“咳咳,因为看了这本小说,所以我才有了做一个纯爱绿帽gal的想法。而且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想的,我这不是就把各位找过来了吗”

    “找我写剧情,然后找某人做人设和原画。这主意打得不错啊。”霞之丘诗羽笑道,不过这笑容怎么看都不友好。

    一直坐在角落边上玩手机的加藤惠举起了手,“那个,我好像没什么可以做的事,是不是可以先离开了。”

    安艺伦也很有魄力地用手指指向了加藤惠,“你不能离开,你可是女主角,是游戏的核心所在怎么能离开”

    听到这话的英莉莉和霞之丘诗羽可不乐意了,“那么伦理君,你就和自己的本命大老婆慢慢做游戏吧。我先回去了。”霞之丘诗羽也站了起来,打算回家了,至于英莉莉本来就站在门口边,想走是随时都能走,“虽然我不讨厌小惠,但是你这个死阿宅呵呵,真是气人”。

    “对不起,是我太得意忘形了,请两位姐姐原谅我这一次吧”这一次,安艺伦也直接就跪下来了。就在教室的地板上,直直地跪下来求女孩们的原谅。又闹腾了一番后,安艺伦也好说歹说才把英莉莉和霞之丘诗羽劝留了下来。

    “要做这么个游戏的话,其他的先不说,总之得先有资金。”霞之丘诗羽说道,“没有钱的话,什么都是问题。有钱的话,什么都不是问题。”

    听到这话的安艺伦也一脸苦笑,“这话说得有点太现实了不过关于资金的事大家完全不用担心,我作为祝福社社长,这点钱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你也就只有钱了,也不知道你去哪里赚的,明明只是一个高中生”英莉莉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看样子她虽然留了下来,但是心里还是对安艺伦也的想法不怎么赞成的。

    “在说什么呢,你们一个是超热门同人社团的大手子,一个是恋爱节拍器的作者,比起我这样只有钱的,不是了不起吗。”安艺伦也笑道,然后在远处不起眼的加藤惠又举起了手,“安艺君,我呢”

    “你是女主角,这就够了”

    应付完有点麻烦的加藤惠后,安艺伦也将注意力继续放回到眼前非常关键的两人身上。他用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英莉莉和霞之丘诗羽,相信以自己的魅力,肯定能打动这两个少女。虽然是他自认为炯炯有神,实际上在两人看来和色鬼的眼神差不多。

    霞之丘诗羽叹了一口气,打开了自己面前的笔记本,“我会挤时间给你这个奇怪的游戏写剧本的,总之你先给我弄出个大纲来,如果连大纲都没的话,我就把伦理君代入进去的男主写成个喜欢绿帽的变态这样好像也不错,考虑一下吧”

    “虽然和我的设想差不多但是请务必不要那么夸张大纲的话很快就有了,请稍等几天。实在太感谢你的帮忙了,诗羽学姐”安艺伦也听到霞之丘诗羽这么说,知道这件事成了一半,虽然有点对霞之丘诗羽会把男主写成怎样有点担心,但是现在来说还是很高兴的。现在只要再劝说英莉莉答应下来,这剩下的一半也成了。

    英莉莉站了起来,有点不敢相信地望着霞之丘诗羽,“等等,你真的要答应这种听起来就根本不可能靠谱的事情吗”

    霞之丘诗羽撩了撩鬓边的长发,“怎么,你要退出吗,英莉莉同学。虽然我不介意就是了,不如说挺开心的,这场比赛少一个敌人也是好事。”

    被霞之丘诗羽这么一说,英莉莉这头斗牛犬马上就怒了,“你说谁要退出啊不对,我又没说要比赛什么的,别自以为是了”

    “难道不是这样吗那我道歉。”霞之丘诗羽露出了有点艳丽魅惑的笑容,“而且说起来,把自己的一些心得和经验倾注在作品中,不也是我和你这样的人该做的事吗”说到这她还看了一眼英莉莉的身体,轻笑了出来,“而且经验还不少的样子呢。”

    英莉莉听到这话,脸都红透了。安艺伦也当然听不出英莉莉和霞之丘诗羽两人在说什么,但是她们两个是互相明白的。还有一个明白的,现在坐在后面玩着手机,还看了眼窗外,“有点可怕啊好想回家。”

    “做就做”英莉莉的声音变得很小。

    “嗯,你在说什么,英莉莉同学英莉莉学妹”

    “我说,我做就是了”英莉莉坐了下来,“别误会了,我这是为了看你们要闹出什么笑话才留下来的,可不是为了死阿宅什么的”

    霞之丘诗羽点了点头,“姑且当作这样吧。”她望向安艺伦也,“伦理君,既然有这样的想法了,那么我们从今天开始,可就有得忙了。”

    安艺伦也做了个自以为很潇洒的动作,还拨了拨头发,“没问题,我会成为大家的助力的,放心去做吧”

    就这样,一个新的同人社团诞生了,虽然是成员只有几人的同好性质社团。

    大山和是丰之崎学园里一名很普通的不良混混学生,现在是二年b班的学生。

    虽然染了一头黄发,还带着耳环,皮肤也晒成了黑色,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个轻浮的不良少年,但是也没有能坏到哪里去,在不良少年里也就平均水平,是见到美少女就想着去骚扰的这种级别的轻浮男而已。现在大山和几个好友,在放学后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校园某处的自动贩售机附近蹲着抽烟,还有人在不远处把风。

    就连干坏事也就抽烟这种水平,没有什么敲诈勒索的事,只能说大山和真的只是非常、非常普通的不良。虽然他本人没有那个意愿去敲诈勒索才是主要原因,不过为什么没有这种念头这件事这时,大山和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了一下,把手机放回去后就站了起来,“哟,我先走了,你们散了吧。”

    他的几个猪朋狗友没有因为大山和要先走而有什么意见,连对他为什么先走也没什么兴趣,“最近你总是经常先走呢,又不说你去干什么。”“听说最近你在班上找了个宅男当冤大头,还是那个一年级时就搞了不少事的安艺伦也,难道说大山你也要变成恶心的眼镜宅了”说到这,大山和的朋友们就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大山和当然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生气,只是耸了耸肩,说道:“怎么能这么说我的朋友安艺君呢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说到这,大山和做了个手势,“是这么值钱的友情要不是我的话,你们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敲诈根本没有油水的学生呢,还不好好感谢我。”

    这些不良们又是一阵怪笑,“确实是这样呢。”“要不是大山找了个这么有钱的跑腿小弟,我们现在也没法过得这么开心啊。”“大山的运气好啊,能和那样的有钱人同班,而且班上还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太羡慕了。”

    “什么跑腿小弟,是朋友,知道吗不,是挚友”

    大山和和不良们胡扯了一会后,迈步离开了这里。不过他走的方向并不是校门,而是多功能为主的教学楼。在教学楼附近,他遇到了自己的“跑腿小弟”安艺伦也。大山和观察了一下四周,附近完全没有人,他就小跑到安艺伦也面前,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安艺大哥”

    “大山君啊。”安艺伦也因为刚解决了如何拉诗羽学姐和英莉莉进社团的问题,所以现在心情很好,现在是一脸的笑容怎样也收不回去,“都说了别那么叫我的吧,我没有当大哥什么的想法。”

    大山和的朋友们一定没想到,大山和现在虽然很有钱,而且看样子钱都是来自安艺伦也,但是和他们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那就是安艺伦也并不是大山和的小弟,而是恰好相反。大山和才是安艺伦也的小弟。至于大山和是什么时候成为安艺伦也的小弟的,那得从初中说起,是现在丰之崎学园的大山和的不良朋友们绝对不会知道的内情。初中时的大山和就已经被安艺伦也教训过一顿,然后就被安艺伦也出于“找个不良来当大哥能少不少麻烦”的原因而留在了身边。一开始的大山和还是有点不服气的,但是安艺伦也不但能打,而且非常有钱,给了大山和无法想象的优厚待遇,别说了不良了,连社会精英都没有这样的待遇。所以大山和对安艺伦也是又敬佩又怕,而且因为某些原因,打定主意要跟着安艺伦也当小弟当一辈子了。

    “不,安艺大哥就是安艺大哥,哪怕你不是我们这边的人,但是你永远都是我大山和的大哥”大山和对这点看来非常坚持,哪怕安艺伦也也不能让他改变主意。

    安艺伦也见自己这“小弟”如此坚持,只能苦笑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了。

    接着安艺伦也问道:“对了,你为什么会跑来这边平时你和你的朋友们都是在校舍后面的偏僻地方呆着的吧,怎么突然想到跑来这里的”

    被安艺伦也这么一问,大山和回答道:“那个这个”他支支吾吾了一会,才继续说道:“其实是加藤同学在找我。她说班主任有东西要给我,然后顺便路过的她就被拜托了这么一回事。”

    “原来这样。”安艺伦也点了点头,“加藤还在楼上,你可以上去找她。我还奇怪她为什么还要留在那里呢。”

    “我知道了。”大山和如此说道。然后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露出了有点猥琐的表情对安艺伦也问道:“那个大哥,你和加藤同学发展得怎样了”

    听到自己小弟这么问,安艺伦也露出了非常洋洋得意的笑容,“没什么好说的,都已经这份上了,其实就差最后一条线而已。关于这事,我已经有计划了,再过一阵子,肯定就能把加藤的cg给回收了。”

    大山和虽然不是阿宅,但是跟着安艺伦也这么久了,宅语还是了解一些的。

    听到安艺伦也这么说,大山和又是一顿吹捧,“不愧是大哥,不但是霞之丘学姐那样的冷美人和英莉莉同学那样的超级美少女,连加藤那样有点普通的美少女都能攻略下来,实在是太令人羡慕了”

    安艺伦也作出一副情圣的模样,对大山和大量了一番,继续说道:“大山君你如果也想受欢迎的话,这样轻浮的行头一定要改一改,这年头,你这样的风格已经不流行了。”

    大山和连连点头,“大哥你教育的是,我以后有机会一定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大山和其实并没有这个想法。安艺伦也也看得出来,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大山和既然想维持这样轻浮的个人风格,他也不好说什么了。而且有个过时的轻浮男在一边,不正好能衬托得自己玉树临风吗

    安艺伦也和大山和闲聊了几句后就和他道别了,他现在可得赶紧回家,把自己要做出来的传世名作的大纲给赶紧搞出来。虽然他是这么对霞之丘诗羽说的,其实他早就有所准备了,只不过今天是假装自己啥都没想而已,他一个魂穿来这里十几年的龙傲天能啥准备都没吗

    大山和目送安艺伦也走远后,马上就走进了教学楼,和奔跑差不多的飞奔到了安艺伦也他们呆过的闲置教室。现在教室里就只剩加藤惠一人,这名各种意义上都很普通、连外貌都是普通意义上的漂亮可爱的女孩,现在靠在面向学校外面的窗边,继续玩着自己的手机。虽然长期玩手机不怎么好,和霞之丘诗羽还有英莉莉这样独特的女孩比起来非常不显眼,但是现在的女生一般都是这样子的。说不定霞之丘诗羽和英莉莉那样显眼得离谱的女孩才是奇怪的存在,而加藤惠这样的才是一般意义上的女孩。

    大山和见到加藤惠后,没有打招呼,而是偷偷走了过去,从加藤惠身后抱住了她,“小惠惠,我想死你了。”大山和抱住加藤惠后,手没有老实到哪里去,竟然直接就在加藤惠身上抚摸了起来,左手摸在她大腿内侧,右手从校服下摆伸了进去,摸到了她的胸前。

    面对大山和这种完全是性骚扰一般的行为,加藤惠没有半点抵抗的反应,反而是嗯了几声,那表情和语调,就好像被大山和摸得很舒服一样。“放学还没过几个小时,为什么要说得像是几年没见过的样子呢。”

    “因为对我来说,几小时没见到我亲爱的小惠惠,就和几年没见过是一样的。”大山和笑道,这些肉麻的话随口就说出来了。

    “大山君,感觉有点恶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加藤惠语气平淡地说着伤人的话。不过话虽然伤人,但是确实是实话,大山和这样一看就是渣男模板的家伙,现在抱着加藤惠这样的可爱美少女,还说着这种教科书一样的渣男必用甜言蜜语,不管当事人如何想,在其他人看来,绝对是“无知少女被渣男骗身骗心骗钱”的事情。

    大山和当然不敢做这种事,加藤惠可是自己大哥的“女人”,他这样当小弟的细心呵护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做骗人的事,他说的话可是发自真心的。“好好好,我不说这种话来恶心小惠惠了,我用行动来证明我有多喜欢你。”话说完,放在加藤惠大腿上的左手就抽了上来,勾住她的下巴把她的头往后面转,嘴巴凑到她的嘴边,一点也不犹豫就吻了上去。

    加藤惠一开始愣了一下,随后就放松了身体,任由大山和的嘴巴和自己的嘴唇重合在一起,让他的舌头伸进了自己嘴巴里面搅动了起来,把自己的津液都刮弄过去。两人就这样在窗边热吻着,好像一点也不担心被外面的人看到的样子,不过他们现在所在的楼层,外面的人就算看到了,大概也不知道这是大山和喝加藤惠吧。

    在两人热吻的时候,安艺伦也恰好出现在校门附近,他们两人所在的位置刚好能看到他。大山和见到自己大哥后,动作起劲了,滑到加藤惠小嘴里的舌头搅动得快,嘴巴吸得加藤惠闷哼不断。他放在加藤惠校服里面的手摸到了她的内衣扣子上,几下就把胸罩扣子给弄开,感受到内衣上加藤惠的体温后,就把它给扯了下来扔到了一边。那件粉红色有蕾丝点缀的内衣被扔在了地上,大山和的手直接覆在了加藤惠不大不小形状刚刚好、也非常普通的胸部上把玩了起来,还是不是用指头去挑逗奶头,把加藤惠的一对小奶头刺激得高高立了起来。

    在安艺伦也彻底走远不见后,大山和才有点不舍地松开加藤惠香甜可口的小嘴,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不是他不想继续,是再不停下来他们两个就都要窒息了。加藤惠被这样一顿狼吻,身体又被肆意玩弄,等大山和停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娇喘吁吁,身体发软直接瘫在了大山和的怀里。她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汽,脸颊潮红,红嫩的小嘴闪闪发亮,还在不断吐出气息。“安艺君就在下面,做这种事已经很过分了,竟然还这么激烈,大山君难道真的是渣男吗”

    大山和嘿嘿笑了出来,那表情猥琐还好色,看起来完全就是个混蛋淫棍,他的手又开始在加藤惠微微发热的身体上游移了起来,让加藤惠发出了好听的呻吟声,“但是小惠惠刚才的反应可是没有这么说的。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还是很老实的。”

    “这种话也是坏蛋渣男经常说的呢”加藤惠的声音变得很小,不过还是能让大山和听到的。大山和看着自己怀里娇喘着的可人儿,又想到怀里这个女孩,事实上就是自己大哥的女人,他就感觉得到自己下腹开始热了起来。

    说起来,现在自己能对加藤惠这样的美少女上下其手,还得感谢自己大哥和一个神秘人。在上了丰之崎学园这个高中后,大山和通过安艺伦也认识了加藤惠。一开始的时候大山和是没什么想法的,但是在某个月黑风高夜,一个印象里只有绿色、完全不知道长什么样的神秘人来到了他家里,对他说了几件事。一件是如果大山和想以后飞黄腾达,那就一定要牢牢跟住安艺伦也这个贵人,这样总有一天他能得到极大的收获。另一件事是让他去接近加藤惠这位普通的美少女,在瞒着安艺伦也的前提下,大可放开手脚去撩拨她,甚至把她拉上床也不是什么问题。

    对大山和来说,前者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当初在初中时跟着安艺伦也就已经各种好处了,他又怎会想不开放开这条金大腿。至于后者,大山和一开始时还以为这人开玩笑想害他,但是后来一想,不知为何还是相信了这人的话,然后按照他说的去做了。结果嘛,就是如今这个样子了。大山和用自己那极为轻浮和渣男教科书一样的手段,比安艺伦也早就把加藤惠给吃干抹净了。在安艺伦也在为自己层层谋划的时候,大山和早就已经把加藤惠按在床上操得连连娇叫。

    大山和把脑海里冒出的往事扔到一边去,抱着加藤惠来到了一张课桌前,将她放在了课桌上,然后非常着急地想拉开自己的腰带和裤链,但是猴急的他就好像真的变成了猴子一样,似乎连怎么解开裤腰带和裤链都忘了。

    加藤惠看着大山和如此窘态,轻轻叹了一口气,“真是拿你没办法啊,大山君。”她伸出手来,随便几下就把大山和的腰带和裤链都解开了,她的动作过于熟练,让人不禁怀疑她到底做这种事做了多少次。大山和的裤子直接就落了下去,露出了两条毛茸茸的腿,还有紧紧包裹着小腹的四角裤。大山和的四角裤上已经顶起了一个帐篷,看来早就把武器给准备好了。

    大山和急匆匆脱下内裤的时候,加藤惠张开了自己双腿,两腿间的内裤也被扒到了一边,露出了早就湿淋淋的小穴。她的小穴还很粉嫩,但是感觉就像被用了很多次一样,两瓣阴唇软绵绵的轻易就被她的手指给分开扯到了一边。小穴不需要怎么扒拉,就露出了一条小缝口,透明的淫水从里面流出来,里面粉红的肉壁还在微微颤动着。

    看到如此美景的大山和感觉自己的肉棒又硬了好几分。长期使用已经变得有点黑的肉棒在挣脱内裤的禁锢后,直接来了个龙抬头,高高挺了起来,然后又往下一甩,龟头就贴在了加藤惠的小穴处,只是稍微动一动,就让加藤惠喊出了声,“每次看到大山君的这个,总觉得有点吓人啊。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大这么粗呢”

    大山和露出淫笑,扶着自己的肉棒在加藤惠的小穴处磨蹭了起来,“和我大哥的比起来怎么样是不是我的好”

    脸色潮红的加藤惠皱了皱眉,对大山和埋怨道:“你在说什么啦,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安艺君的哪里是什么样的。”说是埋怨,但是看她春情萌动的样子,看不出多少责备大山和的意思。

    大山和假装吃了一惊了样子,“什么,大哥竟然还没和小惠惠你这不对吧。”

    “我想大山君你这样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做法才是不对的。”加藤惠哪怕是已经被把玩得身体酥软,眼神迷蒙,但是嘴上该说的大实话一点都没落下,“脑子里对待女孩子的做法只有用下半身,我想这大概是大山君被当作轻浮渣男的主要原因吧。”

    被加藤惠一顿损的大山和并没有觉得受伤,反而是起劲了,“但是小惠惠不是很喜欢我这样的渣男吗在一年级的时候对我各种无礼的动作一点也不介意,甚至还瞒着大哥不让他知道这身体摸起来又软又舒服,不知道大哥有没有碰过,嘿嘿。”他右手扶着肉棒在加藤惠的小穴磨蹭,就是不进去,左手摸到了她大腿内侧摩挲着。

    被这样挑逗着加藤惠,头稍微偏过了一边不去看大山和淫荡的笑容,轻皱眉头,张开的双腿搭在了大山和的屁股上,“好像是这样呢,大山君能这么得寸进尺,好像是因为我完全没有抗拒的原因。说不定我确实正如大山君所说的那样,是个喜欢渣男的普通女孩子。”

    “小惠惠,我想喜欢渣男已经很不普通了”

    “会吗”加藤惠一脸的好奇,“但是比起喜欢有点奇怪的宅宅安艺君,我想女孩子容易被大山君这样的渣男骗吧虽然安艺君那样对女孩子好的人才是最注意的,像那两人就是”说到这,加藤惠笑了笑,“不管是哪种,都很奇怪呢。但是喜欢被大山君你这样当渣男都不入流的不良玩弄,说不定我也有哪里有点不同寻常吧”

    “好过分啊,说我是渣男就算了,竟然还是不入流的渣男。”哪怕是大山和,被这么一说都有点伤心。加藤惠看他这样子,就把自己头凑了上去,主动对大山和吻了上去。大山和愣住的时候,加藤惠的小舌头已经伸进了他嘴里,有点笨拙地和他的舌头纠缠了起来。

    在加藤惠将小嘴收回来的时候,大山和还有点一愣一愣的。加藤惠微微喘息着,对大山和露出了暧昧的笑容,“这样的话,心情好点了吧”

    大山和什么时候被加藤惠这样挑逗过,裆下的肉棒又硬了几分,都已经胀成了紫黑色。他大喝一声,扶住早就准备好了的肉棒,只啪滋的就插进了加藤惠早就湿透了的小穴。大山和的肉棒一插进去,加藤惠就发出了“嗯”的叫声,整个人的身子都抖了几下,双手扶住了大山和的肩膀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大山和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无视缠在脚上的裤子和内裤,就这样开始猛插了起来。他的动作很激烈,一点也不怜惜自己的小惠惠的样子。不过大山和知道,自己身下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就是喜欢自己这样死缠烂打、还有点粗暴的作风。

    “这么大的东西为什么能进去到那么深的地方呢,而且除了第一次,一点也不觉得痛,还让人觉得有点晕乎乎的”加藤惠抱住了大山和,双腿也缠在了大山和的腰上,好让大山和能方便的做抽插动作。

    “小惠惠,你的小穴实在太棒了”大山和一边抽插着,兴奋地说着话,“明明做过那么多次了,但是还是夹得那么紧,那么热,那么爽”大山和前后推动着腰部,嘴里还发出“哦,哦,哦,哦,哦”的叫声,听起来不但下流,还非常猥琐和淫贱。

    加藤惠并没有因为大山和如此下流的表现而有什么抵触的感觉,不如说,就好像她前面所说的那样,说不定大山和这样有着帅哥脸、但是行为非常不入流的渣男,他这样的举止才让她感觉如此奇特。这种奇怪的感觉,大概就是触到了自己心里的g点吧。就好像男人多半都会喜欢喝妄想和风骚淫贱的浪荡女子有点什么关系一样,加藤惠这样自认为普通的女孩子,其实也会妄想被有点恶心帅的轻浮渣男按在床上操干的事情吧。和其他有这种想法的女孩子比起来有点不同的事,加藤惠是实际上做到了这种事,如今就是被渣男压着抽插。

    不过加藤惠想,这样的渣男可不适合当真正的男友,当个炮友或者情人的适合。要说找恋人的话,还是安艺君那样虽然有点自以为是、但是其实细心体贴的人好。

    一想到安艺伦也,加藤惠的小穴又缩紧了一圈,让大山和觉得自己的肉棒都快要被夹爆了,但是这种被挤压着的快感,让他抽插得快猛了。在这么一间闲置的空教室里,染发的不良将一名漂亮的少女压在课桌上进行活塞运动,两人都尽量克制着叫声,教室里充斥着啪啪啪的水声、课桌摇动的声音和偶然一两声的闷哼和低吼。

    过了十来分钟,大山和终于忍不住了,喊了声“要射了”就将肉棒抽了出来,龟头刚离开加藤惠的小穴,就噗噗噗的猛射了出来,把加藤惠的小穴连同内裤都射成了白色。

    加藤惠被这滚烫的精液射满了下半身,那温度烫得她小腿一抖,小穴里就喷射出了透明的液体,把大山和的两条毛腿都喷湿了。她这是高氵朝到潮吹了。结果这两人的高氵朝把对方都射得一团糟。

    大山和射了差不多有一分钟,那根紫黑色的大肉棒才软了下去,变回了原来的颜色。他喘着气,心满意足地抱着加藤惠又是一阵热吻。两人热吻过后就放开了对方的身体,加藤惠从课桌上下来拉好了自己的裙子,但是两条大腿上都流下了白色的液体,而且还在源源不断。“搞得好脏,要去卫生间打理一下才行了。

    大山君为什么每次都总能射出这么多精子呢完全无法理解,一般人能射这么多的吗”

    大山和拉起了内裤和裤子,笑哈哈地揽着加藤惠的腰,“小惠惠让我射进去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到底要怎样小惠惠才能让我射进去呢”要说大山和有啥遗憾的话,就是加藤惠每次都不让他中出内射,最多只能戴套。要大山和戴套,那还不如直接搞,搞到快受不了才抽出来射就是了。

    加藤惠手指头抵在下巴上,想了想,然后对大山和笑道:“可以喔。”

    “唉,我就知道小惠惠不会同意的咦真的吗真的可以吗”大山和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看着加藤惠的笑容不变,知道自己确实没听错。一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能在小惠惠身体里中出内射了,大山和本来已经软下去的肉棒又抬起了头。

    “诶,为什么听到这种话会又兴奋起来呢”加藤惠稍微推开了一下大山和,“不是现在,而且你还得先听我的话做一件事才行。”

    大山和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渣男,哪还会想那么多,马上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加藤惠见大山和点头点得和抽筋了一样,稍微露出了苦笑。“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要你做的,不做的话以后就不能碰我了。”

    “我做,我马上就做,绝对会做”大山和现在就和被栓链子的狗一样,加藤惠说什么他都会答应。

    “那么先把教室打扫一下吧。这搞得到处都湿淋淋的,对学校卫生不怎么好啦。”</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