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零俏娇妻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大嫂

第六百九十二章 大嫂

    “这么大方了?”林晓晚惊奇的看着陆战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帮二姐这么大忙,你吃啥都是应该的。”陆战萧笑眯眯的道。

    林晓晚就知道这小子还是很知道感恩的,笑着道:“那你先问问妈吃啥,我去抱柴火。”说着林晓晚出去了,她也是想让陆战萧跟沈凌君多说说话。

    陆战萧进屋对着沈凌君小声问:“妈,中午你想吃啥?”

    这一声妈叫的声音很小,可是沈凌君却听得很清楚,她这回没忍住,直接哭了。

    这一哭把陆战萧哭蒙了,赶紧过去问:“妈,你咋了,那不舒服?”

    沈凌君抱住了陆战萧:“儿子,你终于肯叫妈了?”

    陆战萧这才知道沈凌君为什么这么激动,其实自己早就承认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这时候他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忽然的也感觉有点想哭:“妈。”

    沈凌君连连点头:“好孩子,好孩子,妈在这。”

    林晓晚没想到自己就是让陆战萧去问问沈凌君吃什么,这就打开了他们母子的僵局了,抱柴火回来,看着两人,也是心里跟着激动,想到自己跟亲生母亲相认的时候,心里也是挺感慨的。

    这中午饭吃的挺丰盛的,因为陆战萧终于不看着林晓晚少放油少放肉了。

    饭桌上,张柱子又提醒陆战萧,在外边可别一口一个王贵香的叫,得叫婶子,要不别人该说他没礼貌了。

    陆战萧也知道这事,就是这些年看王贵香不顺眼,所以只是在家里这么叫。

    沈凌君听着张柱子教育陆战萧,也知道为啥这孩子长得这么好了,张柱子真的是个很正直的人。

    此时的沈城,陆建国昨天回了沈城,但是还有一些工作没做完,就在队里忙完了,直接睡在队里了,上午才回了家。

    到了家就看见了门口守着的曹秀兰:“娘,你咋来了?家里没人么?”

    曹秀兰没有他们家的钥匙,因为以前曹秀兰来之前,都要先打电话的,沈凌君早早就得准备迎接,并且沈凌君不上班好几年了,之前都是在家,所以曹秀兰什么时候来,家里基本都有人,也就没想过要钥匙的事。

    曹秀兰见到陆建国,看见了希望的过来:“老大,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们家这两天怎么都没人呢?”

    陆建国心里也是有几分紧张,自己一直在外地,也没时间给家里打电话,不过想到妻子也不是不靠谱的人,有事会给自己留信的,所以赶紧开门道:“娘,进去再说。”

    进了屋,陆建国赶紧到了书房,果然桌上有沈凌君留下的信,他边看手边开始颤抖,找到小儿子了,他放下信,高兴的抱住了曹秀兰:“娘,有战萧的消息了。”

    曹秀兰对陆战萧没什么印象了,不过这事确实也是好事:“好事好事,啥时候回来?”

    “现在还不确定,凌君和晓晚先去了,我也得立刻过去,希望能找到战萧。”陆建国的心里此时也是七上八下的,因为有了希望,又怕到时候没找到失望,那种紧张害怕的心里,让他站立难安。

    曹秀兰这一听,这就是有线索而已,找不找得到还两说呢:“既然你媳妇他们都去了,你也就别太着急了,娘今个来是有事跟你说的,正经事。”

    陆建国现在哪里有心情跟曹秀兰说什么别的,他道:“娘,我这还有事。”说完,他赶紧给队里打电话请了一周假,然后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立刻去德城。

    曹秀兰这跟在陆建国身后问:“老大,娘在这等你两天了,娘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你赶紧问问林晓晚,他们家的厂子怎么开的,到时候你出点钱,给你弟弟开个厂子,这次娘发誓,一定好好的让他们干,对了,这厂子不都算是你弟弟的,你们合伙,挣钱有你一半,娘以后都不偏心了……”

    陆建国此时根本没听见曹秀兰这些话,因为心里都是想着小儿子的事情,想着自己的路线,还有要带着的东西,身份证件,钱,存折,存折不在家,估计是媳妇带着了,还有换洗的衣裤……

    曹秀兰跟在陆建国身后喋喋不休:“老大,你听见我说啥没啊?你弟弟他们都不对,我也知道,我现在想明白了,所以老大,你在给他们一次机会,这次娘保证,不会让他们乱来了……”

    陆建国猛地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曹秀兰:“娘,你是不是我亲娘?我丢了二十来年的儿子有线索了,你不为我高兴,你不关心你这丢了这么多年的孙子,你又说陆建邦那点破逼事干什么?他死不死我也不管了,我这辈子不欠你们的了,我就欠着我两个儿子的,一个是战北,这么多年一直活在自责里,一个是战萧,丢了十九年,别人的事以后跟我无关。”他此时真的是急眼了,也是真的心寒了,心痛了。

    曹秀兰被吓了一跳,都忘了装病去吓唬陆建国了,这么多年在,这是陆建国第一次这么说话,她害怕了。

    陆建国收拾好了东西,给了曹秀兰十块钱:“娘,你赶紧回家吧,我收拾好就也要去火车站了,没时间照顾你。”

    说完,他打开了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这不能穿着军装,所以都是带着平时的衣服,家里没钱了,证明都让媳妇带走了,自己得先去借点钱,存折都让媳妇带走了,陆建国这一时的也是有些乱,好在这东西两院都能开口。

    曹秀兰手里拿着十块钱,想说什么,可是也说不出来。

    陆建国收拾好了之后,对着曹秀兰道:“娘,走吧。”说着自己拎着行李箱就出去了。

    曹秀兰想留也没用啊,人都走了,她在这干啥?只能跟着陆建国出来:“老大,咱们一起走,反正火车站和汽车站挨着。”

    陆建国道:“娘,你先走吧,我得去邻居家借点钱,说起来可笑,我们家都快被你们掏空了,这次要是没有晓晚,找战萧不知道猴年马月呢,我这找儿子去还得先去借钱。”陆建国都没等曹秀兰说话,就去邻居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