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综漫之无限绿帽 >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十五章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十五章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十五章现在都流行年上系的吧

    201754在经过千辛万苦后,安艺伦也的宏图大业的第一步总算跨了出去。banzんu零零1点坑母虽然说是千辛万苦,其实只是靠着下跪和好说歹说把核心成员凑了起来而已。

    一想到自己明明在正太时期就魂穿过来,靠着对剧情的了解和开挂一样的能力早早就攻略完了这三个妹子,但是到头来自己并没有享受到什么大被同眠的后宫极乐,反而是后宫们对自己的态度越发恶劣了。

    安艺伦也想起高中这一年多的事情,不禁哀叹,开后宫和保持暧昧关系相比,蒙着的那一层纱已经不见了,所以当事人们都赤裸裸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感情和需求。说简单点的话,就是霞之丘诗羽学姐和青梅竹马的英莉莉每天都以斗嘴为乐,自己若是敢不知好歹上去做和事佬的话,那么她们取乐的目标就会变成他自己。

    安艺伦也这个沙包玩具,简直是促进了后宫之间感情融洽的最佳选择。

    至于加藤惠这个天字第一号女主角,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都是一如既往的稳定。安艺伦也当初提前攻略她的时候也没有用到什么讨巧的东西,就是全力以赴把心思全挂在了她身上。而自诩普通的加藤惠也没有冷艳系美人和傲娇金马尾那种角色的事儿多,也不需要安艺伦也还得解决了什么事件才能回收事件cg,结果就是加藤惠这个第一女主角轻易就被攻略了也不能说是轻易,毕竟加藤惠都说了,“像安艺君这样能全心全意关爱照顾女生的男生,现在很少见了吧我被这么对待的话,不管怎样都会心动的啦。虽然安艺君是个阿宅这个有点美中不足吧,有时也会觉得有点恶心。”

    不愧普通女高中生,这种不经意间就能说出把阿宅穿心几百回的话的本事,确实是每个和阿宅无缘的女子高中生都有的本事。

    自那天安艺伦也按照剧情那般把三名后宫聚集起来,把自己的设想说出了并请求她们加入后,已经过了好一阵子了。虽然安艺伦也说了,钱不是问题,没有钱也不是问题,反正他有的是法子解决物质问题,但是他还是遇上了一些比较麻烦的问题。三个女人一台戏,别提三个性格鲜明的女人了。哦,加藤惠的话,是性格普通得太有特色了,所以也可以算得上是显眼。

    尤其是两位核心制作人员,霞之丘诗羽和英莉莉。这两位虽然答应了安艺伦也会帮助他制作那个神奇的绿色文字恋爱游戏,让安艺伦也当天就兴奋得差点睡不着。就这样过了好几天后,安艺伦也才发现一个问题,她们两人说是要帮忙,但是没说马上就要帮啊。别看她们俩和安艺伦也同是高中生,但是时间的安排可是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安艺伦也可以靠着挂来让自己过上舒适的日子,霞之丘诗羽和英莉莉可没这种便利的东西。她们一个是现在大热的轻小恋爱节拍器的作者,一个是同人社团的大手子,平时除了上学,其他时间可都是花在了自己的领域中,甚至还要从其他地方挤出这样的时间。

    在男人和事业里,她们不约而同的优先选择了事业。说通俗点的话,就是在恋爱和兴趣两者之间,她们都倾向后者。再说难听点的话,晾着安艺伦也让他干着急,也是她们的兴趣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也不能全说是她们的错,毕竟安艺伦也这样的阿宅,除了用下半身来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外,就没有什么本事了。所以他那个名留青史的文字恋爱游戏,别说八字没一撇了,他这个制作人连个基本的剧情大纲都没有。英莉莉就因为这个问题,当天就用自己漂亮极有韧性的双马尾抽了这个死宅一顿。

    安艺伦也虽然在阿宅里算是比较有行动力的,但是在妄想方面还是阿宅那套,只会妄想,没有实际计划。当然,计划的话现在有了,现在第一件事是得先搞出一个剧情大纲。剧情大纲这个东西虽然说不是唯一且绝对重要的东西,这年头也确实存在剧情什么的边做边想就是的屎作,但是如果连个大纲都没的话,安艺伦也构想中的神作估计连夭折都说不上,直接就是只存在于梦里。

    所以安艺伦也花了好几天,把自己精心妄想构想出来的大纲写了出来。

    虽然他把这份大纲看作比圣经还要完美、具有历史意义的玩意,但是如果让外人看到的话,大概只会被认为是一个阿宅的妄想笔记吧。如果一一般情况来说的话,安艺伦也的这份所谓大纲要是被其他学生看到了,大概就是他黑历史一样的学生生活的开端,不过像他这样在校内已经非常出名的宅超人,大概只会招来一句“安艺伦也又开始他的表演了”,而他贴心的女友加藤惠,可能会苦笑说一句“安艺君,我觉得男孩子还是要低调一点比较好喔,虽然曾经也流行过精力旺盛的轻浮男这种风格,但是现在的话,稍微有点那个,对吧”

    早已经经受了毒舌学姐和傲娇青梅竹马无数摧残的安艺伦也心如铁石,丝毫不介意外界对他的风评。大概是这样,就让安艺伦也同学享受一下痛彻心扉的孤高吧,不要再鞭尸他了。

    今天放学后,安艺伦也直奔霞之丘诗羽所在的三年c班,结果发现这位文学系冷艳学姐已经不在了。打听后才知道霞之丘诗羽今天早退了,午休后上了一节课就离开了学校。本打算放学后请霞之丘诗羽到原来的那个空教室、现在他们祝福社的活动地点,让她好好看一下自己写出来的杰作,然后讨论一下今后剧本的详细内容的,顺带还能好好培养一下感情,或者还能做些一直都没有机会做的羞羞的事情。安艺伦也想和霞之丘诗羽讨论一下剧情大纲的想法泡汤了,关键人物甚至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羞羞的事是想也别想了。

    安艺伦也想了想,大概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别看这位文学系的冷艳学姐看起来很像那么一回事,其实她神经质得很,虽然在表面上从来看不出来,但是一些小动作总能把她的心思给暴露出来。至于安艺伦也为什么这么清楚,当然是因为他是个完美的男友,完美的情人开玩笑的,因为他的大腿上到处都是淤痕,还有脚踝和脚背上到处都是被踢过的痕迹。那可都是霞之丘诗羽学姐留下来的宣示占有权的标志。别人家的女友都是温柔似水,最多就耍耍性子,而自己的年长女友说了都是泪。

    安艺伦也知道最近霞之丘诗羽心情有点低落,而且还挺紧张的。他作为霞之丘诗羽的伯乐、恋爱节拍器这本大热的小说的实际推广人,当然知道霞之丘诗羽现在是怎样的状态。最新一本的恋爱节拍器出来后,安艺伦也一如往常那样继续自己对这本热门小说的推广,虽然只是部落格级别的推荐和评论,但是这本小说当初就是因为他的部落格进行推广才开始有点名气,然后被不死川书店的f文库重视,这才有了这本小说的大卖。

    本来差不多只是写着玩的霞之丘诗羽一下子成为了畅销作家,而且还是从未在外界露面的迷雾重重的神秘美少女作家。虽然没有迷雾她也是名副其实的美少女,甚至可以说是美女了,不过她没有抛头露面的打算,编辑部那边就不强求这样能让小说销量上一层的做法了。就算不需要露面提高销量,霞之丘诗羽身上的压力大概也挺大的,再加上写这小说到现在,她也经历了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主要是安艺伦也敢明目张胆搞后宫这事,虽然她算是接受了,但是感情上需要整理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这种状态下的她,还能继续写恋爱节拍器这样的小说,已经非常有韧性了,要换个纤细点的,大概就是几年的外出取材了。

    而现在,安艺伦也天马行空近乎荒唐一样的文字恋爱游戏的构想,大概成为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位文静带点毒舌、还有点神经质的美女,不但要将精力放在小说上,还要分出功夫去给自己这个死宅男友去构思游戏剧本换个人早分手了。不过也从侧面证明了不是一类人不聚在一起,精力旺盛的阿宅和神经质冷美人,也可以说得上是天造地设了。

    安艺伦也找不到霞之丘诗羽,英莉莉和加藤惠大概早就回去了,明天还是周末,突然之间没事可干的他,发现自己明明是有三个女友的人,但是现在孤零零没人陪就算了,连周末预定都没,英莉莉有事,加藤惠也有事,现在霞之丘诗羽又突然玩失踪这有点太凄凉了。

    安艺伦也在三年级教室楼层的走廊上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响得连附近还在教室没离开的学生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不过他们发现那是学校名人超级阿宅安艺伦也后,马上就把视线离开了,怪人不做怪事,那还算怪人吗

    安艺伦也通过拍脸让自己打起精神来。做人要乐观点,凡是都要往好的方面想,就和ntr游戏里面的苦主一样,他们正是因为想着头上带点绿日子才过得去,才能开得了后宫的虽然他安艺伦也是叶公好龙,虽然想做绿帽游戏,但是一点也不打算实际当那个苦主,不过苦主这样的精神还是很值得学习的。既然霞之丘诗羽因为种种烦心事而玩失踪,而他这个男友恰好周末没事干,那么他需要做的,不就是去好好安慰一下这位有着各种烦恼的纤细美女吗虽然霞之丘诗羽与其说是纤细,不如说是有点神经质不过身为她男友,这么点小缺点还是能接受的。

    有了这想法的安艺伦也马上就行动了起来,他在往校门走的同时给霞之丘诗羽发了短信,“诗羽学姐,你现在在哪里”

    直到他走到公交车牌前,霞之丘诗羽都没有任何回短信给他的迹象。安艺伦也心想,看样子这回学姐闹的小情绪有点大啊,平时的话她肯定会回个嘲讽度爆满的短信,不把安艺伦也损得无地自容绝对不会放过他。

    现在看来,这次她不但是闹小情绪,大概也没那个余裕再嘲讽安艺伦也了。

    至于为什么没那个余裕了,原因当然还是在安艺伦也身上。她本来就有写小说这件忙活,尤其是恋爱节拍器这样的热门小说,就算完结了,她也得继续被折腾一阵子,何况现在远未到完结的时候。然后再加上要给自己男友的荒唐游戏写剧本。哪怕这个游戏还没开始制作,估计一想到自己男友连个概念都没,甚至还只是个妄想,她大概就开始胃痛了。

    安艺伦也这么设身处地的想了想,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好好安抚一下霞之丘诗羽了。一个好制作人,是能及时快速地为小组的成员排忧解难和解决个人问题的,像他这样未来大放光彩的制作人和优秀的男友,为自己的后宫解决问题自然是使命所在。

    安艺伦也再次发了个短信,“学姐,你突然就早退了,我很担心你。让我帮你,好吗”

    然后这个短信也被无视了,霞之丘诗羽一点也没有回短信的迹象,就像安艺伦也不存在一样。

    要是安艺伦也这就气馁了,那他这个后宫男就可以辞职不当了。而且像他这样身经百战,在每个世界都广开后宫,为女孩子们带来幸福的人,会就这样认输吗比霞之丘诗羽难搞的对象他都遇过,这样耍一点小性子的学姐,对他来说不是问题。而且霞之丘诗羽的问题就是他的问题,甚至还是他引出来的,他能不负责那样就是渣男,而不是后宫王了。

    既然霞之丘诗羽没有回应的打算,安艺伦也可就要自己主动出击了。虽然在他魂穿后,原著剧情的发展就被他弄得粉碎了,但是大概的脉络的还是有的,尤其是霞之丘诗羽心情不好玩失踪这样的剧情,原著就有。虽然这回的失踪和原著有区别,其他细节是完全不同,不过霞之丘诗羽现在会去哪里,他能猜到个七八分。

    她一个女高中生还能跑去哪里,考虑上她还是轻小作家这身份,和明天就是周末这件事,他怎么可能猜不出她现在会在哪。

    所以他又发了个短信,“学姐,我知道你在哪里的喔。町田小姐在你身边的话,我也放心了。不过我会赶过去的。”

    安艺伦也大概能猜得到,现在霞之丘诗羽应该是在隔壁的城镇,她一般会在那边和自己的责编见面,而町田苑子这位成熟的御姐就是她的责编。

    如果霞之丘诗羽的责编是男人的话他大概会有点担心,但是一个已经可以唱三十路的女人的话,根本没啥好担心的。除非霞之丘诗羽有那方面的兴趣,不过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他还不如相信学姐瞒着自己和别的男人偷情,都胜过相信学姐是个蕾丝边。

    安艺伦也的这条短信依然没有得到霞之丘诗羽的回应。安艺伦也对霞之丘诗羽依然维持这样的反应不感到奇怪,他发这个短信过去只是让学姐有个心理准备而已,他现在可是要直接赶往那边的。反正他闲着是闲着,明天还是周末,什么预定都没有,他大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怕是猜错了,没在隔壁城镇找到学姐,他也没什么损失。

    安艺伦也坐公交前往车站,坐上了新干线前往隔壁城市。这时间不长不短,花了他差不多两个小时,在他下新干线的时候,霞之丘诗羽终于给他发短信了。

    短信什么都没说,只是说了她现在在哪里。安艺伦也知道这个地方,平时如果霞之丘诗羽和自己责编聊得太久的话,是会在那边附近的酒店住一晚的。这就是安艺伦也为什么放心的地方了,自己学姐最多就是和自己的责编住一间,还是个女人,他还有啥好担心的,难道真的担心町田小姐对学姐心怀不轨吗不过说起来町田小姐都不小了,好像还没有男友的样子,说不定真有这方面兴趣。

    安艺伦也想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坐上了公交前往霞之丘诗羽说的地方。

    在安艺伦也发短信给霞之丘诗羽没有得到回应、然后坐车来到隔壁城镇的这段时间里,霞之丘诗羽在干什么呢和安艺伦也想象的有点不一样的是,她并不是因为耍小性子才玩失踪的,也不是因为有情绪才不理会安艺伦也的,虽然她现在确实是这样的状态,而且压力也有点大。但是这不是她连短信都不回复的原因。

    她没有马上回短信给安艺伦也,是因为当时手机没有在她身边。至于为什么她手机没在手上,因为手机被她放在了自己的酒店房间,而她本人呢,在隔壁的房间,手里拿着的不是手机,而是某种东西。

    那是一根能软能硬的东西。软下来时就像海绵一样,而且还是条状黑乎乎海绵,非常难看。但是硬起来时就会变成紫黑色,而且非常烫,前端还会挤出汁液的棒子。没必要说得这么遮遮掩掩的,这就是一根超大的已经硬起来的肉棒。

    还穿着校服的霞之丘诗羽蹲跪在床边,现在她手里握住的肉棒的主人是一个有五十来岁的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肚子发福,头上没有一根头发,是个秃头,皮肤黝黑,看起来就像黑人,但是看容貌的话,确确实实是个日本人,不过是那种看样子就给人“好色上司”印象的日本人。在日本这样的极为讲究上下关系的社会里,当了他下属的女人大概都逃不过被他操了又操的命吧。

    这名中年男人是不死川书店的总编,叫今上一郎恋爱节拍器能被重视和投入资源宣传和推广,他的同意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至于为什么不死川的总编和自己旗下的一名小作家在一起看看现在的画面,还需要问这种蠢到爆的问题吗

    今上一郎面上就差没写上“好色”两字来强调自己的特征了,自己旗下文库有这样的美少女作家,他会只是干看着啥也没干吗

    现在今上一郎坐在床边,西装外套早就脱下扔到了一边,还穿在身上的白色衬衫也松开领带露出了大片的胸毛,至于裤子和内裤早就不知道飞哪里去了,他的两条大毛腿又肥又多毛,大大咧咧的张开,霞之丘诗羽蹲跪在他下体处,感觉就像完全要被这两条大毛腿给包裹住了一样,别看今上一郎是个发福的中年男人,他的身体挺壮实的,快要满溢出来的脂肪底下,是还能隐约见得到的肌肉,和普通的死肥宅完全不是一回事。

    霞之丘诗羽左手按在今上一郎的大毛腿腿部内侧,右手抓着他勃起了的肉棒各种玩弄。她的小手没办法完全握住今上一郎的肉棒,于是就只用拇指食指和中指夹住了龟头冠下侧的位置,这里也是她帮今上一郎把爆皮剥开露出龟头的位置。

    她用纤细的手指按摩着龟头和冠部下方,偶然还会刮过前列腺的位置去刺激今上一郎,她的小嘴巴没有着急着去含住这条巨物套弄,而是凑在龟头前用舌头去舔弄,把龟头舔得闪闪发亮。在舔弄之余,她还会突然含住龟头用力吸几下,舌头也趁机快速掠过前列腺,让今上一郎爽的闷哼连连。

    不知道霞之丘诗羽和今上一郎这样的淫戏玩了多久,看来今上一郎是最先按捺不住的。今上一郎对霞之丘诗羽说道:“小诗羽,你再这样逗弄我的话,我可是忍耐不下去了的。”

    一直专心致志舔弄肉棒的霞之丘诗羽微微抬起了头望向今上一郎,虽然脸色有点发红,眼神也变得有点恍惚,但是这点程度似乎是没法让霞之丘诗羽这个人完全失去自己的节奏。“一郎先生,你的耐力是不是越来越差了只是稍微挑逗一下就忍不住了,这不是和早泄差不多吗。”

    “这可不能怪我啊,小诗羽。要怪就怪你技巧越来越好了,只有我这样经验丰富的男人才能抵得住你这样的口技,要是其他普通男人的话,大概几分钟就射出来了吧。”

    霞之丘诗羽用她那两瓣粉红的唇瓣夹住了今上一郎的龟头前端,舌头抵在马眼上就是一阵猛吸,这是很明显的报复行为,让今上一郎嗷嗷叫了起来,想以此分散注意力,不然他就真的要射出来了。

    霞之丘诗羽突出龟头后继续说道:“教我这种下流淫贱的东西的,不还是你这位大人物吗当初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有点奇怪了,竟然真的有把色欲两个字刻在脸上的糟糕大人,还是个发福秃头的中年男人这年头连黄色漫画都找不到今上一郎先生你这样的形象了吧。”

    今上一郎哈哈笑了起来,“要不是我这样的形象的话,也吸引不了小诗羽你这样的美少女吧当然半推半就迎合我的小诗羽,是不是那时候就有了什么不好的念头呢”

    “你这话说得就好像我在故意勾引你一样呢,一郎先生。”

    今上一郎摸了摸霞之丘诗羽的头,“像你这样的美少女,我当初都打定主意哪怕胁迫都要得到你的了,想不到我根本没有抽到下下签的机会,上上签主动到了我手上。你实在是太棒了,小诗羽。”

    霞之丘诗羽一边舔着肉棒,一边抬头问道:“什么地方很棒像我这样能随便被你淫玩的地方很棒吗竟然喜欢这种调调的女人,为什么不去找交际女郎呢。”

    “那些女人可比不上我的小诗羽。”今上一郎笑道,“那些女人是为了钱才迎合我的,小诗羽你的话不一样。虽然你也有为了自己写的小说的考量,但是我可是看得出来的。”说到这,今上一郎甩了甩自己的大肉棒,龟头从霞之丘诗羽的嘴巴里弹了出来,在她白嫩的脸颊上滑动,“小诗羽很喜欢我的这根大鸡巴,是不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是写不出瞒着男友和中年男偷情这样的好书的吧。”

    “因为自己是原型就得意忘形了吗。”霞之丘诗羽抓住了在自己脸上不老实的肉棒,用指甲戳了戳马眼附近,让今上一郎吃痛叫出声来,“要不要让那位和你一样好色而且下流无耻的干爹有一个因为情杀而被分尸几十块的结局好了呢”

    “喂喂,那可是官能小说,而且还是最近最火爆的官能小说,你这样写的话,我托关系帮你找的那家出版社的朋友不得把我骂死啊。”今上一郎额头冒汗了,他胯下这个说得上已经是美女的美少女,可是真的干得出这种事的,她这样的女孩既然都大胆到和他这样的糟老男人通奸了,写出这样的东西一点也不奇怪。

    “想你这样的大人物还会有所顾忌啊,我还以为你脑子里就只剩色欲这种燃料了,其他事情你都不放在眼里呢。”霞之丘诗羽还是在嘲讽今上一郎。明明像个奴隶一样蹲跪在他人的胯下,但是霞之丘诗羽和今上一郎的关系好像完全是互换了一样,今上一郎各种好声好气哄着霞之丘诗羽,而霞之丘诗羽对今上一郎一点也不客气。这也许是编辑和作者的奇妙相处之道吧。

    今上一郎摸了摸自己的秃头,“你就别嘲笑我了,虽然不死川书店是发展得不错,但也还没轮得到我这个打工的作威作福,我上头还有老板的,虽然从来没见过样子就是了。”

    “真是神秘呢。”

    “是啊,很神秘啊,根本不知道我老板长什么样子。”

    “是个老头呢,还是像你这样的中年人,又或者是个完全无法想象的年轻人呢”霞之丘诗羽说着这话,舌头又在今上一郎的马眼上舔了一口,源源不断冒出来的前汁被她卷进了嘴里,然后吞下去。一开始今上一郎让她口交的时候,她是有点抗拒的,她不知道这种臭又脏的东西有啥好舔的,为什么为了满足男人就得做这样的事。

    但是习惯下来后,她竟然发觉自己对这样的行为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痴迷。虽然今上一郎的肉棒还是那么臭,但是舌头在棒身那青筋微微突出的地方划过的触感,还有龟头那用舌尖顶住后微微弹起的触感,还有那硬起来后就会微微发烫的温度这些都让霞之丘诗羽有点沉迷了。

    而瞒着男友和中年男偷情这样的小说,也是因为她热衷起这样瞒着安艺伦也和出版社的总编偷奸的事,靠自己的身体收集了大量的素材,才能写出如此受欢迎的官能小说。

    今上一郎虽然靠着聊天分散了不少注意力,但是还是架不住霞之丘诗羽积极挑逗的行为,他的肉棒本来就已经快到极限了,而霞之丘诗羽哪怕是在一边应付着今上一郎一边舔着肉棒,手上和嘴上的动作都没有丝毫落下,因为这样,今上一郎终于要忍不住了。

    “小诗羽,这次是真的不行了,我真的快要射了。”今上一郎的声音里已经带着些许颤抖和喘息,看样子他是真的熬不住霞之丘诗羽这冷淡小妖精的折腾了。

    但是很明显霞之丘诗羽没有打算就这样让他痛快地射出来。

    “有点让人失望呢,一郎先生。像你这样靠下半身来过日子的动物,仅仅只是满足把自己那腥臭黏黄的精液喷射在空气里就满足了吗那样不仅仅是对我很失礼,对酒店的清洁工也很不尊重呢。”说到这,霞之丘诗羽用指腹压住了他的马眼,不再用自己的嘴巴去挑逗这根快要爆炸的肉棒,虽然她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极具挑逗意义就是了。

    “难道你不想射在一个安全、舒服、卫生的地方吗”霞之丘诗羽站了起来,走到了窗边,扶着窗沿弯下了腰,整个身体呈九十度,将自己的屁股朝向了今上一郎。她身上的校服没有被动过,裙子底下的黑色蕾丝丁字裤也是原样不动,只是丁字裤中间那稍微深色一点的地方说明了她并不是性冷淡,她也是确确实实动情了的,所以她不会让今上一郎只是自己爽过就行了,她也得收点“利息”。

    因为她和今上一郎在的房间在高层,她一点也不担心外面会有人发现自己这里在干什么,反正裸体在阳台做爱这样的事她和今上一郎都做过了,现在这样的行为只是小儿科而已。

    霞之丘诗羽都这么主动邀请他了,他今上一郎如果还是个男人的话,不想以后被这小美人给奚落嘲讽的话,那就该雄起一回了。今上一郎喘着粗气站了起来,甩动着肚腩就扑了过去,扶着霞之丘诗羽的腰,一手抓着那条湿淋淋的丁字裤猛的扯了下来,直接就把这条薄得像纱一样的小布条扯断扔到了一边,恰好就落在了床头的灯上。不再需要什么前戏,前戏刚才已经做得足够多了,他大吼一声,不断冒汁的肉棒往霞之丘诗羽的粉红小缝突刺了过去。

    本小説第一時間新小心病毒站。

    “嗯”霞之丘诗羽娇吟一声,今上一郎的肉棒已经进入了大半,还有小半截露在外头,“你是笨蛋吗这么急匆匆的,马上就会射出来了。”

    今上一郎抓着霞之丘诗羽的纤腰,根本不管她说了什么,刚进去她那湿热紧滑的小穴深处的肉棒马上就开始猛地抽动起来,一点由轻到重、由缓到急的打算都没有,用电影来说的话,就是开场就不断爆炸,打算一直爆炸到片尾字幕出来。

    只是不知道他这“爆炸”能持续多久了。

    今上一郎这时彻底扔掉了一个大人该有的成熟样子,完全化身为一头动物,而且还是一头会发出猪叫的猪头人,嘴里发出噗呲噗呲的叫声,发福的肚子甩动撞在霞之丘诗羽的屁股上,撞得啪啪响。他一边嗷嗷叫着,一边对霞之丘诗羽说道:“该让你看看成熟的大人是有多么能忍耐和了不起的时候了,小诗羽我要把你干得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向我这样辛辛苦苦干活的大人道歉为止”

    “真是样子有够难看的大人呢,难道不是让我幻灭吗每次都是嘴上逞威风,但是次次都丢盔卸甲啊”霞之丘诗羽承受着身后男人的撞击和肉棒突刺,两条长腿分开呈人字形站着才勉强让自己不被撞得七歪八扭的,不过她这站姿同时让自己的小穴长得开,让今上一郎能方便抽插和进入了,他最后小半截的肉棒也完全没入了进去,让霞之丘诗羽发出了极为魅惑和悠长的呻吟,“啊又插到最里面了。”

    霞之丘诗羽如此有诱惑和韵味的反应,让今上一郎的动作变得快了,他牢牢抓着她的腰肢,下半身就像打桩机一样,一前一后的来回反复运动着,前后摆动的幅度很大,每次都是抽出时只有龟头留在小穴里,插入时只有蛋蛋留在小穴外。他的每一下抽动都很急很快,每一下的节奏都是差不多的快和剧烈,别说普通的死肥宅或者普通男人了,连男优都做不来他这样的动作,就算做出来了,也是一两分钟就是极限了。

    今上一郎的大毛腿紧绷着,都紧得能看到大腿和小腿上突出了的肌肉块了,可见他现在的动作是有多剧烈,而被他按住腰往前推冲突撞的霞之丘诗羽,现在就像大海中的小船,只能勉力维持着自己的姿势。

    穿着校服的黑发美少女弯着腰,被身后的赤裸着身体的黝黑中年肥男人往前推动,不但屁股被撞得啪啪响,整个身子都被推得往前抖动,非常形象的好白菜被猪拱了。而且这猪还是头黑猪,白菜是别人辛苦栽培出来的有主白菜。他们住的酒店还算高档,隔音做得不错,只有他们的房间里充斥着男人噗呲叫的怪声,还夹带着些少女没有刻意压低、但是有点有气无力的呻吟。

    霞之丘诗羽不是那种被搞得忘形后就大声浪叫的女人,哪怕是被搞得翻白眼,她也没有浪叫的习惯,不过她被搞得晕乎后的那媚态,也让今上一郎足够满意了。

    会浪叫的女人很多,偶然品尝一下别有特色的美少女也是不错的,尤其是这样看起来有点冷淡,但是把玩过后有种另类妩媚的女孩。

    今上一郎抓着霞之丘诗羽的腰抽插了差不多快有五分钟后,他俯下身,大肚子顶在了她的背部,双手从腰附近挪开往上游移,从校服下摆伸了进去,直摸到她丰满的胸部上,把绣有蕾丝边的胸罩的前扣解开后,胸罩就被他扯了出来扔到了一边,正好又是落在了床头的灯上。他直接揉捏着霞之丘诗羽形状良好的美乳,头靠在她的肩头上,喘着粗气喷在她的耳边,“小诗羽,这回我真的忍不住了”

    “那就随便你吧,我也差不多了。”霞之丘诗羽现在一脸潮红,身子也在微微颤抖着,很明显她也快到极限了。

    一开始在给今上一郎口交的时候,舔着那根她爱不释手的东西时她就有点按捺不住了,再加上她身体比较敏感,在后面抬起屁股诱惑今上一郎的时候,只是被稍微插入一点,她就小高氵朝了一下,现在的话都可以说算得上是第二个高氵朝了。

    女人的高氵朝和男人的射精不同,快感是可以叠加的,因此霞之丘诗羽现在看起来好像只是稍微有点失态,事实上她已经到了快要翻白眼晕过去的边缘了。不能说她太脆弱,只能说今上一郎这头黑色的人形猪头的下半身实在太强力,就像所有的精华都聚集到了那根肉棒和蛋蛋上。

    终于,今上一郎大吼一声,肉棒往前一推,龟头直入到霞之丘诗羽的子宫深处,然后再也不动了。他的屁股和蛋蛋都在抖动着。就像被透明按摩器在按摩一样,屁股上肥肉和蛋蛋袋、肚腩和胸部都在动。他这是在喷射着浑浊浓厚的精子,那些黄色的大蝌蚪一个劲的往霞之丘诗羽子宫的最深处冲,滚烫的精液把她烫得娇哼不断。今上一郎的蛋蛋肉眼可见的缩小了一圈,很显然是把存货都给挤出来了。

    今上一郎贴在霞之丘诗羽的背上,看起来真的就像一头猪压在纤细的少女身上。因为霞之丘诗羽是双手撑在窗边差不多九十度弯着腰让今上一郎挺着他的肉棒刺入到自己的小穴深处,这样的姿势还是挺累的,今上一郎只是这样抱着她喘了一会气,就抱起了她。今上一郎的手在霞之丘诗羽的胸部上搓揉着,把她还穿在身上的校服弄得凌乱,因为胸罩早就被脱下来甩到了一边,在校服白色的布料上能隐约见得到粉红色的小点缀,那当然不是什么装饰品,而是今上一郎爱不释手的粉红小奶头。他的手法很娴熟,掌心和指腹挤压着那滑腻柔软的乳肉,指尖捏着那两点小粉红,慢悠悠的搓捏着,把霞之丘诗羽挑逗得娇吟不断。

    “你们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胸前的这对脂肪呢,只是因为手感好那样的话你的胸肌手感也挺好的。”霞之丘诗羽说道。对她的这个问题,今上一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又用力捏了一把她的奶子,才笑着回应,“男人的胸部才是毫无意义的脂肪块,小诗羽你的胸部,可不只是那样的东西。这可是今后能哺乳小生命、成为一个母亲的保证。”

    说着这话,今上一郎将霞之丘诗羽抱着回到了床边,将她抛到了床上。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他跨骑在了她身上。看起来就像一头猪要压死一名柔弱少女一般,其实今上一郎整个人的体重都靠着自己张开架在霞之丘诗羽大腿两侧的大毛腿支撑着。

    今上一郎整个人盖在霞之丘诗羽上方,双手开始给她脱衣服。没一会功夫,霞之丘诗羽身上就只剩黑色的裤袜了。这是他在霞之丘诗羽身上唯一舍不得脱掉的东西。这双裹着黑丝的美腿实在太美丽,当初他第一次见到霞之丘诗羽这双美腿时,裆下的东西就硬了一半,也让他坚定了决心不管怎样都要把她搞上床上。

    他双手从霞之丘诗羽的小腿摸到大腿内侧,再摸到腰,最后攀到了她的胸部上,“小诗羽身上可不只有这对乳房,这对长腿也是最棒的宝物。特别是穿上黑丝裤袜后的这个触感”今上一郎啧啧有声,胯下本来半软下来的肉棒又开始抬头了。

    “反正只能吸引你这样的色老头,没有其他用处了。”

    今上一郎看出来了,霞之丘诗羽今天心情不太好,而且不是因为他。“小诗羽,和安艺君吵架了”

    霞之丘诗羽并没有回应,似乎一点也不想在这件事上说什么。今上一郎笑了笑,并不在意,“小情侣吵吵架不是什么大事,吵吵融洽嘛。小诗羽你是年长的那一方,可要多多包容一下自己的晚辈男友。”他说着这样的话,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老实,在他嘴里的安艺伦也的女友身上不断游移。

    霞之丘诗羽还是没有想就这件事做任何回应,“玩着别人女友的色鬼在说什么体贴的话呢听起来就让人想笑。”

    今上一郎猜到她有心事,但是完全猜错了是什么事。霞之丘诗羽现在烦恼的事,和平日她作为一名作者因为灵感枯竭而动不了笔的事情差不多。为了迎合某个死阿宅天马行空、和笑话差不多的文字恋爱游戏构思,她竟然要去想一些正常女人绝对不该想的,关于背着男友和别的男人通奸这种东西的灵感。话虽这么说,其实像她现在这样的情况,素材早就多到连官能小说都写出来了。而且对象还是中年秃头肥男,然后再稍微有点不要脸的自夸的话,加上她这个美人学姐定位的角色,可以说一个绿帽游戏该有的大卖元素已经有了保证。但是这不是她烦恼的问题。

    她烦恼的是,在给自己的阿宅男友戴绿帽的素材这方面,她可不是唯一一个有料的。某个只要对上就让她有种输了**成的感觉的学妹,那可是能若无其事的和自己男友的小弟搞在一起的高手。霞之丘诗羽自认自己绝对没有这份功力。

    至于另一位金毛斗牛犬,根本不存在战斗力这回事,她那样的傲娇大概哪天就会为了取材,被不知道哪个死肥宅搞成小迷糊吧。这也是为什么她今天这么主动约今上一郎这位总编的原因。饥渴是一件事,而主动去取材找灵感,也是一件事。

    “这是生活调剂嘛,小诗羽难道不是这么想的吗”今上一郎的手放在了她的小穴处抠弄了起来,他射进去的浓白精子从半张开的小穴口流出,很快就把她屁股下的床单给弄湿了。被今上一郎这么一搞,霞之丘诗羽脸上又爬上了红晕,右手抓着枕头边的床单,左手挡在了自己嘴边。女性的高氵朝是可以连绵不断的,而且在高氵朝后会加敏感,要是这时候继续被玩弄敏感处的话,霞之丘诗羽不认为自己能撑得住。“等等,让我歇一下”

    霞之丘诗羽话还没说完,今上一郎的手指已经插了进去。她身体一抖,手背挡在了嘴边,两腿一紧一松,小穴就喷出一大股热流。她这是被强行逼上了又一波高氵朝。这回她再也维持不了游刃有余的态度了,整个人无力的瘫在床上,眼睛里连焦点都没了,现在看什么都是朦胧的。这回她没翻白眼已经算是进步了,要是以前的话,现在她都能半晕过去,让今上一郎任意摆弄自己做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来做爱了。她被摆出各种各样的羞耻姿势来迎合今上一郎的肉棒冲刺,还被拍成了小录像留了下来。本来今上一郎是打算拿这些来胁迫霞之丘诗羽的,结果最后这些小录像都变成了她的素材和灵感大概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用手指把霞之丘诗羽搞上又一个高氵朝后,这回今上一郎是真的准备歇一会了。

    虽然他胯下的东西现在已经硬了有七八分,但是他可不是什么急色的新手。虽然他长得像个黑野猪,但是在玩女人方面,他可是行家。如果想惬意的享受他身下的霞之丘诗羽美妙的身体的话,稍作歇息,让肉棒的前列腺缓一缓,这样才能持久。男人的肉棒要是频繁使用的话,那可是会痛的,虽然在霞之丘诗羽这个小妖精身上的话会是痛并快乐着。

    今上一郎坐在了床边,点了根烟抽了起来。事后一根烟,快活胜神仙。明天就是周末,他今天和明天的时间多得是,根本不需要如此着急,反正又不会有什么人来打扰他们。等会再干一炮后带着霞之丘诗羽去高档餐厅吃个晚餐,给她买几件有情调的衣服,晚上再大战一番,一定要把这个瞧不起大人的女孩干到明天下不了床。

    但是,在今上一郎把霞之丘诗羽抱去她自己的房间操干的时候,安艺伦也的短信来得很及时,而且当他发这个短信的时候,他已经快到霞之丘诗羽现在所在的城市了。

    今上一郎先生作为一名时刻关心旗下作家写作状态的负责任的总编,为了不破坏霞之丘诗羽小姐的人际圈子还有她的取材和灵感酝酿,只能在安艺伦也赶来前打完最后一炮然后离开了。成年人为了自己的饭碗,还是不能尽情肏个爽的,真是遗憾啊。</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