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全球星卡(沉砚) > 第四章 星卡竞技规则

第四章 星卡竞技规则

    江城二中,竞技场。

    一座座竞技场矗立着,众多星卡师在上面操控星卡,与对手切磋战斗,气势凶悍。

    在下面,则是有着不少观众,爆发出阵阵喝彩声,还有一些小迷妹,拿着矿泉水,准备给心仪的小哥哥递水。

    星卡时代,星卡师是最有魅力的职业,如果仅仅会打篮球,已经不足以吸引小妹妹,除非他还会唱,跳,rap…

    与此同时,刘威也是慢悠悠地走上了竞技场,雷丘紧随其后,一路走来,吸引了不少观众的目光。

    箫星辞走到竞技场下,看着手中的三张星卡,陷入沉思。

    星卡竞技,一般有三种模式:1v1,3v3,5v5。

    1v1就是各召唤出一只星卡,进行单挑,既然是单挑,一般都会选择战士系星卡或者法师系星卡。

    3v3就是各自召唤出三张星卡,这种阵容,一般都要讲究搭配了,都会选择输出+坦克+奶妈,形成赖皮的铁三角组合。

    至于5v5,则是花里胡哨,什么阵容都有。

    不过,一套经过检验得到认可的五人阵容,应该包括如下五个:

    一个能抗能打的战士。

    一个能够持续输出的射手。

    一个爆发性极强的法师。

    一个擅长偷袭抓人的刺客。

    一个防御极高或者能够回血的辅助。

    当然,这只是标准模板,除此而外,还有各种花里胡哨的阵容。

    比如说骑兵一波流,吕布+华雄+关羽啥的,一波冲锋对面就跪了。

    或者恶魔法师流,上来一堆高额伤害技能,瞬间融化对面。

    抑或极地寒冰流,能够通过极限的控制让目标全程罚站,一控到死。

    当然,每个人能够操纵的星卡都是有限的,星卡时代,即便是再强的星卡师,至多也只能操纵五张星卡。

    如果操纵的星卡超过五张,那就会分身乏力,不仅不能将星卡的威力全部发挥出,甚至神魂会因为极度疲倦而重创。

    箫星辞与刘威单挑,自然要选择3v3。

    因为其实他能用的星卡,也只有三个。

    他手中的星卡,除了皮卡丘以外,还有王昭君,山兔。

    箫星辞看着这两张星卡的属性。

    王昭君。

    境界:一星。

    品质:青铜。

    可使用次数:3。

    技能:

    【昭君出塞】:王昭君深明大义,远出和亲,指定对方星卡联姻,两方眼中仅剩彼此,忘记一切,短时间内皆无法出手攻击。

    【暴风雪】:王昭君常年与冰雪为伴,化身冰雪女神,召唤暴风雪,造成群体伤害及减速,有20%的概率让目标陷入冰冻状态。

    【落雁】:王昭君弹奏琵琶,让飞行目标纷纷坠落。

    箫星辞看着技能介绍,忍不住赞叹,星卡的技能不需要自己设计,只要获得目标人物的鲜血,滴在星卡上,便可自动生成。

    他听班主任讲过,据传这些星卡技能,都是由一位超级大能亲手设置,那是天源星的守护神,众生称其为卡帝。

    “卡帝…”光是听着这个名字,箫星辞便感觉一股威压扑面而来,眼中充斥了向往,有生之年,若是能见到这样的大能一眼,纵是身死也无憾。

    星卡介绍上的3次可使用次数,指的是王昭君能用三次,如果王昭君在战斗中没有死去,那可使用次数不会降低,如果死去一次,可使用次数便会随之下降,死了三次后,星卡报废。

    如果一张星卡报废,那想要再获得王昭君卡,无须再去重新获得她的鲜血,只需找来一张空白的星卡,便可自动生成。

    简单的说,只要获得目标人物的一滴鲜血,便可永久生成人物星卡。

    王昭君的单体爆发并不强,准确的说,应该是个控制型法师。

    暴风雪中20%冰冻概率指的是同境界,就是一星王昭君对一星星卡施展暴风雪时,有20%概率让目标进入晕眩状态。

    如果对面的星级比自己高,那么冰冻的概率便会递减。

    神念一动,双腿纤细修长的冰雪女神王昭君,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箫玄暗暗称赞,王昭君不愧是古代远出和亲的对象,不愧是古代四大美女之一,那国色天香的气质,完爆颤音上的一众网红脸。

    当然,美只是一方面。

    最重要的是,

    逼真。

    人物卡,虽是星卡所化,但触感却是极为真实,最重要的是她有思想,能说话。

    每当夜深人静,百无聊赖而睡不着时,他便喜欢召唤王昭君,两人聊一聊…唐朝的历史。

    他的最后一张星卡,名为山兔,嗯,来自阴阳师世界。

    山兔其实更像个兔子所化的妹子,她的肌肤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蹦蹦跳跳真可爱。

    兔兔的胯下,骑着一只碧绿的蛤蟆。

    接下来,便是山兔具体的介绍。

    山兔。

    境界:一星。

    品质:青铜。

    可使用次数:3。

    技能:

    【致盲】:蛤蟆能对目标的眼睛喷射毒液,让目标暂时失明,造成短暂致盲。

    【套环】:山兔卯足劲,对目标狠狠扔出一个环,造成一定伤害,有较小概率将目标变成一个小纸人,持续5s。

    【兔兔快跑】:山兔大喊“呼啦呼啦山兔”,让得己方所有星卡的速度提升30%。

    山兔很可爱,但定位却是极其尴尬。

    说是辅助吧,既不能扛伤害,也不能回血。

    说是控制吧,套环将目标变成小纸人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但是他没办法,能用的就是这三张星卡。

    这么多年来,他只有这三张能拿得出的星卡,由此可见,他究竟有多黑。

    虽然试过玄学,但玄不救非,氪不改命,一切似乎早已命中注定。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经过统筹规划,将这三张星卡的组合威力,发挥到极致。

    深吸一口气,在众多目光注视下,箫星辞领着三张星卡,走上了竞技场。

    “看你在下面犹豫那么久,还以为你不敢上来了呢。”刘威笑眯眯地道,眼中微带戏谑。

    箫星辞理了理衣领,道:“一套青铜卡准备好了吗?”

    “呵呵,你还是想好你自己吧,就凭你的家庭条件,拿出一套青铜卡,恐怕极其不容易吧?”刘威耸了耸肩,道:“毕竟,你爸你妈连星卡师都不是,只是两个普通人,似乎还是无业游民吧?”

    “开始吧,别耽误我晚上吃饭。”箫星辞眉头蹙了蹙,倒是没有多少废话。

    刘威冷哼一声,屈指一弹,三张星卡爆射而出,光芒一闪,化为了三个庞然大物。

    牛头人,妖刀姬,雷丘。

    牛头人来自英雄联盟世界,是个辅助。

    它可以通过牛角撞击目标,将目标击飞,造成短暂晕眩。

    然后,它是牛嘛,众所周知牛有牛奶,所以队友可以通过喝它的奶,恢复血量。

    妖刀姬则是来自阴阳师世界,这是一名手持妖刀的美女剑客。

    这是一名战士,而且是爆发形战士,大招是连砍六刀,若是被连砍,那滋味简直不要太爽。

    最后一个,便是雷丘了。

    作为皮卡丘的进化体,雷丘王的技能和它差不多,但每个技能的威力,以及基础属性,较之于皮卡丘,无疑是更强一些。

    箫玄怀里的皮卡丘,超凶地盯着雷丘王,同行即冤家,更何况对面还是它的进化体。

    瞧着两人的阵容,众人思索了片刻,然后漫天议论声,便是骤然爆发。

    “这场比赛没啥看头啊,箫星辞的阵容又脆,而且没有爆发型输出,想要杀死人不容易。”

    “是啊看看人家刘威,牛头人扛伤加回血,妖刀姬单体进攻加爆发,雷丘王则是一个群攻法师,完美的铁三角。”

    “哎,没啥意思,大家都散了吧,刘威派出这阵容,摆明了欺负人。”

    魏东来站在不远处,叼着烟,在他眼里,只要刘威不犯大错误,那么这场比赛毫无悬念。

    他只是来走个过场,同时他也想借着这场比赛,来探探箫星辞的底。

    “魏老师好。”

    一道甜甜的声音传来,魏东来闻言微怔,目光投去,然后便是见到,一名少女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少女身穿一套整洁的校服,乌黑发丝伴随着微风轻轻浮动,素白皮肤在暗色校服衬托下更显晶莹剔透,那双纤细长腿,被黑色过膝袜包裹,同样吸引人的视线。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精致的俏脸上,有着两个浅浅梨涡。

    “是念汐啊。”魏东来瞧得女孩,脸上浮现出璀璨笑容,少女名为顾念汐,高三的风云人物。

    顾念汐班主任前些日子有事出差,他代过他们班一段时间的课,因此两人倒也熟悉。

    魏东来看着眼前的少女,心中暗暗称赞,如果有生之年,自己能培养出这样一名优秀星卡师,那倒真是死而无憾了。

    “魏老师今天怎么有闲情,前来竞技场观赛?”顾念汐浅浅一笑,饶有兴致地问道。

    魏东来指了指擂台,道:“这不班里两孙子非要比划比划,拉我做个见证。”

    顾念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然而当其瞧得箫星辞时,似是想到了什么,俏眉微微蹙了一下。

    魏东来笑眯眯地道:“念汐,你觉得谁能赢。”

    顾念汐明眸眨了眨,道:“场面上看,左面这位胜算比较大,右面若想赢,除非在运营上下功夫。”

    魏东来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擂台上的二人,道:“好了,别愣着了,快开始吧。”

    雷丘目光锁定了皮卡丘,看着那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模样,眼神中掠过一抹玩味。

    论起身形,皮卡丘较之雷丘,无疑就像巨人与矮子。

    牛头人看着王昭君,心思涌动,对面身材如此惊心动魄,难道是个奶妈?

    妖刀姬则是看向了山兔,玉手轻撩额前发丝,嘴角疯狂上扬。

    她们都是来自阴阳师世界的式神,但在阴阳师中,式神也是有着等级划分的,由下而上分别是:n,r,sr,ssr。

    妖刀姬是ssr级式神,而山兔则是r级式神,两者相较,高下立判。

    “小山兔,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你。”

    山兔望着妖刀姬,大大的眼睛中,有着大大的惶恐。

    怎么,会是她呀?

    麻鸭这个世界也太可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