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三眼呆目) > 第22章 迎新晚会

第22章 迎新晚会

    说实话,第一次上台,杨阳有些紧张,恨不得去喝半斤白酒压压惊,可身为学生的他,显然不可能去这么做。

    因此他只能将慌张藏在肚子里,脸上没有一点表现出来。

    这让后台的新生和本部高年级的学长学姐都不由侧目。

    因为是迎新表演又是高中生,后台没有人化浓妆,气色不好的人抹点粉底,抹点润唇膏或者口红,人上台表演更加有一些仪式感。

    徐妍其实不用化妆,但是出于习惯,她还是给自己脸上抹了点东西,嘴唇上涂了些润唇膏。

    抹完以后,徐妍一走的杨阳身边,就有一股绕鼻香气,这是化妆品的味道。

    “杨阳,你以前经常上台表演吗?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徐妍有些佩服自己的老公了,她也想表现的和他一样冷静,但是到处张望的小眼神怎么都藏不住。

    “想知道秘诀吗?”杨阳偷偷靠近徐妍,嗅着老婆的香气,低头小声地说道。

    有些紧张的徐妍没想太多,立刻点点头。

    杨阳嘴角一扬,靠近她地耳边说道:“没有。”

    “你!”徐妍气结,扭头不再理杨阳。

    逗完老婆以后,杨阳顿时感觉心情放松了很多。

    以前做为男人,杨阳也就是要面子习惯了,真的没有什么秘诀。

    不过现在有了,没有什么比戏弄老婆更加的解压了,如果有那就戏弄两次。

    很快舞台上正在表演的节目结束了。

    男女主持人拿着话筒走向舞台中央。

    男主持:“喂,你走慢点,赶着干什么去?”

    女主持:“今天我妈给我寄月饼了,我当然是回去吃月饼。”

    到了舞台中间以,两个主持人继续暖场。

    男主持:“我没记错,中秋节还有十几天吧,学校放假就能回去吃吧。”

    女主持:“别提了,开学两个星期不到就是中秋节,除非连续上两个星期的课,否者中秋不可能放假。”

    男主持:“连续上两个星期,这新来的学弟学妹可能受不了吧。”

    女主持:“所以啊,学校干脆不放假,正常上课,不过取消了中秋节那天晚上的晚自习,想回家的同学能自己回家过节。”

    男主持:“所以你是不打算回家了?”

    女主持:“哎,没办法,高三学业为重,不过我能提前吃到月饼。”

    身为高三学姐的女主持俏皮地一笑,台下顿时响起了男生的呼声。

    见热场的目的达到了,男主持立马接上。

    男主持:“那我还真羡慕你,我既不能回家,也没有提前吃到月饼,不过接下来的表演,却提前给我们送来中秋的祝福。”

    女主持:“下面有请我们的分校,云天中学的杨阳,还有象征云中和分校友谊的徐妍,给我们带来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呼~,累死我了,是谁给我的这么长的稿子。”

    “别问我,反正不是我。”

    两个主持人在下台的时候还故意小声哔哔,引起了台下同学一阵欢笑。

    杨阳和徐妍在这个时候也携手一起从舞台下面,一步步走向舞台。

    随着他们身影渐渐地从黑暗中走到台前,江涛海将一早准备的视频投影在舞台上,音乐也一同响起。

    在这个时候,有三个身影早就偷偷摸摸地钻近学生们后面的黑暗中。

    “淼姐,我们一定要分开拍吗?我想和你们在一起。”曹艾艾看看周围黑暗,整个室内体育场只有舞台那一块有点亮光,没有室友陪着她很害怕。

    “坚持一下,既然是已经商量好答应下来的,就要遵守承诺,拍完,我就去找你。”柯妮安慰一脸委屈的曹艾艾道。

    “你要是害怕,就和我换一下,你在中间人多,我和室长去舞台左右拍。”淼水,提出折中的办法。

    曹艾艾看看前面的同学,点点头接受了这个提议。

    随着女生宿主三人小组的行动,杨阳和徐妍的表演也正式开始。

    —已佩带称号,激活五角星徽章。—

    杨阳将所有的属性加成给自己套上,专心地听着音乐,徐妍开始带头吟诵。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在杨阳酝酿情绪的时候,大家只是感觉徐妍的声音十分的动人好听,还有一丝紧张。

    出于礼貌和音乐的渲染,大部分人都没有发出声音,但难免有人开小差,偷偷低头玩手机。

    可等徐妍的一段结束,杨阳忽然开嗓。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三段大家耳熟能详的词句,在杨阳的包含情感地吟诵下,钻入所有人的耳朵。

    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花拍打在乱石之间,卷起无数人过去的回忆。

    就算是在玩手机的学生,在听见杨阳开嗓以后,感觉自己的后脊梁发麻,惊然抬起来头。

    透过室内体育场的天顶玻璃,夜空中的星星依稀可见,晚会舞台下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眼眶泛红,从心底涌现一股种冲动,然后又化作顽石卡在喉结不能咽下。

    徐妍被杨阳的情绪感染,也进入了状态。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徐妍的声音很轻柔,虽然没有钻入人的脑海,但是就像微风拂过,那中淡淡的感觉,像极了正在放的视频中,那深夜未眠的古装少女。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杨阳慢慢地自己也沉浸到词中,眼前仿佛回放,儿时自己和父母的过往,还有自己和女儿相处的那些日子。

    徐妍的眼泪已经滑落脸颊,当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奇怪和做作,因为他们自己身边的同学,也有人抑制不住泪水。

    在这一刻,他们所想的事情可能不一样,但他们不可以抑制的感情都是一样的。

    一首《水调歌头》结束,全场没有一丝声音,只有外面的虫鸣声声不绝。

    在学生们的后面,曹艾艾呆呆地拿着手机,忽然手放到嘴边做喇叭型,大喊道:

    “杨阳,还有妍妍姐,我喜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