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九星毒奶 > 967 新星图!
    1个小时后,破旧公寓的外阳台上。

    二尾伫立在客厅与阳台的分界线,双臂交叉、抱在身前,默默的看着远处那坐在地上、低头不语的人。

    二尾一直面无表情,此时,却隐隐有了一丝担忧。

    她并不想让江晓孤军奋战,所以,她陪他来了。

    但是,在二尾给他清理了“障碍”、让住户彻底昏睡过去之后,她便没什么可做的了。

    除了警戒,她无法帮助江晓分毫,眼看着他反反复复的化星成武、回溯过去,一次次的印证星图种类,一次次的观看夺舍过程

    她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他的面色愈的难堪、愈的惨白,从一个刚开始还会汇报两句情况的士兵,变成了一个自闭的青年。

    事实上,化星成武之后,星武者的精力不足,会昏睡过去。

    这看起来是副作用,算是个弱点。但实际上,这反倒是对一名星武者的保护。

    身体在提醒星武者,我承受不了这么多了,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需要休息,如果你执意而为,那么我会直接崩溃,让你昏迷过去。

    但是江晓不同,他通过诱饵一次次的化星成武,一次次的消耗着精力,本体与诱饵双重体验着那极其疲惫、极其难受的滋味。

    而本体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消耗大量精力,只是感同身受罢了,这让江晓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召唤诱饵,只要星力足够,这样的环节就能重复进行下去。

    事实上,感同身受这个词汇也不准确。毕竟,每一个都是江晓。

    当一个人对自己狠到这种程度,无论他的任务是否能执行成功,二尾都没有任何理由说哪怕一句多余的话语。

    “差不多了。”江晓抬起头,看向了二尾,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可以幻化了。”

    二尾看着他那难堪的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

    江晓再次召唤出了一个陪练皮,而陪练皮仰躺在地上,背靠着围栏上,仰起头,眼眸再次变得一片虚无,星辰自眼球中闪烁。

    与此同时,江晓开启了祸影世界的大门,迈步走了进去,他回头看了看二尾,现女人并没有动,而是在守着陪练皮。

    江晓想了想,也没叫二尾,而是关闭了祸影世界的大门。

    改变星图,会出异常刺眼的光芒,在这凌晨三点的白林市,可是会非常耀眼的。

    祸影世界里,江晓默默的伫立着,通感之下,看着陪练皮眼中回溯的一切,江晓的身上绽放出了一面九星图。

    那排列成阵的星图,慢慢的变化着

    一秒,两秒

    江晓身前的星图绽放出了刺眼的光芒,仿佛一颗小太阳一般,能将人致盲。

    几秒钟之后,随着江晓身前的星图光芒散去,在他的身前,九颗星辰排列出了衣物的轮廓位置。

    而在这九颗星槽的后方,一股股浓郁如海一般的星力,疯狂的涌动着,层次分明,在九星辰轮廓的基础上,勾勒出了噬海之魂的形状。

    江晓目前打不开内视星图,因为它还在关闭、调整之中。

    但是江晓知道,如果它能给出信息,那么在星辰·地光星技的后方括号里,制造新星图的选项,一定变成了33。

    也正因为没有内视星图,所以没有信息告诉江晓,这新星图的名字叫什么。

    江晓曾自己命名过化星成武花里胡哨之刃。

    也曾扒过后明明的星图凋零弓。

    这斗篷星图,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噬海之魂。

    江晓仔细体验了半晌,胸前撑着的斗篷型图,竟然渐渐散出了诡异的光芒,仿佛要破体而出一般。

    江晓急忙收敛了星图,挥散了星力波动,现在可不是实验的时候。

    江晓开启了空间大门,陪练皮与他交错而过,迈步走了进去。

    江晓对着二尾伸出手,道“走吧,回去。”

    如果换作平日,二尾也许会让江晓走过来,但是此时,她并没有这样做。

    二尾迈步走了过去,一边询问道“成功了?”

    江晓点了点头,道“只是第一步,也许后面的路更难。”

    二尾开口道“其实,你也不用这样悲观。”

    “嗯?”江晓出了疑惑的鼻音。

    二尾道“我们晋升星海期,为了醍醐灌顶的福利,从而知晓自己的星图该如何运作,又有何作用。

    而你虽然省去了这一环节,但却直接得到了结果。”

    江晓微微挑眉,道“你的意思是,我已经知道了化星成武的作用了,已经得到了结果,过程不再重要?”

    二尾抿了抿嘴,不置可否。

    江晓也没再询问,两人从漆黑夜色的白林市,闪烁回到了天光大亮的华夏大地上。

    二尾左右看了看,现江晓带着她回到了他的休息室。

    她一手探出,却是开启了她的空间大门,道“进去休息。”

    江晓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允“嗯,也好。”

    二尾的训练空间中,江晓一头栽倒在床上。

    这是一张上下铺,早在陪练皮陪着二尾日夜苦练的时候,就从她这里争取到的待遇,这是没有被褥,只有硬硬的木板。

    江晓一手中白茫浮现,轻轻的揉着自己的额头,舒缓着自己疲劳的同时,也陷入了阵阵幸福的眩晕中。

    短短的几秒钟过去,江晓手掌中的光芒消失不见,他已经彻底昏睡了过去。

    这一睡,便睡到了深更半夜。

    他的身体并没有受到太多损伤,并不会睡上三天三夜,他只是状态不太好而已。

    这根弦,也的确紧绷了太久。

    当然,祸影之墟中并没有昼夜交替,江晓开启了自己的祸影世界,在本体为噬海之魂斗篷星图的状态下,置换了一个新的陪练皮。

    陪练皮刚一出现,花匠皮就已经在等着他了。

    都是江晓,当然不存在什么交流、沟通之类的。

    随着花匠皮开启了祸影训练空间,陪练皮迈步走了进去。

    其中,顾十安正站在不远处,他汗流浃背,双手叉腰,正一脸无奈的看着花磐牛。

    “怎么回事?”顾十安看到江晓走进来,却是面色疑惑,这个装扮黑体恤、牛仔裤?这是新的诱饵?

    陪练皮对着顾十安打了个招呼,道“很刻苦嘛。”

    顾十安“哼”了一声,好奇的询问道“你把它送进来干什么?”

    陪练皮笑了笑,指着花磐牛,开口道“你能打过它吧?”

    “笑话!”顾十安顿时不乐意了,开口道,“我好歹是个星河巅峰,它就一个输出星技,还需要施法前摇,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嗯,那就好,守着我。”江晓陪练皮点了点头,没再跟顾十安争辩。

    顾十安眉头紧皱,这个江晓不正常!

    如果是平时,那骚话一句接一句的就来了,但是现在顾十安看着面色凝重的江晓,不由得迈步走上前来。

    无论江晓要干什么,他的请求是非常明确的守护。

    下一刻,在顾十安惊愕的眼神中,江晓的胸前撑开了一副九星斗篷型图。

    顾十安本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江晓无论做出什么举动,他都能接受了,但现在看来自己还太年轻

    江晓迈步上前,一手轻轻抚在花磐牛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抚摸着它的皮肤。

    而花磐牛并不理会江晓,被吵醒之后的它,只是改变了地形地貌,继续低头吃花,估计要不了多久,等困意袭来,它就会卧下睡去。

    看得出来,这是一头随遇而安的好牛

    慢慢的,江晓身上的星图,终于突破了他胸前图案的禁锢,破体而出。

    “哞~”花磐牛的身体猛地一僵,转过头来,看向了江晓。

    而江晓急忙轻轻揉顺着花磐牛的皮肤,口中轻声细语“乖,乖,没事哦”

    一旁,顾十安顿时松了口气。

    这才对嘛!

    这才是毒奶大王的打开方式!

    就是这个调调!

    顾十安左看看、右看看,却是现江晓那破体而出的斗篷型图,只是缠绕着花磐牛飞舞,并没有做出任何伤害花磐牛的举动。

    江晓想了想,道“十安。”

    顾十安“啊?”

    江晓道“我恐怕得捅碎它的胸膛。”

    顾十安不明所以的说道“你捅啊,它还能拦得住你?”

    江晓转头看向顾十安,眨了眨眼睛,道“你帮我按着它呗?”

    顾十安咧了咧嘴,道“搞那么麻烦,必须要活的啊?”

    江晓“当然要活的。”

    顾十安“晕了的行不行?”

    “呃”江晓想了想,道,“也行。”

    下一刻,顾十安眼眸分别变成了双瞳孔,干扰着花磐牛体内的星力,手中那虚幻的重锤也是连连挥舞,疯狂的向花磐牛脑袋上砸去。

    江晓连连后退“诶,你轻点!别给砸死啦!”

    这也就是花磐牛,换成同段位的猿鬼王者,你再砸试试?

    嗯当然,哪怕是猿鬼王者,在顾十安这种震慑心灵的重锤挥舞之下,估计也强不了多少。

    不一会儿,惊得四处乱跑的花磐牛,到底还是倒了下去,冲碎了一片片花田。

    顾十安身体站直,道“以后这事你自己动手,你也是星河期,你那一身技艺,哪怕是没有星技的诱饵,用拳头砸也能砸晕它。”

    江晓快步走近那被砸晕过去的花磐牛,随口回应道“我已经星海期了。”

    顾十安愣了足足3秒钟,嘴里蹦出了一个字“草!”

    江晓蹲下身子,开口道“我本体现在身处的地方有点特殊,暂时不能出去寻找低段位的生物,我有不想这段时间都浪费掉,所以只能用它来做实验。”

    说着,江晓转头看向了顾十安,道“十安呐。”

    顾十安“怎么了?”

    江晓比划了一下,道“这个部位,给我划个口子。”

    顾十安迈步上前,手中紫荆刀划过,干脆利落。

    江晓一手探了进去,胸前绽放出了一面斗篷星图。

    他转过头,看向了顾十安,道“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顾十安看着眼前恢复了心态,又开始说骚话的江晓,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这小子已经星海期了。

    下一刻,顾十安看到江晓身前的斗篷星图,顺着江晓的手臂,直接钻进了花磐牛的伤口之中,一股股肉眼可见的能量体,疯狂的向伤口处涌去

    江晓张大了嘴,傻傻的仰起头,五秒钟之后,他眼眸泛白,身子一歪,一头栽倒在地。

    顾十安???

    “小皮?”等待半晌,顾十安感觉不对劲儿,他急忙上前,将那倒在花田里、血泊中的江晓拽了出来,却是现江晓已经昏死了过去。

    星图也没了,人也昏迷了,牛也死亡了。

    顾十安傻傻的站在花田中,这大晚上的,啥情况?

    你的奇迹是什么?

    秒睡么?

    如果是这样,那我天天都能创造奇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