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异想天开录 > C播——哥哥弟弟【迷你短篇bl】

C播——哥哥弟弟【迷你短篇bl】

    “哥哥,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安琣握着剪刀轻声道,血从他指缝里流出,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似的,俊美的脸上面上带着病态的温柔,一步一步的走向蜷在墙角的漂亮青年。

    安衍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浑身都开始细细的颤抖,脸sE越来越苍白,碎发被汗浸Sh一缕一缕拢在额前。

    他喉间发出细弱的吼声如同b到绝境无法挣扎的困兽发出的最后警告。纤细白皙的脚踝上的银链在日光灯下熠熠生辉。

    少年缓缓在青年面前蹲下,他扔掉手中的剪刀,任由鲜血涌流不止。

    伸手,一道血r0U模糊的伤口摊开在青年眼前,安琣漆黑的眸子里带着委屈的意味,他用另一只手轻轻抓住青年的衣角摆了摆,说:“哥哥,我受伤了。”

    青年抖的更加厉害,脚踝上的银链也随之摆动,发出金属悉悉索索的声音。

    他将目光移开,仿佛不愿意看到眼前的少年。

    安琣顿了顿,没有被安衍的冷漠刺痛似的,继续说:“哥哥,我好痛。”

    青年依旧无动于衷,少年静静看了会自己血r0U模糊的手,又看了看他哥哥面上的冷淡。

    忽然轻笑,笑容中带着点神经质:“被剪刀划破真的很痛呢,可是哥哥竟然想要用它来伤害自己。”

    受伤的手抚上安衍苍白的脸,如同白玫瑰被殷红的血染成红玫瑰,诡谲迷离。

    “你是我的。”手指滑过青年的漂亮眉骨,英挺的鼻梁,最终落在被抿的发白的唇上,他说:“你身上的每一处地方都是我的,我不准你受伤。”

    少年温柔华丽的嗓音如同情人间亲昵的呢喃,他受伤的手却强y冷酷的扣住了青年的下巴,让他转过来与他对视。

    两人的视线交织。

    安琣的眼眸里全是狂热放肆的痴迷和极力压抑的浓郁怒火,说出来话语里依旧带着小心翼翼的诱哄,那么温柔:“哥哥乖,告诉我……是谁给你带来了剪刀?”

    青年一声不吭。

    空气里全是浓郁的血腥味,安衍浓密的睫毛颤了颤,心中尽是酸涩痛苦。

    许久,他终究不忍。

    刚想让安琣去处理自己的伤口,嘴还没张开,少年强势猛烈的吻便不顾一切的落了下来,将柔软关切的话语吞没。

    安衍拒绝的挣扎,可越挣扎,少年就拥的越紧,吻的更深。

    他的脑袋晕乎乎的,感觉有些缺氧。

    长期喝药的副作用就是JiNg神上的乏力。他从前野蛮生长活的好好的,如今被JiNg心圈养反而变得脆弱了起来。

    他被抱了起来,少年的身高早就超过了他,能够将他完全纳入怀中。

    身上的衣物不知何时被褪去,少年动作轻柔的将青年放置到柔软的床上,四肢被栓上了银铐。

    “小琣,不要。”江遥痛苦的闭着眼,他如今像是任人宰割的鱼r0U,卑微的求饶:“我是你哥哥。”

    少年受伤的手血Ye已经凝固,有些粗糙的掌心在青年细腻白皙的肌肤上游走,他听到安衍的话,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

    “你是我哥哥,我永远最Ai的哥哥。”

    他伸手握住哥哥的半B0的yjIng,像是个单纯的孩子一样笑了:“哥哥呀,为什么不要呢?”手指动作不停,他笑着问:

    “难道不够舒服么?”

    青年苍白漂亮的脸上开始泛起了cHa0红,嫣红的唇悄悄泄出不稳的喘息,可他依旧固执又带着难以启齿的羞耻似的:

    ”…我们……都是男人。”

    话音刚落,安衍猛地僵住。

    他不可置信的往身下看去,只见那个俊美病娇的少年面sE虔诚的跪在他身下,张口hAnzHU了他的X器,Sh热滑腻的口腔瞬间包裹住他的yUwaNg,少年灵活的舌头不停的挑逗着他最敏感的地方。

    “……你,你在…g什么……”

    他一时分不清震惊和愤怒,或许是透顶的快感,他的声音都颤抖了。

    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他妄想摆动身子逃脱,却被少年SiSi掐住了双腿。

    无法挣脱。

    他开始流泪。压抑的呜咽和暧昧的水渍声在狭窄封闭的屋子里是那么明显。

    他多久没有哭泣了,他忘了。

    可能连他们的母亲都记不清了。

    他以为他早已摆脱了这弱者的标志,却不曾想如今咸Sh的生理原水完全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

    眼前的一切都变得分外模糊,他如同被暴风雨支配的小船,残破飘摇,被翻涌的大海一步一步推到最高点。

    在最后一刻,他看见了最绚烂的烟花盛宴,他听见了耳边狠戾的声音破空传来:

    “谁也不能伤害我的哥哥,包括安衍。”

    似乎又带着不被察觉的哽咽:

    “我只Ai哥哥一个人,永远。”

    ————————结束—————————

    安衍,安琣是亲兄弟。安衍是哥哥,安琣是弟弟。

    嘿嘿,忽然脑洞一开手痒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