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弈绝鉴兰心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栽赃陷害

第三百九十九章 栽赃陷害

    炫飞和公子清浅被大宛国的官兵团团围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客栈里的其他客人纷纷躲进自己的客房里。

    “请问官爷!你们怎么知道这家客栈发生了命案?”公子清浅站直了身子道。

    “有人在一炷香前说这家客栈发生多条人命案!”领队的军头看公子清浅容颜俊美,气质不凡便道出缘由。

    “可是这些人刚死,你们就进来了!”公子清浅的话使得那军头一愣。

    “刚死?”军头看向客栈的老板。

    “是刚刚才倒下!”客栈老板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客栈里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他早已冷汗直冒了。

    “是有人一手策划了这个事件!”公子清浅皱着眉头道。

    “为何?”军头不解地看着公子清浅。

    “栽赃陷害!因为我兄弟便是个用毒高手!”公子清浅的话使得那个军头后退了两步。

    “你是说去报案之人故意布局陷害你兄弟?”军头的脑子倒是转得挺快!

    “是!不然命案尚未发生,他如何知道结果?”公子清浅暗自庆幸炫飞能坚持和那醉汉过招而未用毒。

    “是有蹊跷!”军头吩咐身边的兵士去捉拿等在门外的告状之人。但是那人早已溜之大吉了。

    “请二位随我走一趟!还有你一块儿去!”军头依例要带公子清浅和炫飞回去做笔录。那个客栈老板也需跟去作证。

    公子清浅和炫飞来到了边关的军营之内。一个副将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他注视着炫飞道:“既然你没下毒!他们又是怎么中的毒呢?”

    公子清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那醉汉走向门口时,撞到了死的几个人。

    “毒是那醉汉下的!”公子清浅的话一出口,副将便不信地道:“他难道会自己毒死自己?”

    “一定是为了陷害我这兄弟,他们才出此下策!”公子清浅略一思索道。

    “你觉得你的话有人信么?如果他不能自证清白,那么我只好将他关押起来。”那副将看向了炫飞。

    “我和那醉汉交手,没有必要去毒死其他人吧!”炫飞翻着白眼道。

    “你难不成能控制你的毒?”那副将哼了一声。

    “当然!我的毒有许多种,我还有可以毒倒他,但并不致命的毒!换句话说,我和他只不过是一点小摩擦,没有必要害他性命。”炫飞抱着臂膀看着屋里的棚顶道。

    “你可以演示一下么?”副将饶有兴趣地道。

    “可以!谁想试毒?”炫飞指着副将屋里的下属问道。

    “我来试!”一个身穿铠甲,挎腰刀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将军!”副将赶紧起身和大家一起行礼。

    “行!”炫飞的手一抬,那位将军顿时站立不稳。

    “大胆!”副将急忙走过去。其他的人拔出了腰刀。

    公子清浅扶住了将要倒下的年轻的将军。然后他对炫飞道:“行了!快解毒!”

    炫飞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打开后放在那位将军的鼻下片刻,他便醒转过来。

    “我们可以走了吧!”炫飞收起了瓷瓶看着那年轻的将军。

    “你们倒底是何人?”那年轻的将军在副将的搀扶下,缓缓地走到几案后坐下问道。

    “幽京的公子清浅和白炫飞见过将军!”公子清浅知道瞒不住了。

    “原来是协助皇上之人!我信了你们!请吧!”年轻的将军知道公子清浅若是在大宛国有所不测,那么幽京必然不肯善罢甘休。所以他巴不得公子清浅二人赶紧离开大宛国。

    公子清浅和炫飞离开了军营前往大宛国边境的关卡。

    “谁会害我?”炫飞憋到现在才问道。

    “还能有谁?”公子清浅望着关卡那边道。

    “你说你当初要是听我劝,不帮他上位多好!”炫飞气恼地将自己的通关文谍拍在了关卡处的桌子上。

    边卡检查的兵士吓了一跳。他瞅了一眼炫飞,拿起他的通关文谍仔细地看了起来。

    “将军有令!放行!”一直跟在公子清浅二人后面的将军的侍卫道。

    公子清浅这才发现有人在他们的身后。他不禁暗暗吃惊起来。这个将军年岁不大,行事却十分的谨慎,不知他倒底是何人?

    “多谢!”公子清浅拱手施礼致谢后,他和炫飞进入了临国的地界。

    “这到了他的地盘上,我们恐怕得更加小心了!”炫飞掐着腰看着走近公子清浅。

    “他不会在他的地界上动手!我们走吧!”公子清浅拍了拍炫飞的肩膀道。

    炫飞眨了眨眼睛,跟上了公子清浅的步伐。他们租了一辆马车前行。

    宫池刺杀失败,回到临国宫中领罪。六皇子倒也没有怪罪于他。公子清浅的能耐,他是最清楚不过了。

    公子清浅和炫飞顺利地回到了幽京。他们去了边关的西山小筑。

    “师傅!我来了!”炫飞提着酒菜飞奔到了院子里。

    药翁从屋里走出来。炫飞已经把东西放到了院里的石桌上。然后他跑到屋门口抱住了药翁。

    “行了!我要透不过气了!”药翁的眼里充满了笑意。

    “请!”陆喜给公子清浅斟了茶。

    “师兄!想我没?”炫飞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然后他抹抹嘴问道。

    陆喜摇摇头,给公子清浅换了杯子,重新倒了茶水。

    “陆喜!你和崔彤下厨整一桌好菜!”药翁吩咐道。

    “嗯!”陆喜转身去了后院。

    崔彤听说炫飞回来了。她的心怦怦地跳起来。她切菜的时候差点切了手。

    “我来吧!”崔岩看出妹子的心思,他走到案板前拿过了崔彤手中的刀。

    “你把这菜先上了!”陆喜将炒好的两碟菜放在了托盘里。

    崔彤端着菜来到了前院。炫飞冲崔彤一笑道:“你和师兄的婚事还没办哪?”

    崔彤闻言一惊,然后她走到石桌前放下菜道:“我和他并无男女之情。”

    “不会吧!”炫飞瞪大了眼睛看着崔彤。

    崔彤低头端着托盘走了。公子清浅用脚在桌子下碰了一下炫飞的腿。

    炫飞扭头看向公子清浅。公子清浅冲他轻轻地摇摇头。

    “炫飞!她喜欢谁?你真的不知?”药翁端起酒杯看着炫飞。

    “不是师兄吗?”炫飞拿起酒坛子给药翁斟酒。

    “他喜欢的人是你!傻小子!唉!”药翁喝了一口酒,放下了酒杯。

    “啊?不可能!”炫飞手里酒坛子里的酒洒了出来。

    “当心!”药翁扶了一下炫飞的手。

    “师傅!您老说笑吧!”炫飞捧着酒坛子喝了起来。

    “菜齐了!”陆喜和崔彤将手里的菜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崔彤拿着两个托盘就走。

    “你们也一起吃!”药翁冲崔彤道。

    “我们在厨房里吃!你们用吧!”崔彤说完,就去了后院。

    “爹!我去叫!”陆喜看崔彤兄妹并未过来便道。

    “算了!他们也不习惯!”药翁给炫飞夹了菜。

    “祖父!有件事我想和你说!正好炫飞也在!”陆喜给药翁添了酒。

    “崔彤喜欢的人不是你!如果是这事儿!就算了!”药翁知道陆喜的心事。

    “我知道她喜欢炫飞。但是那只会害了她!”陆喜干了杯中酒。

    “师兄说得对!等我走了!你好好对她,她会改变的!”炫飞给陆喜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