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异想天开录 > 丛林巨蟒(3)
    常青藤缠缠绕绕着木栅栏,盈盈烛光透过窗户温柔的笼罩着花圃里的月季。

    饭菜的香气已经悄悄从屋子里溜了出来,调皮的窜进克罗的鼻子里。

    克罗笑了,冷峻的眉眼柔和了许多。他拢了拢怀里的花,抬手敲了敲门。

    “芒,我回来了。”

    “吱嘎……”门开了。

    明亮的烛光迫不及待的从屋子里冲出来,nV孩绾着麻花辫一身碎花布裙站在门口,JiNg致小脸蛋笑魇如花,一双浅碧sE的眸子里全是亮晶晶的仰慕。

    这双眼睛真漂亮,像宝石。

    克罗将角鹿卸下,伸手揽住nV孩,俯身亲吻nV孩的眼睛。

    nV孩笑着推他,清甜的嗓音带着娇憨:“先去洗手,我们的晚饭时间到了。”

    男人假装听不懂,他赖在nV孩身上,下巴抵在nV孩的肩膀上,说:“吃晚饭?”

    顿了顿,微微侧头,薄唇啄着nV孩小巧的耳朵,滚烫的呼x1引的nV孩耳尖泛红,他笑意沉哑:“可以先吃你吗,嗯?”

    nV孩闻言,白皙的脖子r0U眼可见的粉红一片,小声羞赧,道:“别闹了……”

    克罗低低笑了两声,如此美味的小甜点应该在吃完饭后洗完澡后慢慢享用,刚刚他只是想逗一逗这个可Ai的小姑娘。

    不过。

    提前品尝一小口,也是可以的。

    他只手捏住nV孩JiNg致的下巴,力道轻柔的破开nV孩的贝齿,温柔吮x1着nV孩口中的香蜜,g着nV孩的小舌尖一起打转儿,唇齿交缠,滋滋水声使得微凉的空气有了些温馨的缱绻……

    ——————————

    夜深了。

    秋天的月光似水似绸,清清冷冷的撒落在部落东边的祭坛上,照的祭坛上的兽骨苍凉孤寂……

    克罗从背后拥抱住站在窗台边的nV孩,她总是这样,习惯入睡前站在这东边的窗台虔诚祷告。

    芒说她的保护神是掌管东边的神明。

    他也曾在心里悄悄感谢这位神明,感谢他在森林里守护了他美丽的姑娘,也暗自祈祷希望神明能够一直保护她。

    “结束了么?”

    “嗯。”

    ……

    克罗闻言,轻柔的在nV孩的发顶落下一吻。他站在nV孩身后,双手流连在nV孩的衣领处,骨节分明的手指动作极缓的、sE情的……将衣衫褪去。

    细密火热的吻随之吻落在nV孩光滑白皙的肩头。

    衣衫半敞,修长的脖颈下是JiNg致的锁骨以及半只暴露在空气中的白软圆润香r。

    克罗一只手握住那圆润的娇r儿,粗砺的指腹揪着那小小的发y的r粒,暧昧的旋转,另一只手缓缓往下,手指寻着缝儿饶过丛林去采撷花朵。

    “宝贝,你Sh了。”

    手指g起一丝清透粘腻的花蜜,克罗放置鼻尖轻嗅,微臊的腥味,又有点幽幽的nV儿香。

    nV孩细细喘着,气息凌乱。

    她转身g住男人的脖颈往下,水盈盈的眸子对着男人沉yu的眼,雪白的脸颊酡红似酒晕…红唇若有若无的贴着男人的嘴角,小舌头露出一点尖儿T1aN了T1aN男人唇边新冒出来的胡茬,带着品尝甜点的小孩似的天真,可浑身的气息却如同掌管yUwaNg的腾蛇蛊惑而不自知。

    “好闻么,克罗?”

    男人的喉结滚动。

    森林部落里的情Ai从来随便的如同喝水吃饭,大自然的儿nV从来不会压抑自己的最原始的yUwaNg,他们热烈直接,用最单纯最快乐的方式抒发喜Ai。

    克罗猛地用左手拽住nV孩的一条腿,将其盘在腰间,他对着nV孩笑了笑,墨黑的眸子是温柔也是放肆,像一个孩童对心Ai的玩具。

    “好闻。”克罗说。

    右手掐着nV孩的T往自己下腹压去,炙热的巨兽隔着衣物瞬间抵住柔软的hUaxIN。X器相贴,sU麻的快感隐隐升起。成年男人的坚y与少nV特有的柔软,不一样的生理结构,却同样炙热,向着彼此散发浓浓的荷尔蒙和渴望。

    男人哑着声:

    “但我更想要尝尝它的味道。“

    nV孩并未言语,双手柔柔的环住男人宽阔的肩膀,那里肌r0U蓬B0紧弹。她无声的抚m0着,顺着肩膀m0到臂窝,黑粗浓密的腋毛让男人更加X感,就像长在他大yjIng周围的耻毛一样野X。

    克罗低低的喘着,他没有阻止nV孩的动作,只是细细的轻吻nV孩细腻的肌肤,用鼓胀的X器缓缓的磨蹭她,也不清楚是他的前JiNg还是nV孩的ysHUi,两人X器厮磨处渐渐Sh润,越来越清晰的轮廓让两人更加契合。

    nV孩的手来到了侧腰,紧实遒劲的腰腹让nV孩流连忘返,她轻轻点着y邦邦的腹肌,手指划过肌r0U流畅完美的线条,天真柔媚的煽风点火……

    直到。

    那作乱的小手被男人一掌握住。大手拽着小手更往下了点,被浸Sh的衣物g勒出男人巨大炙热的yu根,nV孩小手覆在上面,不轻不重的r0u着,笑的像是森林里的小妖JiNg,g引来去的莽撞猎物:

    “它看起来饿极了。”

    “……需要我喂饱它吗?”

    ……

    nV孩的手柔若无骨力度适中,如同温软泉眼处的清流,温柔亲吻着他的rguN。这是早年他独自用手发泄的时候T会不到的快感。克罗胯部微挺,好让自己在nV孩的手里更加舒服。

    —————未完待续—————

    提问:这算r0U嘛????

    r0U渣应该算得上吧。你们康康我,好久没写了,写这一点写了两天嘤嘤嘤…也许明天就能吃上大排骨了哦。

    ●●你们看这个黑球圆不圆,它像不像你们手里的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