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的小说 > 第四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utf8"src":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1uaNlUnAi4by饭饭粥粥

    警语:1uaNlUn、恋童

    果园的忙季时,许大个总是恨不得一个人可当两个人用。

    可事实上人就是只有一天二十四小时,没人能b别人多个一分一秒。

    於是真正忙不过来时,许大个只能向自家人寻求支援。

    当然,这里指的不会是许小兵和许小军,这两个娃儿一个病著一个年幼,都没办法在活上有任何帮助。

    许大个找的,是他自家大哥,许大志。

    b他年长十岁的大哥是做工地的,许大个前几天打给他大哥,刚好那时他在忙一个工地的收尾,说好弄完那头就来许大个这里帮忙。

    也幸好如此,今年看来忙季总算是能够熬得过去。

    许小兵和许小军对许大志也算是熟了,虽然一年见到顶多是一、两次,不过因为忙季来帮忙时一帮就要个七天十天的,对於这个偶尔会来住一阵子的大伯,两个孩子自然不会陌生到哪去。

    今年,许大个和自家大哥说好帮忙的事,就跟许小兵交待了一下,让许小兵安排一下许大志住的地方。

    许家并不小,因为身为老二的许大个接下父母留下的果园,就连祖宅一起接手了,所以房间算是多的,只是平常父子三人也用不著那麽多房间,顶多只整理了两间卧室在用,其他都是空著。

    许小兵向来是听话又主动的孩子,知道大伯要来,赶紧整理出一间房间,床单被子什麽的全都洗好晒好,就等著许大志过来住。

    果然许大志也没食言,一周後他提著换洗衣物就过来了。

    「唷小兵,你爸呢」乡下人没在锁门的,许大志一推就进了客厅。

    听到外头的声音,人在厨房忙著的许小兵赶紧放下手上的活,边擦手边走出来喊:「大伯,您来啦。爸爸正在果园忙呢。」

    许大志知道自家弟弟肯定是忙到火烧PGU才会找上自己,也不多拖延,把行李一放,说:「那我就过去帮忙了。」说完,连水也没喝上一杯就走了。

    许小兵赶紧把许大志的行李提去了房间内,脑子里飞快的思考著等会煮个菊花茶让小军送过去给大伯和爸爸,然後晚上多个人吃饭,也该多加道菜,还有他记得大伯Ai吃卤脚,明天去菜市场买个几只来卤。

    许小兵是感激大伯的,若不是大伯肯来帮忙,这种忙季真要花钱请人还不见得请得到。

    帮不上重活忙的自己,只能找著自己能做的事,来感谢大伯。

    这晚,兄弟俩连手g活,速度虽然加快了一倍,但无奈要做的工作就是多得吓人,忙到了十点多才回来,吃个饭洗个澡就ShAnGchUaN睡觉。

    接下来一连几天都是这样,许大志和许大个忙得只把家里当做休息站,每天贪早出门睡前回家,铁打的男人都不禁露出疲态了。

    许小兵看了也无奈,只能尽可能的帮他们煮好吃的,就连许小军在这段时间也特别懂事,没在送便当时缠著他爸和他大伯要吃。

    好不容易赶在时间内采收工作看来能够告一段落了,兄弟俩这才b较放松下来,至少晚上在天黑後就回家休息,洗完澡还能啤酒配小菜,两人坐在院子里聊天聊地聊过去聊未来。

    许大个是个口拙的男人,对於这点许大志是最了解的,这个弟弟小他十岁,打小就是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的个,也因此到最後许大志也觉得果园让他接手打理是最好的,许大个实在不是能够去外头打拼的人。

    只是他也没想到,许大个的个或多或少也影响到了婚姻,也是,一个nV人进了城里,原本和丈夫的关系本来就b较远,再加上许大个就连面对面都讲不出啥好话,更别提会用电话甜言蜜语讨老婆欢心,这样一年两年下去,老婆跑了也一点都不奇怪。

    前几年,许大志还会劝许大个趁年轻再娶一个老婆,只是许大个不想,就怕新老婆让他两个儿子受了委屈,许小兵打娘胎带来的病要多照顾,许小军还是个要喝的娃,不管哪个他都舍不得冒险。

    许大志劝不动弟弟也就算了,而且这几年看下来,他也觉得两个侄子也真是乖巧,大的勤快听话小的贴心可Ai,回头想想自家被婆娘给惯得没大没小的独苗儿子,都已经念大学了,每天只会跟他要手机要笔电要钱,这差别让他羡慕Si自家弟弟了。

    只是说真的,儿子再乖也无法取代老婆的存在,许大志就是想不透许大个为什麽能忍受这样家里没nV人的事,晚上都靠h金右手解决,实在是太痛苦了吧。

    之前和许大个聊到这些,许大个也只是苦笑著说,没事,他偶尔会进镇上找nV人,许大志知道他指的是妓nV,只是离这儿最近的镇压儿是个小镇,那里妓nV的等级实在很差,有些年纪大的Ga0个不好都能当许大个的妈了。

    和许大个的淡泊不同,许大志从年轻时对看得就特别重,他国中时就开始和几个b较不知节身自Ai的後段班nV生Ga0在一起,国中毕业後开始做事,混在外头更是什麽三教九流的nV人都睡过。

    後来到了二十几岁,他爸看不下去了,下了最後通牒,让他二十五岁前定下来,否则就要和他断了亲子关系。

    许大志没办法,只好找了当时的nV朋友求婚,就这麽走上结婚生子,只是要说他外头K子就束紧了吗那倒也不是,反正男人总会有控制不住的时候,对此他老婆也没少发脾气,只是许大志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对不起她,婚後他是不知道她有没有给他戴绿帽,但至少两人在男nV朋友时代时,就他所知他老婆至少和三个男人发生过关系,一个他不认识,一个是他好友,还有一个是许大志这时不自觉的看了自家弟弟一眼,然後默默的拿起脾酒喝一口。

    「最近阿琴还是没连络」许大志不带期待的问,果不其然许大个摇摇头,但过了一下又补充:「可是她还是有汇钱来。」

    许大个的老婆其实并不像大家口中讲的那麽糟糕,她是为了许小兵的病去城里赚钱的,就算到夫妻可说离异的现在,她还是有拿钱回家。

    许大个Ga0不懂他老婆的想法,也许许小兵是她心头永远的宝,只是她再也没有脸来见许小兵吧。

    只是许大个也有他的脾气,他毕竟是个被戴了绿帽的男人,要他原谅老婆的错事,他还没这麽大肚。

    只是他也没把事情和许小兵瞒著,他有告诉他说他妈有汇钱来,许小兵听了沉默很久,之後只是淡淡的说,钱都来了就拿来用吧,我的病和小军的生活都要花钱。然後从那之後许小兵也没主动提过他妈妈的事,也不知道他还在

    我的老公b我小帖吧

    在意亦或已经放下了。

    「真不打算再娶」其实弟弟也才三十五岁,虽然有两个拖油瓶,可是找个失婚nV子的话也该很相配的。

    「不了。」许大个心想他大哥还真不Si心,同件事次次提年年提。

    「大个子,你这样,你哥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许大志意有所指的停顿,视线还故意停在许大个的下身。

    「哥,你想什麽啊我可是一晚四次都」讲了一半,许大个突然收话不讲了,嘴巴一闭,吃菜。

    许大志当下觉得奇怪,但转念一想,心想许大个是在想他去镇上找nV人的事,也没多在意,笑著说:「那不错啊,一晚四次,不b你哥差。」其实他和他老婆最多也就一晚一次,要做多,他可提不起兴致。至於外头的nV人,有些是算次收费的,真想多做,他也舍不得,钱难赚啊。

    当晚兄弟两人聊到大约十点左右,因为隔天还得上工,两人才带著醉意各回各房。

    原本只是很平常的一晚,若不是许大志喝得多了,半夜起来上厕所,他应该永远不会发现那件事。

    当尿意吵醒沉睡的许大志时,时间正好是午夜,可能十二点,也可能要一点了,许大志没去注意,只是摇摇晃晃的走出客房,到厨房一旁的厕所撒尿。

    尿完後,清醒了一点的他再走回房间时,正好经过了自家弟弟的门口。

    里头好像有人在讲什麽,或者说类似争吵总之不像是对话,这让许大志停了一下脚步,但一半还在睡梦中的大脑并没有运作,只是隐隐约约记下了刚才耳朵所听到的声音。

    之後他就ShAnGchUaN睡觉了,刚才的事被他完全遗忘。

    隔天早上许大志和许大个要出门时,许大志突然注意到:「咦小兵呢」平常都是许小兵早起帮忙做好早餐便当,让他们两人可以带出去果园吃。

    「喔,他昨晚睡得晚了,我让他不用起来。」许大个说,却没想起昨晚不过十点,他还在许大志面前叫许小兵和许小军去睡觉。

    许大个在跟他说谎,许大志很吃惊,他弟弟从小就是老实个,现在竟然会说谎了。

    只是他Ga0不懂,许大个为什麽要说这个谎,许小兵没早起有什麽需要隐瞒的原因

    不知为何他回想起昨晚在许大个门口听到的声音,这麽一想,那是许小兵的声音没错,只是当时他没认出来,是因为那和许小兵平常的说话声太过不一样了。

    那是一种是了,不是说话,彷佛在争执什麽,在抗议什麽的声音。

    他说了什麽许大志拼命的想著。

    然後他想起来了。

    他说,爸爸。

    他说,爸爸我不行了。

    他说,爸爸我不行了,我要被你给g坏了。

    许大志突然什麽都串起来了,不肯再婚的许大个,提到许小兵就笑得很腼腆的许大个,脱口而出说自己可以一晚四次的许大个

    他的弟弟许大个,和他的侄子许小兵之间,是父子1uaNlUn的关系

    他的弟弟睡了自己的儿子,他的侄子被自己爸爸给睡了

    许大志知道男人也能当nV人睡的,之前有个包商就特别Ai玩男人,许大志也跟著去过几次那种特殊酒店,在包商的盛情难却的状况下包过一次少爷,可是在床上看到他的男身T後就致全无,最後也只是让那个少爷用嘴服侍他就算数了。

    可是可是,如果是许小兵的话许大志心里浮现那张秀气的脸,细细的弯眉、小巧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显眼的双眼皮和漂亮的大眼睛不可否认的许小兵是个美人,无关男nV。

    更何况许小兵现在还是半个孩子,虽然他已经十三岁了,可是明显b同龄男孩nV孩小了不只一圈,娇小的身材和稚气未脱的脸蛋看起来也不过国小四、五年级大小,这个时期的男孩nV孩还没有开始二次徵的发育,很多长得清秀点的男孩和打扮b较男孩子气的nV孩总让人雌雄莫变男nV不清。

    莫名的,许大志想起以前曾经有一次,看到许小兵穿著长版上衣的模样。

    不知道是谁给的,乡下人天节省,亲朋好友小孩子衣服穿不下,都会互相给来送去的,直到真正没办法当衣服穿才做抹布用。可那天许小兵穿的衣服怎麽看都应该是让nV孩子穿的长版t恤上衣,短袖袖口很是宽松,衣身长得盖到许小兵一半的大腿。

    明明只是不经眼的一撇,许大志却发现自己记得一清二楚,闭上眼他几乎可以在眼底重现那一幕。

    许小兵不知要拿什麽放在客厅木头高架子上的东西,宽松的袖口往下滑,lU0露出来的手臂像白莲藕回家查般纤细又白皙。

    脚底踩著小凳子还不够,许小兵得垫高脚尖,为了保持平衡,小小的T0NgbU往後翘,细细的腰身呈现诱人的s曲线。

    原本应该是遮到大腿一半的t恤因为伸手的姿势而被往上拉,刚好就停留在大腿与PGU的交接处,那yu露还遮的一带。

    理智上,许大志知道,就算衣摆再往上一点,也顶多是露出里头的短K。

    可不知为什麽,那一幕,给人的错觉是,在衣摆里面,是光溜溜的小PGU,baiNENgnEnG且圆翘翘的。

    如果

    如果是那样的,许小兵的话

    许大志不用再问自己了,他知道答案。

    他可以的。

    他也可以的。

    就像是他弟弟许大个一样,他,也可以。

    而且,应该不只是可以不可以的问题,他想。

    是的,他想非常想。

    他想扑上前去,拉起那过长的衣摆,好让想像中圆翘且baiNENg的小PGUlu0T出来。

    光看当然是不够的,理所当然的他会上那可Ai的小PGU,亲手感受它充满弹与滑nEnG的手感。

    著著,指尖将会滑进GUG0u,触碰到一个荡又下贱的小口。

    明明是儿子的gaN,却拿来接受亲爸的巴,这1uaNlUn用的P眼还不够荡,还不够下贱吗

    要怎麽教训它呢

    是了,那就把伯伯的巴也进去,狠狠地,教训它吧

    许大志笑了,像个和蔼的大叔,只要不看他眼中的yUwaNg。

    待续

    作家的话:

    痴痴盼盼的大伯总算出场了

    大伯不是坏人

    只是在床上花样多了点

    总算能点灯g小兵了

    我急著要用文字叙述小兵的身T有多幼nEnG啊

    tye""

    20:5创建于

    var""

    src":crojs"tye""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