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归向 > 28.11 二号被劫,五号准备

28.11 二号被劫,五号准备

    ,归向!

    当均摘星所在的护卫舰队现了跟踪其的粒子云,并相互用尾部电推高能粒子流进行抹消时,那些策划这一切的人,不得不提前动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二十七光秒外,两艘小型太空飞船,正在借助彗星进行隐藏。

    这三百年来,联邦取得了舰队领域的绝对霸权。信徒们的太空力量,早就如同地球上二十一世纪初长江的白鳍豚一般难得一见了。

    但是神灵一方,还是拥有太空舰队的。例如魔能之韵,这位在水之星传授炼金术的女神就藏着一支宝贵的太空力量,一直舍不得用。

    当然,这位女神被优胜劣汰给彻底‘笼络’了。——优胜劣汰:“姐妹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这不,优胜劣汰毫不心疼地让斯宾娜的信徒出动了这支太空力量。

    这个舰队麾下的舰种形态宛如纸面构成,最厚的部分只有一米。面对联邦的众多太空雷达扫射,这种太空战舰在太空中不断组合可活动结构,一直是用最小截面来面对联邦人造行星网的扫描。——也是在联邦优势舰队被逼迫到了极点,才会做这种应对。

    而斯宾娜信徒们的主力舰,其实就是吨位不过一万四千吨的存在,侧面看起来很硕大,因为这五个薄如纸片部分构成,类似一个前后拉长的杨桃。正面看起来面积非常小,可以隐身。(未来均摘星一旦把能量真菌给铺满太空,这隐身也就无效了。)而就是这样的战舰,斯宾娜的信徒们也只能凑出三十多艘。

    在得到神谕后,整个舰队充斥着一种悲壮、将要献身的宗教情绪。该舰队战力的核心为天骑士,或者说,是一种类似天骑士的存在。

    斯宾娜信徒舰队接到六光秒外神祇粒子云来的指令后,这些长长的杨桃战舰确定了攻击程序,遂打开侧面舱库,一个个小型杨桃展开。

    这些长二十米的多面体,中央的轴线是人类大脑组织,他们的神经元遍布整个机械。

    这是众神在这两百年展出的天骑士模式的个体。相对于联邦的天骑士,这些战士完全放弃了人类形态!所有神经元、所有的法脉都是对应这个长条海星的模样,来适应高武器。

    按照当时理论,他们比联邦天骑士更强!更契合太空作战的生理状态,不过——啧啧,都什么年代了,还指望身体优势!生理状态不适合,完全可以多费一点功夫,制造蛋状全息舱。全息舱内纳米工具控制体系,全方位对接身体上每一个神经元;全息舱外,复杂电路控制、仿血管状态管道内纳米工具的流通,完全能够弥补诸神战士们生理改造的优势。

    改造躯体是削足适履,而根据精密育的躯体设计出高精密控制设备,才是技术展方向。

    这种完全放弃人类形态的‘天骑士’,联邦数据库记录中称为“回天狗”。

    在三百年前第一次亮相,战力勉强是达到了下位天骑士的状态。

    这种彻底失去人类性质的存在,根本无法遏制自我熵增。在太空中冲击几次后,即使是活下来,也废了。斯宾娜的这只舰队平时是冰冻住这些“回天狗”,在用的时候再放出来。就算这样也只能用十余次,之后就不可避免地陷入混乱状态了。

    而现在,天骑士战术随着人类测演总结,在这三百年内又不断展。“回天狗”战术早就是一种落后的东西,更要命的是还很难培养,这三百年来,斯宾娜的信徒们也就培养了八十多个。

    优胜劣汰一点不心疼这种积攒。她王座下那个新附神灵斯宾娜则是有一丝不忍。毕竟这个舰队,每一个舰长都是她数百年来精心挑选出来的神选。这些深合她意的人类,毫无犹豫地为她殉道,而被更改理念根源的她,却无法给自己这些盲信徒们回应。

    优胜劣汰故意没看斯宾娜的表情,而是盯着面前界面上的杨桃战舰,大大咧咧道:“都是些垃圾啦,现在有这次废物利用的机会啦,真的是万幸!”

    这位荆棘王座上的女神,玉足轻踏,却如同金属碾压一样,踩碎了脚下一只微微长偏了的荆棘。优胜劣汰不会怜悯任何错误的生命。

    ……

    那么人类天骑士和智能,以及沦落为工具的存在相比,差距在哪呢?

    联邦天骑士作为驾驶者,按照经验和判断习惯进行冲锋时,他们的思维可以看成一种作战程序,不是不能写入智能作战程序中。

    但是区别就在于,天骑士在结束冲锋从驾驶舱走出来后,恢复到日常生活状态中,会自然而然地进行联想,进而专门设想特殊的情况,并进行思考总结,不断自我修补。

    记录过战法的高等智能是战斗思维,也只有战斗思维,不会在战斗结束后进行联想散性思考,没有人思进行的填补思考,必然走向崩坏。

    斯宾娜所造的这些太空战士,当他们被改造的那一刻开始,就被剥夺了身为人类的总结思考能力!自此他们永远只能在兵器的位置,再也不能以自己想法为中心去思考,所以使用次数越多,迟早有一天坚持不下去,就崩坏了。

    正如任何奇观都需要生产力支撑!人类那些美好宏伟的东西,都取决于基础。基础不在,上层为空中楼阁。

    原始时代进入奴隶时代是文明的第一步。初始文明的特征:为测绘土地面积研究几何;为掌握收获时间确定天文历法。

    而这些成果,只有确保一批人彻底脱离体力劳动后,生理上闲了下来,在新的统治压力下,专职脑力思考,才有的成果。

    而后历史上人类一次次制度解放,都是让大多数人基础生活需求得以满足,不用再这方面烦恼。从而进入全新压力下的高级生活。

    若是外来干涉者把人类的基础削没了,绝不是如外来干涉者所愿“人类能专注于干涉者关注的方向”。而是“人什么都不愿意关注了”。神灵为了其他功能,无视智慧基础进化,就妄想完全受自己控‘物’比人类拥有更好的创新思维。这是缘木求鱼。

    优胜劣汰在这一点上看得很清晰,故对斯宾娜的残念相当冷漠。

    她认为:斯宾娜这些兵器哪怕死绝了,只要能把均摘星换过来就一切都值了。

    别的暂且不提,均摘星现在模拟的虫族和能量菌族育,这两大太空物种,就非常优胜劣汰。

    神国内的优胜劣汰,不禁握紧拳头——脸上满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他”的执着。

    ……

    太空中,均摘星运输船的护航舰队,已经将跟踪尘埃清理得七七八八。

    瀚海幻沫同时对附近巡航战区的舰队出了增强保护的申请。然而附近舰队刚刚回应,她就在雷达上看到了高飞行器的光谱蓝移效应(多普勒效应)。

    这些高飞行器没有任何回答,就这么笔直地飞向舰队。护航舰队的控制者们很意外(无法确定是不是哪个天骑士队伍在开玩笑),然而瀚海幻沫立刻启动了火力拦截预案。

    战舰侧面,一束束球体浮游炮被释放出来。这些浮游炮群能够在战舰附近形成强大支援火力,拦截天骑士们的突然袭击。

    当然,正规作战中天骑士不可能单枪匹马冲击战舰战列面。

    战列面相互轰击、相互电磁干扰时,这些浮游炮根本无法被战舰控制。反而会暴露主力舰坐标。现在,对面可没有强横主力舰在场支援。

    在警告数次无果后,随着瀚海幻沫叱令,己方战舰放出来的数千个炮台对准这些不明高飞行物来了一轮齐射。这些高目标上立刻出现了光斑,这是被激光炮命中后外壳融化的景象。

    在宇宙中,这些激光炮台平均一分钟一轮齐射。在第十五轮齐射中,十六个高目标航道开始固定,在激光炮群照射下,越来越亮,拖着反光的烟痕。这预示着已经被击毁。

    这种冲锋相当绝望(就如同八里桥一战,完全是火力兵种的缺失,让冲锋毫无效果。)

    联邦在这几百年可是部署了大量的人造小行星,用来对整个太阳系进行探查。这些人造卫星将雷达展开到了最强,一束束电磁波,如同光标一样,牢牢锁定‘回天狗’们的坐标。为舰队打击提供了信息支援。

    【天骑士是正统作战的兵器,要作战,就必须要清空一个区域的卫星,而斯宾娜信徒们玩的伏击作战,本身就自断一臂。】

    若是联邦控制者的护航舰队再多一点,完全能够彻底地防御住冲击,不漏一丝一毫。若是均摘星在战列舰上,神信徒们的铤而走险也不会有任何得逞的可能。

    可是——五分钟后还是有七个高目标接近了。当然,按照正常情况,这七个目标若是射电磁炮导弹,也没什么威胁度,摧毁不了战舰。

    这七个目标没射电磁炮导弹,而是射入了一道道粒子束(性质和神迹差不多,大量信息粒子,还有高能孢子纳米机器人)。

    ‘滴滴滴’,急迫的通讯在运输舰指挥大厅中响起,瀚海幻沫说道:“均摘星,你快点进入逃生舱。”

    此时在太空中,可以看到如下画面:白胖胖的运输舰上,一个个烫伤水泡模样的能量泡正在隆起,随后迅覆盖了整个运输舰。

    这种纳米信息物质流,是啃不动主力舰电磁防护模块的。但是均摘星现在的运输舰,外层的电磁防护罩没那么强,可以被渗透。——这些回天狗们并不是想摧毁运输舰,而是想要掳走运输舰上的目标。

    运输舰内。

    均摘星在指挥舱中,看着一个个操作界面,屏住了呼吸。界面上,一个个程序正在被渗入的纳米云雾篡改信息。

    而身体左边桌面模式投影器上,战舰立体结构图中多处红色,百分之七十的部分失控了。逃生舱的通道更是被堵死了。

    并且,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红色区域不断延伸,想要突破控制室。

    均摘星看着外部防护逐渐失去掌控,叹了一口气,对界面已经模糊的瀚海幻沫说道:“按照联邦规则,你现在应该击毁我的运输舰。”

    瀚海幻沫:“不要说蠢话!”——没有说完,通讯界面就被干扰给打破了。

    而此时,均摘星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钢铁大门,凝重问道:“现在你们想干什么?”

    话音刚落,钢铁闸门似乎被无数道能高能激光能量切割,刹那间碎裂成了很多规则的红色铁片,热浪席卷整个控制大厅,激起火灾警报鸣响。而大量的铁片,在高能纳米光团的调配下,规则地构成了一个茧子,包裹住了均摘星。

    达到了目的后,这道光裹挟金属茧,将均摘星打包带走了。

    而在领队的巡洋舰上,瀚海幻沫看到了一道光晕从运输舰中钻出来,然后迅地逃窜。

    一旁的人工智能问道:“敌人正在逃逸,炮火校正坐标中,现在击毁概率为百分之百,是否开火?”

    瀚海幻沫咬牙,犹豫了一刹那后,下令道:“不开火,呼叫周边支援追击。”

    人工智能:“遵命。不过提示阁下,您现在的一系列决策,将面临军事法庭的质询。——先前的跟踪尘埃,将由浩歌要塞所有治安管理体系为您担责,但是现在,袭击后,您坐视敌方俘虏——”

    “不要说了。”瀚海幻沫打断了人工智能的暗示,沉默了数秒后,在同样沉默的舰队公共通讯中不甘的下令,“诸位,巡航!”

    ……

    磁云星大劫案,在生的十分钟内,就震动了整个联邦星区。大量的天骑士紧急出动,搜索可疑太空区域,但是人造行星雷达锁定的最后资料显示,那个掠走均摘星的存在正在飞朝着太阳系外逃离。土之星轨道外,星海茫茫,根本无从搜寻。

    半个小时后。碳星,科研空间城市。

    曹新鸿匆匆从控制室走出,来到了通讯室,而通讯室中均摘星的投影已经出现。

    没等曹新鸿回报消息,均摘星说道:“二号个体暂时失去联系,预备五号个体出。”

    曹新鸿宛如雷击,数秒后:“你?”

    均摘星原体:“我,觉得,任务还是应该要做的。”

    在曹新鸿审视下,均摘星露出了从容的笑:“我刚刚说的‘我’,包括五号个体,都是我的态度,我不会被吓退。”

    随后,均摘星补充道:“下次航行,无需舰队护送,我可以驾驶高战机,直接抵达土之星烈炽要塞。”

    良久,曹新鸿缓缓说道:“波轮佳特利,真的很重要?”

    均摘星想进一步解释,曹新鸿抬手止住了他,缓缓点头道:“别说了,我明白,从小时候就一起陪伴的人,重要性毋庸置疑。”

    曹新鸿小时候是被苏鴷带大的,而苏鴷彻底寂灭后,眼下这“不顾一切的执着”曹新鸿再也没有见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