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齐欢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满意

第六百四十五章 满意

    宋成暄从银桂手中接过毯子盖在徐清欢身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屋子里的人退了下去,他这才抬起头来。

    徐清欢靠在软塌上,石榴色衣裙衬着她的脸颊格外的俏丽,双眸如水般清澈,只是此时此刻目光微微涣散。

    宋成暄道:“在想什么?”

    徐清欢顺口道:“蒋大爷。”

    屋子里的气氛一滞,徐清欢立即回过神看向宋成暄,宋大人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目光阴沉了许多,明显有些不太高兴了。

    好歹也是威风八面的上将军,怎么这样小心眼。

    “我说的是案子,”徐清欢接着道,“方才娴姐儿和蒋大爷在园子里说话你也看到了吧!”

    他那么警觉,无论走到哪里周围的一切都逃不出他的眼睛。

    “看到了。”宋成暄不徐不疾地道。

    蒋大爷与娴姐儿在园子里相会,她总觉得有些奇怪,蒋大爷彬彬有礼,做的丝毫没有错处,就好像故意做给别人看似的。

    徐清欢本想将这话说出来,思量一下又皱起眉头,她完全被宋成暄带坏了,就算订了亲也该遵守礼数,蒋大爷这样做没错。

    每个人都不一样,蒋大爷没有注意到娴姐儿冻得有些发抖,也不一定是没有对娴姐儿用心,但有些细节却还是让她起了疑心。

    前世娴姐儿的绣品出现在李家,如果按时间来算,不出什么差错那时候娴姐儿应该已经嫁给了蒋大爷。

    北方与东南的关系紧张,宋家和李家应该没有什么来往,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娴姐儿的夫家和李家有关系。

    她与李大太太还因为鞑靼扣押大周商贾有过争执,那些商贾中明显有人顺着李家的意思再办事,那些人之中有没有蒋家?

    “我与黄大人推断案情,好似这案子证据和线索都十分清楚,”徐清欢望着宋成暄,“只是有一点不合常理。

    李四爷让蒋大爷盯着韩参将,韩参将为了遮掩行踪向蒋大爷下手,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仔细想一想,韩参将这样仓促的动手是不是太过莽撞,即便蒋大爷死了,还有李四爷知晓他的身份。

    他怎么会这样大意忽略了李四爷。”

    宋成暄道:“能够带商队在外的人,多多少少懂些拳脚功夫,你站在那里许久,他怎么会没有察觉。

    与喜欢的人在园子里相会,却被人偷看……就算崔颢也要遮掩一下。”

    好好的分析案情,怎么到他嘴里就不正经起来。

    好像她做了什么错事。

    她无意窥探旁人,崔颢和闫四小姐那次也是为了查案。

    徐清欢埋怨地看了宋成暄一眼,目光中颇有几分嗔意,看得他不禁心神一荡,成了亲之后她仿佛愈发活泼了些,是因为对他们婚后的日子还算满意吗?

    宋成暄将烧好的暖炉塞进徐清欢脚下,声音低沉:“蒋大爷可能是在利用娴姐儿。”

    徐清欢点点头,就算不管这案子,为了娴姐儿也要将蒋大爷查个清清楚楚。

    徐清欢想着就要下地。

    “做什么?”宋成暄问过去。

    手里没有证据之前,现在抛出韩参将,暗中等待那些人的动作是最好的选择,徐清欢笑道:“我要去给祖母做红豆糕,小厨房的红豆馅熬好了,再不去恐怕就要全被凤雏偷吃光了。”她自己的丫头,她最为了解。

    ……

    李四爷看着蒋大爷身上的伤,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

    “你回去好好养伤。”李四爷道,“我去外面听听动静,现在就怕那姓韩的已经逃出了京城……”

    “你要去抓韩参将?”蒋大爷惊讶地看着李四爷,“韩参将身边有死士,万一遇见了那些人,你可就危险了。”

    李四爷冷哼一声:“不过都是些叛党余孽,竟然还能聚起那么多人。”

    “叛党余孽”几个字,让蒋大爷的神情有些细微的变化,不过很快恢复如常。

    “何不让你九弟帮帮忙,”蒋大爷道,“你九弟在刑部衙门,去抓捕韩参将名正言顺。”

    提起李煦,李四爷微微皱眉:“九弟一直在衙门里忙碌不曾归家,我还没与他说上话。”

    蒋大爷道:“难免如此,李九爷非同一般,现在刚刚崭露头角,将来还要担起重任,只怕更顾不得这些事了。

    你是他的一母同胞,他将来必然会对你多加照应,李家也会跟着飞黄腾达。”

    从前蒋大爷就对九弟很是钦佩,现在话语中更多带着信任和期望。

    可不知为什么,李四爷总觉得蒋大爷今天说的话听起来有些奇怪,九弟要担起什么重任?

    九弟在刑部任职,将来是要奔仕途,可说成是重任未免有些言过其实。

    “东南和北方都有所变动,我们这次要趁着机会将大部分商线都握在自己手中,”蒋大爷道,“这些年我在南方攒下不少的人脉,这次你去太原和开平卫也要走走关系,地方那些官员和卫所的人都相信你。

    以后我们一南一北,运粮食拿盐引,很快就能成就大事。”

    李四爷见蒋大爷说得兴致勃勃,不禁皱眉:“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蒋大爷伸手拍了拍李四爷的肩膀:“我早就说过,李家和你母亲娘家都是北方大族,将来在北方必然有大作为,等你九弟回到北方做官,你们就是如虎添翼,你会发现做起事来容易了许多。”

    李四爷本是来探望蒋大爷的,没想到却被蒋大爷说了这样一番话。

    李四爷道:“我九弟会回北方?”

    “自然,”蒋大爷目光闪烁,“我一个外人都知晓的事,你不会没有半点的察觉吧?”

    李四爷隐约觉得蒋大爷今天的话十分重要:“你说的是什么事?”

    “你九弟为何会有今天?那是太原府学政一直以来的栽培,”蒋大爷道,“既然是有意栽培,就必然要让你九弟回到太原去,将来你九弟会取代张玉弛到大同府、万全都司卫所做都统,统御整个北疆。”

    李四爷愣在那里,有些话他虽然隐约听父亲提及过,但蒋大爷说统御整个北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九弟会这样厉害吗?他们李家要与张家比肩?那怎么可能。

    “张家是外戚,我们李家什么都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