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异世大少林(镰刀魔) > 第两百一十八章 被打脸了

第两百一十八章 被打脸了

    “不用说了,没有必要,还是各行其事更为安心。方家主若无其它事,我等就告辞了!”

    方尘带着尴尬的笑容,看着王家之人径直抽身离开。而后,朱家的人也跟着起身,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在经过他旁边时,还露出一抹浓浓的讥笑。

    就差指着他脑门道:合作,你配么?

    唯有童家之人走到他身边时,拍了拍他肩膀,轻笑道:“少年人有锐气是好,但就是急躁了些。”

    方尘有些愕然,不解的向他看去,可他却没有再言,快步离开了。

    “咳!方家主,即然合作已无法达成,那商会就不适用了,不如散了可好?”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方尘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发现开口的正是杨元昭,他目光又转向刘正阳和钱伯涛,两人却是眼神飘乎,神色也很不自在。

    “好!”他没有劝解,直接应下,到了这一步,商会也确实没必要存在了。

    “方家主,尚有一事,杨某想厚颜相求。”杨元昭略微苦笑,神色有些为难道,刚要散伙就要求人家,脸面还真不好看。

    “杨家主请说,若能做到,方某必不推辞!”方尘看着他,平静说道,并没散伙就翻脸。

    杨元昭露出迟疑之色,似是在考虑如何开口。

    方尘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的等着。

    过了片刻,钱伯涛叹了口气,道:“还是我说吧,商会不是缴获四艘贼船么?若商会还在自是共用,但即然散了,那自然要按功分配。方家主擒杀贼首可得一艘,常正威和关修辞截杀海寇高手,可各得一艘,我钱家沾了关家的光,也算有了一艘海船。刘文尧带队夺船,刘家亦可得一艘。唯有杨家无大功,是以分不到海船。“

    方尘一听就明白了,港口即将建好,有船才能占到先机。

    做海贸首先就是要购船,但购船花费不小,带着大笔银子走海路肯定要比走陆路安全省事。其次就是海路要比陆路快得多,到了大港口,完全可以先买几艘旧船,带一批货回来,最先回到的第一批货价格肯定是最高的。

    除了价格之外,还能抢占最好的商路渠道,和最赚钱的货源,其中的好处多不胜数。

    至于最后回来的,就只能是别人挑剩下的。

    简单来说,就是能先和资产最雄厚,销售网络最广的大经销商合作。一批货物回来,一次就能清货,回款极快,出航的频率也能加快。

    后来的就只能和那些实力有限的小经销商合作,出货慢,回款慢,搞不好还要被压货。银子回不来,出船的频率自然要大为降低,别人跑三趟,你才能跑两趟,这赚钱的速度差距就大了。

    此外还能优先选货,就如卖布,先做的自然能选择利润最高的绸缎,海船运载量巨大,一轮下来,短时间内就能接近饱和。

    后来的自然就无法再做,否则就会价格大降,完全是损人不利已。

    为保证利润,就只能去卖绢罗。

    再往后,就只剩下粗衣麻布。

    这其中利润差距,也可谓巨大无比。

    可以说,占据先机的人,完全就是占尽好处。

    杨元昭见已说破,老脸一红,只能开口,“正是如此,是以,还望方家主能卖一艘予杨家,价格就按新船来算,不知可否?“说来很没面子,四大势力,就他杨家没船,真是老脸都丢尽了,若非童家逼得紧,他还真不想开这个口。

    “好!飞云船我留下,杨家主就拿元宝船吧。“方尘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允诺。常家如今已靠向方家,那艘海船方尘自然可以做主。

    杨元昭一怔,没想到方尘会这么爽快,嘴巴张了张,最后却只抱拳叹息道:“多谢!“

    五百料船,按新船价格也不过五千两,根本不算什么,但这艘船却关系重大。以方尘的心智,必然不会想不到,但仍然如此果然答应,这份度量,他也只能心生佩服。

    把三家之人亲自送到门口,看着三人离去的身影,方尘有些默然。杨元昭的要求他当然可以拒绝,但却会得罪背后的童家,而且和杨家的关系也会彻底断绝,并不值当。

    说白了,先机不先机,和他一文钱关系都没有,他能赚的只是辛苦钱。

    不过,三家一走,他努力想要聚拢的扶余体系,算是彻底崩了,今后扶余将进入以郡城七家为首的春秋时代。

    他方某人也将从扶余最顶端的话语者,变成连自主权都无法完全维系的七位二线代言者之一,这种落差难免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在大门口静静站了良久,才收拾好心情返回忠义厅。

    “方家主,不知现今又是做何打算?”钟柏铭看着他进来,轻笑一声道。

    方尘苦笑道:“前辈早猜到了?”

    钟柏铭摇头道:“你的提议不错,利益也不小,成与不成,钟某亦不敢妄下定论。”

    “那为何……”方尘十分想不通,他的提议利益绝对不小。

    单家来做,至多不过能派出两三个圆满境跟船,就是大成武者也不会太多,如此一趟能走多少船?

    若是五家联合起来,完全能派出十几个圆满,甚至还能轮流派出先天强者坐镇。这等实力,在近海几乎能畅通无阻,到时就能组建以两千料大船为主体的庞大船队,于七家的利益,至少能翻上一倍。

    但王、朱两家却是断然拒绝了,童家亦是沉默不语,而钟柏铭和刘鸿煊两人也只是默默看着,丝毫没有帮忙劝说之意。

    “呵呵,两个原因,其一,你不是士族!其二,那姓王的胞弟就是死在我手上。”钟柏铭笑呵呵说道。

    方尘无语了,你特么不早说?看佛爷被打脸很开心是吧?不过,郡城七家的问题,似乎比预想的还要大啊!

    但有一点他还是很不解,“前辈,身份真就那么重要?他们急巴巴想要出海,如今明明能让海利大增,他们却又因身份而舍弃不要,这也太……”他从前世经济时代穿越而来,在他观念里,几乎没什么事是利益不能解决的,若是有,那肯定是利益不够。

    所以,对这事确实很难理解。

    “太蠢是吧?有些事,你不懂。”钟柏铭摇摇头,却没多作解释。

    这让方尘莫名想到前世古代,魏晋时期的九品中正制,‘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身份高于一切。

    而这个制度却是三国时期的陈群提出,并且能顺利施行,这就说明,在士族阶级里,早有这个观念了,这才能施行得这么顺利。

    如此看来,在太康皇朝的士族中,怕是有很大一部分人也拥有了类似观念。

    “士族么?”方尘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