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 第1027章 见贵人
    而夫人竟然就这么同意了?

    “娘,娘,我姐回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两个面黄肌瘦的孩子,冲着里面大喊了起来,一人一边的也拉着大香的手。

    “大妮?”

    从里面走出一个中年妇人,明明年岁不大,却如一个老妇人一般,头发也都是花白了一半,脸上也是又干又土的,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是常年劳作时,才是有的老态。

    “娘……”大香跑了过去,也是抱住了大香娘。

    大香娘捂住自己的嘴,只是哭,却是说不出话来。

    她也是听说了,她家的大香有出息了,跟了一个好主子,而现在主子也是买下的村口那边最大的宅子,都是搬了过来,而她也是不敢去见女儿,就怕给女儿惹事。

    现在总算是见到了,她这紧了一年多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娘,”大香握紧了大香娘的手,“咱家怎么住在这里了?”若不是隔壁的四婶告负她,她就连自己的家都是找不到。

    而大香娘只是哭,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就将家中的事说给大香听。

    原来大香被卖了之后,那些银子都是被大香奶拿了,还将大香一家子赶到这里,就连粮食也是不给,让他们自生自灭。

    大香娘虽然没有听多少,可是大香却是比什么都是明白。

    等到她回去了之后,哭着将此事告诉给了三喜。

    “岂有此理!”

    三喜一听大香说完,气的自己的脸都是红了起来。

    “这世上哪有这样无耻之人。”

    “这卖你的银子不给你爹娘,还要将你爹娘赶出来。”

    大香苦笑,还真的便有这样当爹娘的,她不是遇到了,他们家不就是如此的。

    “三喜姐,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发月银啊?”

    大香回来就哭,也不知道要怎么好,家中现在没米没食的,眼看着爹娘与弟弟妹妹都是要饿死了。

    “你先别急。”三喜安慰着她,我先去找夫人。”

    “三喜姐……”

    大香这话没有说完,三喜又是跑开了,而三喜的性子向来都是说风便是雨的,这说走便说,说留便留。

    沈清辞现在正在自己的新香室之内,做起了香料,在京中左右皆不顺的她,这一到了此地,到是心情好了很多,也是调出了好几味的新香。

    她一边做着香料,一边也是听着三喜欢着大香家的事情,听在耳中,也是思在心中,当然手中的动作仍是未停过。

    “夫人,你说他们是不是很可恶?”

    “恩,是可恶。”沈清辞完全同意三喜所说的这些。

    “夫人,我们就放任着这事情不管吗?”

    三喜还是义愤填膺之色,不管如何,她一定要帮大香一把才行。

    “这世上你能管的事太少。”

    沈清辞也只是实话实说,世间不平之事,不是那般容易管,如今听着气愤,也只是因为大香,不要说大香一家,这村上大多人家都是如此,不过就是大香家比别人惨了一些而已。

    “可是我们遇到了啊。”

    三喜感觉这不平之事,她定要管管的,否则,她这良心会痛的啊。

    沈清辞放下手中的香料,而后她将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之上,到是感觉不到他们在成长,就是两个开始在她的肚子里面打架了。

    “夫人。”

    三喜见沈清辞半日都是未有话,只能小心的再是喊了一次。

    “你将他们带来吧。”

    沈清辞其实对于这些事情,并不是太过放在心上,只是她必竟是遇到了,而且是自己身边的之人,她对于自己的人,向来也不会太过吝啬。

    说来,其实她也是自私之人,若想让人为你卖命,你必也是要有恩于他们才成,不不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的,人心隔了肚皮,总归的有些几分的心思,是别人所不知的。

    若是可以放一次恩给大香,到也不算是什么?

    再说,她怎么感觉好像这日子,过的确实是有些乏味,得是加上一些调料才成。

    三喜一听自然是喜出望外,连忙的便是跑出去找大香去了。

    “你说夫人要见我爹娘?”

    大香都是有些受宠若惊了。

    “是啊。”三喜连忙推着大香,你快些去,趁着现在的夫人还是醒着,夫人现在的身怀有孕,心也是软的紧。

    若是沈清辞在,她定要问上一句,她的心什么时候又是硬过的,在对着她们这些小丫环时,何时打过他们,骂过他们,还要她们命的。

    她自是重活一世之后,就一直都是念着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句话,不管身份如何,在人命面前,其实都是相同,命,一人只有一次,绝无第二次路可走。

    而大香连忙也是跑了出去,便去找了自己的家人。

    只是大香的爹娘都是老实的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阵势,两人都是怕的连话都是说不出来。

    大香的爹娘换上自己的最好的衣服,平日里也都是存着的,根本就舍不管穿,也只有在逢年过节之时,走了亲戚,才有机会穿上一下。

    其实说来是好衣服,也只是没有打补丁,却也都是洗的发了白,胜在洗的干净,就连两个孩子也都是收拾过了,虽然两孩子很瘦,不过还是长的很可爱。

    可是大香娘就是害怕啊,这一路上走着,都是感觉自己的腿抖的十分厉害,若不是大香爹拉着她,还不知道她一路跪了几次。

    “夫人,我爹娘来了。”

    大香走了过来,也是向着沈清辞行礼道。

    沈清辞此时正在抱着年年玩着,看似心情不差,唇角也是留下了一缕浅浅的笑痕。

    “进来吧。”她淡声的说道,人并未露面,只是坐在一层的纱帘之后,除了可以听到她的声音之外,最多的可以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形,也是因此,才是让大香不由的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不见还好,若真是见了,她都是怕爹娘要爬着出去了。

    他们这位夫人,虽然不是太爱说话,可是这一身的通体气派,却也都是他们这些平民最是怕的。

    大香娘在进来之时,腿又是不由的抖了一下,还好大香爹扶了她一把。

    “夫人……”

    “夫……”

    两人都是结巴着,头也是不敢抬,当然也是不知道这要行什么礼,是要跪着吗?就当两人要跪之时,一边三喜却忙是阻止道。

    “你们站在此地说话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