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16.艰难的决定(上)

16.艰难的决定(上)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第二天清晨,神盾局局长弗瑞准时出现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查看了一下自己今日的工作安排,嗯,罕见的没有会议需要他参加,这就意味着弗瑞今天也许可以忙里偷闲,可以准时下班了。

    这让卤蛋头局长的心情变得非常愉悦。

    成为一名特工。

    和管理一个特工组织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前者偶尔还能出出任务,后者的绝大部分工作就是坐办公室。

    梅林偶尔还会亲自执行一些比较重要的任务,但弗瑞已经快十年没出过外勤了。

    就算在和九头蛇对抗最激烈的那段日子里,弗瑞也很依然很安稳的坐在办公室中。

    他必须那么做,他必须待在这栋楼里,做个吉祥物,稳定人心。

    如果某一天,连神盾局的局长都要亲自拔枪上阵了,那就说明,这个组织也是真的快要完了。

    十几分钟之后,无情的签名机器尼克弗瑞,终于处理完了一堆需要签字的文件。

    他左右看了看,偷偷从身后的文件柜里取出一个便携的电子秤,放在地上,然后脱掉鞋子,站在上面。

    很快,一个让弗瑞猛皱眉头的数字就出现在了电子秤上。

    “唉,又胖了呀。”

    弗瑞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他有些忧伤的将秤藏好,然后活动着腰肢,走到了办公室的窗户边。

    他看着镜子里反射出的那张冷漠而又严肃的脸。

    那种已经固化的表情,就好像是整个世界都欠那张脸钱一样。

    弗瑞伸出手,捏了捏自己的脸,然后朝着玻璃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神盾局的局长,向来稳重的尼克弗瑞,偶尔也会有脱线的时候,当然,绝大部分特工是看不到自己局长搞怪的样子的。

    “砰、砰”

    敲门声在办公室里响起,弗瑞急忙调整了一下表情,又回到了原本那种冷漠的状态。

    他轻咳了一声,背着手,说:

    “进来。”

    下一刻,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拄着手杖的亚历山大皮尔斯颤颤巍巍的走入了弗瑞的办公室里。

    “皮尔斯?”

    弗瑞诧异的回头看着这老上司,他说:

    “你怎么会来我这里?”

    “我顺路过来看看。”

    皮尔斯笑呵呵的坐在沙上。

    世界安全理事会的理事长已经很苍老了,和十几年前相比,现在的皮尔斯似乎真的已经变得老态龙钟。

    他额头上出现了皱纹,原本灰白的头也变得全白,变得稀疏,总是挺得笔直的腰也弯了下来。

    就连脸上的表情,也变成了那种老头子应有的慈祥与和蔼。

    惟独那双眼睛,似乎还和曾经一样明亮,一样锐利。

    “梅林不在吗?”

    皮尔斯双手拄着手杖,坐在沙上,看着弗瑞亲自为他煮咖啡,这老头问到:

    “我刚去了他的办公室,他今天休假了?”

    “那倒不是。”

    弗瑞回答说:

    “他去办一件挺重要的‘公事’,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哦,这样啊。”

    皮尔斯点了点头,他说:

    “这样挺好的,他还是和我记忆中一样有责任感,从不会拒绝那些自己应该肩负起的职责,嗯,我总算是没看错他。”

    “你每次过来都会和我说这些话。”

    弗瑞端着两杯咖啡走到桌子边,将一杯咖啡放在皮尔斯眼前,自己坐在另一侧的沙上,他对自己的老朋友说:

    “我之前一度很怀疑,梅林是不是你的私生子这都十几年了,我从来没从你这里听到过对他有任何的失望。”

    “因为他从来都不让我们失望啊。”

    皮尔斯笑呵呵的说:

    “从我认识他开始,到现在,他没有办砸过任何一件事情,不管多么困难,他还帮你肃清了躲在神盾局里的九头蛇分子。”

    “那些该死的混蛋们躲在我们的影子里几十年,到头来却被一个年轻人揭穿了。”

    “我也没说他不好啊。”

    弗瑞摊开双手,他说:

    “梅林可一直是我最得力的助手呢。”

    “所以,让他当局长怎么样?”

    皮尔斯突然说:

    “让梅林接替你的位置,真正开始统帅神盾局”

    “一个更年轻的领,也许能让神盾局焕出更大的活力,在世界安全事务领域,承担更多的责任”

    “他替我去瑞士开会,我的那些老朋友对梅林的评价都很不错,大家都很欣赏这个行动多过语言的年轻人。”

    “年轻人?他都快4o了”

    弗瑞倒是没有被皮尔斯这突如其来的话题弄得不知所措。

    他端起咖啡,对皮尔斯说:

    “再说了,让梅林接替局长倒也不是不行,他已经在副局长的职位上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但我呢?皮尔斯,你打算让我就这么退休吗?”

    “当然不!”

    皮尔斯就像是个老顽童一样,对弗瑞眨了眨眼睛,他说:

    “我打算推荐你进入世界安全理事会”

    “就和我当年被卡特女士推荐上去一样。你要重走一遍我的路,也许以后你和梅林的关系,就像是我现在和你的关系一样。”

    “这”

    弗瑞有些犹豫,他倒是不太抗拒进入政界,他当了一辈子特工,在老了的时候换个角色倒也不错。

    不过他还是有些迟疑,他说:

    “有些太突然了吧?”

    “突然?不,不突然。”

    皮尔斯抿了口咖啡,他对弗瑞说:

    “你的资历完全足够了,而且神盾局作为世界安全理事会的下属机构,本就在同一个体系里,升迁到理事会内部也是正常的流程,没人会反对。”

    “也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担任神盾局和体系内其他机构的监管者。”

    老头子摇晃了一下脖子,他舒了口气,又把话题转到了一种朋友之间聊天的语气里,他说:

    “你看看我,弗瑞,我已经老了,我现在走路都要拄拐杖,一晚上睡不了5个小时,上个周刚扭了腰,昨天开会的时候居然还睡着了,我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也许再过几年,我就要死了”

    皮尔斯坦然的对弗瑞说:

    “我总得趁着还有时间,安排一下后事吧。”

    “你手里有sss血清。”

    弗瑞说:

    “是你自己不愿意用”

    “那东西有后遗症的,弗瑞。”

    皮尔斯劝说道:

    “它总有一天会让你变得老年痴呆,我可不想以一个老糊涂的身份死掉,我劝你也别用那玩意了”

    “生老病死,这是自然的规律,是自然的秩序,我们应该遵守它,维护它,而不是打破它。”

    “秩序好吧,秩序已经是你的信仰了,我就不和你吵这个了。”

    弗瑞摩挲着下巴,他说:

    “但这件事,我要考虑一段时间,我不能立刻给你答复。”

    “皮尔斯,就算我愿意服从你的安排,和梅林之间交接工作,神盾局的局长完成权力的交替,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所以你们要尽快啊。”

    皮尔斯站起身,他摇晃了一下腰,他对弗瑞说:

    “趁我还能帮你们做一些事的时候,抓紧时间完成它。好了,我这就要走了,你继续忙吧。”

    “嗯。”

    弗瑞起身要送一送皮尔斯,但就在办公室门打开的时候,弗瑞的助理希尔特工刚好抱着一沓文件走向局长办公室。

    皮尔斯在擦身而过的时候,看到了那文件封皮上的名字。

    安拉布雷,保护伞

    这几个关键字让皮尔斯的眼睛猛地眯了起来。

    这老头子突然伸手拍了拍额头,就像是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回头对弗瑞说:

    “啊,真是老了还有件事情,我要和你说一说,不会打扰你工作吧?”

    “不,不会。”

    弗瑞并没有觉察到什么,他和皮尔斯返回了办公室,希尔特工将那些文件放在局长的办公桌上,就转身离开了。

    办公室又剩下了两个老头。

    “前几天,中央公园的事情,那个失控的怪物”

    皮尔斯坐在沙上,他看着弗瑞拿起文件,他说:

    “那件事的调查结果怎么样了?”

    “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了?”

    弗瑞一边看着和保护伞公司相关的文件,他一边随口问道:

    “我以为你会关心一些更高层面的事情。”

    “我也不想的,弗瑞,我是个老头子,我的精力有限,但总有些事情你避不开的。”

    皮尔斯叹了口气,他说:

    “天眼会在那次行动里损伤惨重,他们有个突击队近乎全军覆没,你知道那个组织是直接听命于白宫的。”

    “因此一些老朋友把官司打到了我这里,他们说有神盾局的作战单位阻碍突击队的行动,导致精锐的士兵损伤严重”

    “我个人是不相信这话的,但我还是得了解一下情况。”

    “哼!他们还有脸提这件事!”

    弗瑞的表情变得冷漠起来,他对皮尔斯说:

    “确实有我们的特工阻止了天眼会突击队的行动,但起因是因为那些家伙草菅人命!”

    “我们对那件事的调查已经结束了”

    “有过15个目击者亲眼看到了天眼会的突击队朝无辜者开枪的全过程,我知道天眼会那边的突击队人员很杂,但恕我直言,他们真的死有余辜。”

    “我们的特工在那危急时刻最少救了27名无辜者他才是真正的英雄!”

    “哦?这样吗?”

    皮尔斯根本不在乎这件事的真相,说起这件事只是引出话头而已,他顺势又问到:

    “那这件事的真相是怎么回事?”

    “我听说,是阿布斯泰戈的那些余孽又在研什么见鬼的非法生物项目?这些混蛋怎么就是不安分”

    “弗瑞,你们得花些功夫在这一方面,别让那些野心家有挥的机会。”

    “我们一直在努力,皮尔斯。”

    弗瑞无奈的说:

    “我们这些年阻止的非法生物实验的项目很多很多,但被利润或者是野心驱使的人一直都存在。”

    “生物强化项目从美国队长诞生到现在,一直都是非常热门的风口,屡禁不绝是正常的。”

    “更何况,这件事还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皮尔斯。”

    弗瑞说:

    “你得到的消息是假的,这件事不是阿布斯泰戈的人做的。”

    “嗯?”

    皮尔斯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他说:

    “不是他们?那又是谁?”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皮尔斯。”

    弗瑞露出了一个歉意的表情,他对皮尔斯说:

    “在事情没有结论之前,我不能随口乱说,但如果你确实关心这件事,那么在结束之后,我会把一份调查报告交给你的。”

    “呃,没关系,没关系。”

    皮尔斯急忙挥了挥手,他笑着说:

    “是我唐突了,瞧瞧我,我曾经也是个特工啊,结果现在,我自己都忘记了保密条例”

    “这些事我不该问的。”

    老头子站起身,对弗瑞说:

    “既然事情的真相已经查清楚了,那我就先走了,你继续忙吧,别忘了把那些草菅人命的混蛋的调查记录一份给白宫那边。”

    “堵上他们的嘴,也别让他们再来烦我这个老头子了。”

    “哦,对了,关于‘洞察计划’,我又有了个新的想法,也许可以弥补它”

    “皮尔斯”

    弗瑞站起身,将皮尔斯送到办公室门口,他有些无奈的打断了老头子的话,他对自己的老上司说:

    “我们已经聊过这个话题很多次了,我知道你很欣赏洞察计划的思路与效果,你一直想要推进它,但我和梅林都认为这个计划有所欠缺。”

    “我们有很多种更好的方式来保护秩序,洞察计划那种具有严重缺陷的就算了吧。”

    “嗯。”

    皮尔斯沉默的点了点头,他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表情遗憾的说:

    “唉,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