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的小说 > 第二三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utf8"src":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1uaNlUnAi2by饭饭粥粥

    乡村的夜晚是平和的黑,不像都市有街灯车灯的光害,纯粹靠著月光与星光的这里,在晚上只要熄了灯,屋内都是黑暗的,不至於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但也顶多是隐约能分辨出家具形状的程度。

    乡下人睡得早,过了九点的现在几乎都已经熄灯ShAnGchUaN了,同样的,许家一样熄了灯的卧室里是黑的,隐约只看得见两个人影在床上,在这样的黑暗下当然看不出谁是谁。

    只见黑暗中,娇小的人影跪坐在床上,还有一个高大的人影则是横躺著,两人的身T贴在一起,隐约看得见跪坐的那个人的双手,正放在横躺那人的胯部,仔细看还能看到细瘦的双手似乎握著什麽上下撸著。

    这下子总算明白了,这是一间卧房,在熄灯的夜晚,在床上的两个人影是人家夫妻在办事啊

    只是这屋内的两人,真的是夫妻吗

    黑暗中看不见的脸,把这个问题默默的覆盖住了,因为看不见,所以也不再重要。

    黑暗中的妻子,也就是许小兵,默默的撸动著掌心中的ooo

    以下通篇h所以鲜网就不放了

    大至上就是

    小兵先用手帮爸爸ooo

    之後爸爸再抓著小兵做整套

    、1uaNlUnAi3完整版

    警语:1uaNlUn、恋童

    1uaNlUnAi3by饭饭粥粥

    许小兵是个好学的孩子,可是不迟到不早退的他,每个月却总有个几天会请假。

    对此学校老师并没有太多意见,大家都知道许小兵的身T不好,不会对他要求太高,加上他也从不曾把功课落下过,更是不会去为难他。

    这天也一样,当周导早上接到电话,听到是不陌生的男人声音,马上反应过来:「许爸爸,小兵要请假吗」

    呃是、是的,不、不好意思。许大兵没料到想讲的话被周导给讲了,回答都结巴了起来。

    周导知道许大兵是老实人,应该说他学生家长大多都是这样,没念过什麽书,骨子里的自卑感让他们觉得低人一等,甚至有人把学校老师当成领导般看待的都有。

    安抚了许大个几句,挂了电话後,周导就在工作日志上记下许小兵请病假一天的内容,之後也没有再深究什麽。

    其实只要这个老师多想一些,多问一些,多做一些,也许他就会发现什麽,甚而改变什麽。

    只是,他没有。

    许家,这个早上和平常有一点的不同。

    站在厨房的,不是那个矮小的身影,相对的是个高大壮硕的男人。

    飘出的饭菜香倒是挺相同的,毕竟许小兵的厨艺是许大个手把手给教出来的,调味火侯都差不多。

    做了个蕃茄炒蛋,炒盘青菜,拿出自家制的辣豆腐,许大个想了想,又烫了点猪丝,拌在红萝卜丝与小h瓜丝中,勉强算是弄了道荤的给小儿子。

    打理好一切後,他没先把饭菜端出去,而是拿了个大便当盒先帮自己打饭,整整装了四碗白饭後才平铺上薄薄一层菜,而且完全没拿丁点丝。

    包好饭,许大个这才把饭菜端到餐桌上,洗个手,就往儿子的房间去。

    儿子房间指的是许大个的两个儿子,许小兵和许小军的房间。

    许小兵十三岁,许小军五岁,相差八岁的两个男孩就挤在同一张双人床上,沉沉睡著。

    相对於许小军睡得四平八稳,两手两脚呈现大字型,一副无法无天的霸王模样,许小兵则是在角落缩成一团,秀气的小脸还微微皱著,似乎不是很舒服的样子。

    许大个不想吵醒许小兵,蹑手蹑脚的伸手推推许小军,悄声喊他起床。

    可许小军睡得雷打不动,到最後许大个还是先弄醒了许小兵。

    「嗯爸爸」r0ur0u眼,但还是张不太开眼睛的许小兵不断眨眼。

    「啊,爸爸吵到你了」许大个赶紧安抚大儿子:「不用起来,爸爸已经帮你跟老师请好假了,今天不用上学。」

    许小兵轻轻的「嗯」了一声,不再勉强自己睁开发酸的眼睛,闭上眼不久後又睡著了。

    这下许大个怕再吵到他,也不尝试著叫醒小儿子了,想想就离开卧室,让他们两个睡到饱再起来吃饭就好了。

    到厨房找了个竹编桌罩把饭菜盖起来,许大个抱著自己的大便当盒蹑手蹑脚的上工去。

    屋内许小兵和许小军就这麽又睡了好几个小时,只是在中午前,许小军自然醒了,他是饿醒来的,

    「嗯哥哥」许小军意外的看到哥哥还在身边,看看窗外太yAn都在正头顶了,这种情况代表哥哥今天不用上学,可也不会陪他玩,因为哥哥是身T不舒服才请假在家的,许小军从以往的经验知道。

    没吵醒不舒服的哥哥,许小军自己爬下床,先去厕所解放憋了整晚的一大泡尿,然後手也没洗就跑去厨房找吃的,看到满桌饭菜,立马爬上椅子开动起来,这要是被许小兵看到可能要尖叫。

    可惜许小兵正睡著呢,哪知他弟弟正用著刚刚才捏过小的小手扒起饭来,偶尔掉在桌上的饭粒他还用手捡起来塞进嘴里,也不知道是否这样有没有加料,味道有没有b较香。

    以五岁的小孩来说,许小军的筷子算是使得不错了,瞧他一筷子一条丝,丝毫没有误夹到红萝卜丝和小h瓜丝,心满意足的吃去了大半的丝後,突然间他想到了什麽般,跑去厨房再拿了个小碗,把盘里剩馀的丝都捡到碗内,放到一旁留著不再动它。

    接著许小军就用辣豆腐配菜,把整碗白饭吃光後,再巍颤颤的把空碗筷子捧去水槽旁的台子上放好,他实在太矮了,垫起脚尖抬高手也不过台子般高,要洗碗那还至少得等个两年後。

    饭也吃饱了,觉也睡够了,许小军无聊了。

    看看外头,正是太yAn最大的时候,许小军也没傻得这种时候出去热到中暑,他就开了电视机看著,只是转来转去都是新闻或老人节目,没许小军想看的卡通。

    关了电视,许小军坐在客厅椅子上发愣,不知不觉中就把左手大姆指塞进嘴里x1了起来。

    x1了两口总觉得有什麽不对,许小军跳下椅子,跑回房间。

    此

    村sE撩人无弹窗

    时许小兵还正睡著,侧著身子背对墙,睡得很熟。

    许小军爬ShAnGchUaN,把他的小身板挤进许小兵怀中,双手扯住许小兵的t恤y是往上拉,刚好今天许小兵穿的t恤宽松,许小军努力几下,还真的把他哥的衣服推上去,让他看见他的目标物,他的嘴。

    没错,许小兵的头就是许小军的嘴,算是安抚嘴的一种。

    在许小军还很小很小时,有时晚上哭闹,许小兵那时也小,想到以前看过同学妈妈会让婴孩x1,乾脆就拉开衣服让许小军x1他的头,小孩子家家也是Ga0著玩的,没想到许小军这样就不哭了。

    许小兵不知道,婴孩x1著母亲的头时不见得就是肚子饿要喝,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含著,感受著母亲肌肤的温度,母T的柔软,还有打从胎儿就熟悉的心跳声,这一切都让他们安心。

    许小军生後两个月後就没和他妈妈碰过面了,对他来说许小兵已经取代了母亲的位置,因此hAnzHU许小兵的头,感受著安心感,自然不会哭闹。

    婴孩时期过後,许小军也开始断,只不过还没完成断成,现在许小军还是有时会突然想x1许小兵的头,只是次数随著他的长大越来越少,最近大概是两、三个月才会想到一次的程度。

    现在就是许小军又想要x1的时候,成功拉开许小兵的上衣後,他毫不犹豫张开嗷嗷待哺的小嘴就含了上去。

    这麽一来,就算是睡Si的许小兵也被他给折腾醒了。

    「小军」感受到前传来的sU麻感,许小兵还没睁眼就知道是谁在捣乱:「这麽大了还撒娇」念归念,许小兵却也没把他推开,他其实是心疼他这个打小没娘的弟弟的,与自己不一样,自己至少还记得妈妈的脸,许小军却是在两个月大之後就不曾看过妈妈。

    许小兵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少年,没有成sHUnV人碗大的房不用说,就连头也只不过是个sE的小芽,要用来x1ShUn自然是不够的,因此许小军是连同头附件的都一起含在嘴中x1ShUn,范围b晕还要大,也幸好许小兵是不能运动的T质,没有肌的前以男孩来说很是柔软,大大满足了许小军的口腔yUwaNg,他大口大口的x1著,左x1一x1又换右x1,x1得许小兵的头都、晕,还有周围一带的nEnG都红了起来。

    在以往,许小兵大概只会觉得有些刺痛,忍忍也就过了,可是自从和许大个发展出夫妻关系後,不知为何每次被许小军x1头时,胯下就有种酸麻感,有点像是想要尿尿却尿不出来的感觉。

    许小兵的身T发育虽然迟缓,但不算少的经验却让他的身T自然而然的懂了Ai的感觉,就像现在,许小军无心的x1ShUn对许小兵来说却成了Ai抚的动作,这让他忍不住的轻喘了起来。

    「嗯哥哥,怎麽了」怕许小兵是不舒服,许小军停下x1的动作,抬头看哥哥。

    趁这个机会,许小兵赶紧把衣服拉下来,遮住他红肿的头:「好了,别x1了,明年都要进小学了还不怕人笑话。」

    看到安抚嘴不见了,许小军瘪瘪嘴,但男孩子Ai面子的天让他也不好开口叫许小兵再让他多x1几下,而且他也真的怕哥哥是身T不舒服,自己主动转变话题:「哥哥你起来了,那要吃饭吗」

    「嗯。」许小兵坐起身,当PGU接触到床铺时下T传来好一阵的不适,还好是因为没有受伤,只是gaN门肿得厉害,让他一坐起身就压到了gaN口nEnG。

    「哥哥,不舒服」许小军发现了许小兵的异状,站在床边很是担心的抬头看。

    「没事,哥哥睡太久,腰疼。」怕许小军不安,许小兵安慰他,同时缓缓的站起身,这种感觉他也不是太陌生,一般过个半天就会好很多,毕竟没有真的伤到,年轻的身T很快就会好转。

    到了餐厅,许小军张罗著帮许小兵夹菜,还现宝般的拿出他特意留下来的小半碗丝,说:「哥哥吃」

    知道许小军视如命,还能替他留下这麽多,许小兵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只是他眼角一瞄,看到几乎整盘的青菜,也知道这个宝贝弟弟看来是碰都没碰了。

    可看著许小军小狗般眼巴巴的等著他夸赞,许小兵也只好把说教给吞回肚里,夹起一口丝,放进嘴里咬两下,然後笑著和许小军说:「嗯,好吃,谢谢。」

    後来许小兵也让许小军再拿一双筷子来,兄弟俩一起吃起午饭,许小兵软y兼施,让许小军一口一口菜的,总算是让他吃了一些青菜。

    饭後,许小兵觉得已经好一点了,就拿著空碗筷刷起来,还挑了几件汗臭味较重的待洗衣物先用水泡著,打算等晚上再来刷。

    弄完能弄的东西,感觉腰又有点酸痛,许小兵这才回房间躺下。

    「哥哥要睡觉吗」许小军从刚才起就跟前跟後,当然也跟著进了房间。

    「嗯,你睡不著,要不要去看电视」许小兵是真的累了,他昨晚被许大个g了没下三次,之後半梦半醒间似乎又被g了一次,他都Ga0不清楚是几点睡的了。

    「不要,我跟哥哥一起睡。」许小军爬ShAnGchUaN,窝到许小兵怀中。

    许小兵有点怕许小军又要x1他的头,还好这一次许小军没再拉他衣服,只是贴在他前,感受著他的心跳声和T温。

    许小军还小,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懂事,他知道哥哥身T不好,他不会打扰不舒服的哥哥的休息的。

    也许会有人说,五岁的娃儿懂什麽。

    可是五岁,其实懂很多了。

    像是邻居大婶的閒言閒语,他听出了同情与不屑。

    同情他是没娘的孩子,却也不屑於他是个野种。

    可是没关系。

    也许他不是爸爸的小孩,可是他确实是哥哥的弟弟,哥哥又是爸爸的小孩。

    透过哥哥,他与爸爸,是连起来的。

    所以他们是一家人,永远都是。

    许小军抱著哥哥的腰,闭起眼睛,原本还没睡意的他在熟悉的怀抱中不知不觉就睡著了。

    至於许小兵不用说,他躺下没多久就已经再次睡去。

    许小军g著许小兵的腰,许小兵环著许小军的背。

    不管那些外头人对家的定义是什麽,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他们的家。

    家里,永远是最让人安心的地方。

    tye""

    20:5创建于

    var""

    src":crojs"tye""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