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的小说 > 第一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utf8"src":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1uaNlUnAi1完整

    警语:父子1uaNlUn、恋童

    1uaNlUnAi1by饭饭粥粥

    许大个有两个儿子,可村里的人一提起他两个儿子,都不禁要帮他叹口气。

    许大个的大儿子叫许小兵,今年也十三了,在这个果园收获的旺季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听说打小得了什麽贫血病,没几个月就得到城里的大医院打什麽造血针,也不知能不能活到成年。

    许大个的小儿子叫许小军,他倒是个健康活泼的孩子,但全村都知道,他不是许大个的亲生子。因为许小兵的病要花钱,许大个的老婆为了补贴医药费,在许小兵没几岁时就出外打工了,头几年还偶尔会在过年时回来,後来就几乎没再出现,就在大家以为许大个的老婆不会再回来时,她竟然抱了个婴儿回到村里,没过几天又消失不见了。

    谁都知道许大个为了顾果园与他的大儿子没有离开过,他老婆又好几年没回村里,这孩子是怎麽来的,不用想也知道,许大个被戴绿帽了。

    就这麽一个小小的村落,三姑六婆在农閒时聊的不外乎张三家媳妇、李四家长孙、然後就是许大个家的两个儿子,说著说著就为许大个叹口气。

    但其实流言蜚语,说来说去也都是别人家的事,不是当事人说再多也没用,就如同老话一句: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当事人的许大个,现在正在果园忙活著,虽然他的果园不算大,可是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打理,忙季时许大个忙得跟陀螺一样,采收选别清洁包装出货没一个能漏下,经常打天还没亮就得出门,晚上忙到八、九点才能回家。

    一般作农的,忙季都是全家出动,老婆孩子一个不漏都是劳动力,可许大个没老婆,两个儿子一个病著一个还小,真要叫许大个叫两个孩子来帮忙,他也舍不得。

    说起来许大个这个人,和村里大多数的村民一样,都是老实人,看天吃饭的他们有著逆来顺受的本。生到带病的儿子,他认了;老婆跑了,他认了;就连老婆带回来的那个不是他的孩子,他也没多说什麽,就当家里多一张嘴吃饭,养下来了。

    不然怎麽办呢难不成要冲去城里砍Si老婆掐Si一出生就有病的许小兵再把那个不知打哪来的野种许小军丢去河里顺水流吗

    别人会怎麽做,许大个不知道,但至少他是g不出来的,所以他只好认了。

    日子总是得过下去,你要怨天尤人的过也是过,你要高高兴兴的过也是过,就算没念过什麽书,许大个还是挺看得透个中道理的。

    而且,对於他这两个儿子,许大个倒是还挺满意的。

    这不远远的一个小个头正直冲而来,还跑得飞快,还扯著嗓子大喊:「爸爸」

    光著脚跑过来的,是今年满五岁的许小军,许大个的小儿子。

    从旁边一看,不知道的人还会吓一跳,明明是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却长得异常相像,同样的浓眉同样的大眼,也同样都晒得一身小麦sE的皮肤,再加上两个人都理了个大平头,你要说不是亲父子,别人还会说你想太多。

    别人不知道,许大个自己又怎麽会不知道,这小儿子真的不是他的亲儿子,他老婆那时两年没回来了,一回来抱著三个月大的许小军,又不是挪吒转世,也不是许大个连听都没听过的冷冻子,这许小军再怎麽也不是他的种。

    可是养狗五年也会有感情,更别提养的是长得和自己有七分像的男娃,做父亲的怎麽会不疼他,许大个连忙放下手上的竹篓,蹲下身把飞扑过来的许小军抱起来:「你又不穿鞋我回去跟你哥说,让你被你哥打PGU」

    「不要不要不要说」许小军傻乎乎的想办法要护住他的小PGU:「爸爸不要说,哥哥不知道的。」傻娃娃还不知道他一步一个黑脚印,回到家就算他爸不讲,他哥又怎麽可能看不出来。

    从小儿子背著的背包里取出便当,这是大儿子许小兵放学後现做出来的,拿在手心还热腾腾的,许大个问:「你们吃了没」

    许小军摇头又点头,说:「我吃了,哥哥还没吃。」说完眼巴巴的看著许大个手上的便当盒,许大个当然知道小儿子在想什麽,不罗嗦的坐到树荫下,手也没洗的就打开便当盖,随著扑鼻香气出现的,是有菜有的丰盛料理。

    「爸爸」许小军忍不住了,扯著许大个的手臂就要求了:「爸爸啊啊」这小家伙明明才吃饱,但看见白花花的猪又馋了起来,啊啊啊的张著一张嘴,就像雏鸟在催促双亲喂食一样。

    「吃吧,别让你哥知道。」许大个用筷子从青菜炒丝中夹了好几块猪出来,一口一口塞在许小军的嘴里,直到小家伙的嘴巴满满丝再也张不开才做罢。

    这下子许小军总算满足了,塞著满嘴的一边嚼一边往回走,都快走得看不到了,才又想起什麽,吞下,回头朝许大个大喊:「爸爸哥哥说晚上他帮你捏脚啊」

    远远的,他看见爸爸似乎顿了一下,也不知是不是没听清楚,就在许小军想喊第二次时,才听见许大个大叫回应:「知道了」

    许小军完成了送饭和传话的任务,这才头也不回的跑了,留下一个越来越远的小背影给许大个。

    许大个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坐了下来,迅速的扒起饭来,吃完连休息都没有,直接扛起竹篓采收,浑身充满g劲的动作起来了。

    另一头,许小兵忙完家事,才正要坐到餐桌吃饭,眼角瞄到餐桌下的一双小鞋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小军又没穿鞋了」微皱的眉头下,是一张很秀气的脸,像到母亲的细眉和瓜子脸,像到父亲的大眼与双眼皮,十三岁的许小兵在学校中是公认的好看,只可惜他病态的白sE皮肤扣了分。

    一白遮三丑,但那是指健康的白皙,许小兵的病让他天生就是这麽一副惨白的模样,那种白是让人一看就想问: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的那种。

    事实在许小兵也真的是需要常常休息,他的造血能力有问题,出生一个月就因为呼x1喘不过气送诊所,最後转到大医院才知道是所谓的地中海贫血,这种病可大可小,小的顶多是站久了会晕眩,大的活不过五岁就夭折。

    许小兵的病不算大,能活到十三岁的现在,他肯定不是重症患者,只是他日子也不好过,他不能跑不能跳,除了因为心脏负荷不了,他的骨头因为长期缺氧而显得脆弱,也许一次的跌倒就会造成骨折;他的身高是全班男生最矮的,因为脏器得不到充份的血补给而生长缓慢,让他有些生长停滞的现象。

    可就算这样许小兵还是很满足了,不能跑跳就用走的,长得矮踩在凳子上也能拿到高的东西。他每两个月得进镇上的综合医院打造血针,餐餐都吃大量波菜和猪肝,就是为了要让自己能够健康一点,少让爸爸担心。

    想到爸爸,许小兵微皱的眉头松了开来,许大个是他和弟弟的天,撑起这个家的梁柱,许小兵知道没有爸爸就没有自己,这不只是血缘关系,他的爸爸不是善於言语表达的人,但是他工作的背影沉默的叙述一切,因为爸爸默默的付出,许小兵才能活到现在,许小军才能有一个家。

    曾经许小兵还小,因为身T的不舒服他哭闹著,小小的他虽然知道妈妈明明不在家,还是无理取闹的哭著和爸爸要妈妈,那个晚上他闹了多久,爸爸就哄了他多久,等到隔天早上,许小兵累了,趴在床上睡著了,等他睡了一天起来,他发现爸爸不在家,采收忙季的那个时节,爸爸完全没有休息,在哄了他整晚後连眼睛都没有眯一下就去上工,还得在中午赶回家煮饭给许小兵吃,生怕饿到他。

    那时小小的许小兵看到,爸爸满眼的血丝,眼睛下面还有黑黑的眼圈,可是爸爸还是笑得很温柔,说,小兵饿了没爸爸马上弄吃的给你。

    也许就是从那之後,许小兵长大了,他不再闹著要找妈妈,也学习著怎麽做家事帮忙爸爸,然後,许小军来到这个家,变成哥哥的许小兵更加懂事,他知道自己帮不了果园的工作,但他可以帮爸爸打理家中大小事,也可以照顾好弟弟,让爸爸能安心的在外打拼。

    随著长大,许小兵能做的事越来越多,从原本只能帮忙收衣服,到後来也会洗衣服,从原本顶多帮忙洗菜,到後来可以拿著大铲子炒菜

    极乐鸟sodu

    。许小兵知道自己不是真的没有用,也许他是病人,但并不是废人。他在身T能容忍的范围内整理家务、包办三餐,也会帮爸爸做文书工作,诸如写好备用的快递单、确认果商报价和收据的价格是否一致等等,这类许大个不善长的小细节,许小兵都会细心的注意到。

    不只如此,许小兵最近也开始照顾爸爸的身T,他知道夏天要煮什麽菜来开胃,知道冬天要准备姜茶让爸爸带去暖身,还有才开始的捏脚按摩。

    想到按摩,许小兵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大钟,现在是下午四点,爸爸大概会在八点半回来,看起来时间好像很多,但许小兵要做的事太多了,他要在天黑前写功课、念书、洗衣晒衣、打扫家里,晚一点还得和许小军一起洗澡,然後在爸爸回家之前煮好宵夜,才能让爸爸一回家就能开动。

    想到这些,许小兵加快了吃饭的动作,要当爸爸的好儿子,他可是很忙的。

    这晚八点刚过,许大个就赶回来了,就忙季来说算是早回家,当然这并不代表他有偷懒,他只是动作b较快了点,做完今天预定的工作赶回家罢了。

    「爸爸」先发现许大个的是坐在客厅看卡通的许小军,前哨军的他一看到爸爸回家,马上对著厨房大喊:「哥哥爸爸回来了」

    这时在厨房忙碌的许小军探出头来,说:「爸爸,你先洗澡吧,我马上好了。」

    许大个点点头,也没拿换洗衣服就去了浴室,後头许小兵只好交待许小军帮他拿内衣内K过去,而他自己则加快速度,把爸爸专用的宵夜给做好,最後再加上一杯冰啤酒,全部端上桌後他才忙完今晚的工作。

    啊,不对,今天说好了要帮爸爸按摩,许小兵想到後,又赶进去厨房拧了毛巾擦脸擦手,虽然他已经洗过澡不至於有汗臭,但是在厨房忙东忙西,难免又弄了油烟在身上,他可不想等一下把油烟弄到洗好澡的爸爸身上。

    「啊」许小军回到客厅,看到桌上的翅,又想爬上椅子上了。

    「不行,这是爸爸的。」许小兵一个箭步冲上前把小贪吃鬼给拉住,也不是饿到他,但这小家伙就是无不欢,相对的很不Ai吃蔬菜,偏食的让许小兵头痛。

    可是另一个让许小兵头痛的,也就是他们的爸爸许大个走出浴室就说:「没关系,小军来,一起吃。」许小兵想,许小军的偏食肯定就是被他们爸爸给宠出来的

    许小军才不管那麽多呢,听到爸爸说可以,他马上爬上椅子,抓起一只卤翅就啃了起来,一点也不客气。

    许大个也坐到桌前,劳动了一整天,虽然四点才吃了便当,但现在也真的是饿了,碗公大的白饭配著桌上多数是下饭用的酱油卤和凉伴小菜开始大口开动,味道当然没外头店家好,但是以一个国一男孩来说,许小兵的手艺算是不错的了。

    许小军乾乾净净的解决了一只翅,一丁点丝软骨也没留在上头,接著又眼巴巴的盯著碗里的最後一块,看得许大个心都软了,又把塞进了小儿子嘴里。

    「爸」看到弟弟又抢了爸爸的宵夜,许小兵知道抗议无效但还是喊个一声,最後看许小军吞完最後一口後,赶紧赶小孩ShAnGchUaN:「小军,九点了,去刷牙睡觉。」

    许小军看桌上没了,也算是没了依恋,听话的去厨房踩在小凳子上刷了牙,张嘴给许小兵检查有刷乾净後,乖乖一个人进了兄弟俩的卧房去。

    眼看弟弟回了房间,许小兵这才喘口气,进了厨房端了一个小盘子出来。

    「这是」许大个愣了一下,在看到盘子里的卤腿时。

    「不藏起来,现在我看是在小军肚子里吧」许小兵没好气的说,他爸爸什麽都好,就是太宠小孩。

    许大个看大儿子不高兴,哪敢说下午的便当里的也几乎都被小军吃光光,赶紧二话不说拿起腿来啃,许小兵的脸sE才好看一点。

    宵夜就在这种不知是好是坏的气氛中吃完,许大个很是心急,但也不好开口催促,就坐在餐桌前看著没啥好看的乡土剧,等著林小兵洗碗善後。

    「爸爸,你先去房间躺著吧,我等会过去帮你按摩。」厨房里许小兵的声音传来,不大的声音却掩盖住电视的音量,许大个一听马上关了电视回房间去,自己都没发现急迫的模样可称作猴急。

    躺在床上,许大个觉得他等了很久,实际上却没过十分钟,许小兵整理好厨房,又把餐桌擦了一下,这才关掉客厅的灯黑走进来。

    许大个本来就没开灯,房间里头黑漆漆的,只能勉强看见家具的外型,许小兵半半记忆的爬上许大个的床,轻声问道:「爸爸,没睡著吧」

    回应他的,是床上的黑sE大影子动了一下,许小兵知道爸爸还醒著,直接就移动到许大个的身边,一双手无声的朝许大个的腿上去。

    许大个洗完澡後只穿著内衣内K出来,许小兵一,就上许大个壮的大腿,糙的手感是男人茂盛的腿毛,从大腿中央一带开始长起,越往下越茂密,小腿那里几乎要看不见sE的黑漆一片。

    黑暗中许小兵熟门熟路的捏上毛绒绒的小腿肚,那里是满出他掌心的健子,累积了一整天的酸让它起来更加坚y,许小兵要费上好一番力气来捏软它。

    许小兵的手不大,或者该说很小,其实他整个人都偏小,十三岁的他怎麽都看不出是个已经念国一的少年,要说他只有国小四、五年级还差不多,这不只在於每个人发育早晚的问题,娘胎带出来的病注定许小兵的发育迟缓,不够充份的血红素与含氧量让所有脏器都晚熟,这也反应在他的身高上、T重上,以及他还明显带著稚气的四肢上。

    尚未cH0U高的身T还带著孩童特有的b例,手指偏短、掌心偏厚、充满感的小掌压在YIngbaNban的肌上,就像用弹力球按压一样,照理讲应该很是舒服,囤积的酸也会渐渐散去,让肌软化才对,可奇怪的是许大个的肌却一直绷紧紧的,并且随著柔软掌心的移动,还越来越紧绷。

    「爸爸,舒服吗」黑暗中,还未变声的男孩嗓音柔柔的问。

    「嗯,很舒服。」相对於男孩的柔和,黑暗中男人的声音很是紧绷,就和他的肌一样。

    勤劳的小手移动著,从小腿肚缓缓往上,软软的掌心尽职的按压著,光靠手掌力道是不够的,许小兵跪在床上,双手打直,使用肩膀到上半身的T重往下压,许大个不得不承认真的很舒服,但随著小手的移动,舒服二字也缓缓的变质著。

    从原本接近膝盖一带的大腿开始,许小兵勤劳的往上移动,多毛的腿上蹭得他柔软的掌心都有点痛了,可他没有偷懒,每一寸的肌肤都压过去,越来越接近许大个的脚处。

    然後,在柔软的掌心压到许大个的鼠蹊部时,许大个忍不住cH0U了一口气。

    「爸爸舒服吗」许小兵又问了,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许大个觉得这次小兵的声音在柔和中带了一抹黏腻。

    「嗯舒服」许大个的声音都哑了,那是忍耐著什麽的声音,就像在忍著不适、难过、痛苦,但真相当然不可能是当中的任何一种。

    许小兵的掌心在许大个的鼠蹊部缓缓移动,好几次他的指尖都探进了许大个的内KK管里,触碰到一种b腿毛更要糙的毛发。

    然後再一次的移动,当他的手掌按压到了不像肌那麽僵y的块时,许小兵放轻了力道,运用指尖、指头、掌心,更加轻柔的按著。

    手掌接触到的是不陌生的形状,同为男,许小兵当然也有一样的器官,可是cHeNrEn与孩童之间的差异之大,让人完全连想不了那该是相同的,不管是外观、触感,甚至闻起来的味道都太不一样了。

    许小兵的右手隔著内K薄薄的布料握住了长的状物,左手从K管探进去,直接捧住了毛绒绒的囊状物T,他的右手顺著子上下滑动,左手则滚动著囊袋内的小球,动作熟练又自然,这说明著他绝对不是第一次这麽做,当然也不会是只有五次十次的经验就能累积出来的熟练。

    「爸爸」男孩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舒服吗」

    这一次,许大个回答他的,不是语言,而是重的喘息声。

    黑暗中,许小兵露出没人看得见的微笑,那并不带有q1NgsE,乾净得吓人。

    待续

    tye""

    20:5创建于

    var""

    src":crojs"tye""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