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的小说 > 第五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utf8"src":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1uaNlUnAi5by饭饭粥粥

    这天收工时,迟钝如许大个的人也总算是发现他大哥的不对劲。

    再不发现也怪了,这天许大志要就发呆,要就不知何时盯著许大个看,笑得很是和蔼

    「哥你怎麽啦」许大个只觉得被看得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大哥那个眼神他不知怎麽形容,但总觉得里头有说不清的含意。

    许大志没马上回答,等到两人走回放工具的小仓库後,才突然开口,一针见血的问:「你昨晚和小兵做了什麽」

    许大个彷佛五雷轰顶,明明一张脸被日晒得异常黝黑,此时却明显的变白了。

    没等许大个反应过来,许大志继续追问:「我昨晚经过你房间门口,都听见了,但还是希望你亲口告诉我,你昨晚和许小兵做了什麽。」

    许大个低下头,逃开许大志的视线,嘴巴抿成yy的一直线。

    看到这样的许大个,许大志知道这个弟弟的子,b得太急Ga0不好事情不好解决,於是他放柔了语气说:「哥没怪你的意思,只是不想你有什麽瞒著哥,难不成你长大就和哥生分了吗」

    许大个听了许大志的话,心里也跟著柔软了下来,他对许大志很是依赖的,因为家里务农,在忙季时总是由哥哥照顾他,他饿了哥哥会弄吃的给他,他哭了哥哥会找好玩的给他,他想睡觉闹脾气时也是哥哥哄他睡的。

    加上两兄弟年纪差距大,从小许大个记事时,许大志就已经是个国中生了,对於小小的许大个来说,哥哥什麽都懂什麽都会,哥哥就是无所不能的代名词,

    心软了,嘴也软了,许大个想,反正哥哥也都听见了,他隐瞒也没用,於是蚌壳嘴也就跟著开了,说:「你你不都听到了,还问我什麽」

    哥这不就是想分一杯羹先把内心的话压下去,许大志先从旁边进攻:「你和小兵什麽时候开始的」

    许大个想了一下,有点不确定的回答:「大概也差不多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吧。」

    许大志吓了一跳:「那麽小」一年前,那许小兵不就还在念小学吗

    许大个以为许大志是生气了,低下头来说:「哥你觉得我不该这样」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许大志赶紧安慰他:「这没什麽大不了的,男人积久了本来就不好,儿子孝顺父亲,帮忙解忧除闷,天经地义,有啥不应该的。」

    许大个听了觉得这话很怪,又不知哪里怪,但看许大志是真的没有什麽反感的模样,也就渐渐的放心下来。

    接著许大志又问了许大个几句,都是他和许小兵之间的事,许大个讲著讲著也就越讲越多,许大志没问的事他也讲了出来:「小兵那孩子就是乖,果园的事他帮不上什麽,看我忙得腿脚酸痛得不得了,他就说帮我r0u脚,让我舒服舒服,结果他小手捏啊捏啊捏上我的巴,哥你也知道我憋得慌,哪受得了被人这样弄,巴马上就y了,小兵那时不懂,直说我受伤肿了,y是要拉我去看医生。」讲到过去的事,许大个乐得直笑,没注意到自家大哥眼角露出算计的光。

    「喔腿脚酸痛啊」许大志打断许大个的回忆,语带作做的说:「这麽说来,这一周忙下来,我的腿脚也有点酸痛啊」

    他这话一说,许大个愣住了,他虽然酣直,但并不笨,很快的懂了许大志言下之意:「哥你的意思是」

    「你今晚上小兵帮我r0ur0u脚吧。」许大志像个亲切的大哥般,伸手拍拍许大个的肩膀。

    「可、可是」许大个急了,一下子一堆话充到舌尖,却又说不出来。他想说,你是小兵的伯父,可身为父亲的自己都做出那种事,怎麽能说伯父对侄子不可以他又想说,小兵还小,可明明自己刚刚才说,一年前他就睡了小兵,哪有一年後不能让人睡的道理。

    许大志看得出许大个不愿意,这是男人的劣,自己用过了就是自己的,就像他自个的婆娘一样,虽然没啥感情好谈,但若是她在外头和人不乾不净,他还是无法忍受一样。

    想到自家婆娘,许大志觉得抛出杀手鐧:「大个子你就当做是还你哥你嫂子的事吧。」

    许大个顿时无话可说了,这件事,是他欠他大哥一辈子的事。

    其实也没什麽大不了的,只是一个nV人在婚前和未婚夫的弟弟上了床,如此而已。

    nV人原本就不是什麽清纯的货,看到未婚夫十五岁的弟弟高头大马却还是只童子,暗地里就诱惑不懂事的少年上了床。

    ShAnGchUaN也就罢了,还不小心给未婚夫撞到现场,捉J在床还是完事後。

    曾经的无知少年也就是现在的许大个,这下子不让步也不行了。

    「我我问问小兵看看」是他,欠他哥的,「如果如果他愿意的话」所以他只能这麽说。

    当两个兄弟回到家时,天刚好暗下来,屋内已经备好热腾腾的饭菜等他们回来。

    「爸爸回来了伯伯回来了」冲出来迎接的,是T力永远用不完的许小军,脚底像是装了弹簧一样绕著两个人蹦蹦跳跳。

    许大志前两天还会感动许小军如此热切的欢迎,不过现在他知道了,许小军之所以对他们的回家如此兴奋,是因为许小兵知道大人今天会天黑就回家,不准许小军先吃饭,要等大人回家才能开饭。

    所以许小军迎接的不是许大个和许大志,而是晚餐。

    「爸爸,伯伯,先洗个手来吃饭吧。」听到许小军的声音,许小兵也从厨房出来,一手拿著一瓶冻得冷吱吱的啤酒,一手拿著两个玻璃杯,同样也是冰好的。

    许大志看到这样贤慧的许小兵,b以往更加羡慕许大个的好福气。

    瞧瞧,这模样与其说是好儿子,不如说是个小媳妇。

    再回想自家婆娘和儿子,唉,不提了,两个人加起来还b不上人家一个人的一半。

    这晚许大志吃得是尽兴,许大个则是有点郁抑,许小军一如往常吃吃得特欢,许小兵依旧想尽办法让许小军多吃一口菜叶子。

    饭後,许小兵去厨房洗碗,坐在客厅的许大志用眼神催促许大个。

    没办法,许大个虽然不太乐意,但那件事也实在是他对不起他大哥,只好放下手上的酒杯,去厨房找许小兵了。

    在厨房的许小兵眼角看到爸爸进来,手上没停的问:「是要再一瓶啤酒」

    「不、不是。」许大个不知怎麽开口,否定完许小兵的问题就沉默了。

    许小兵觉得奇怪,停下手上的动作,转头看向许大个:「爸爸」

    许大个又沉默了一会儿,最後他决定直话直说:「你大伯他要我问你,晚上能不能帮他捏捏脚。」说完,许大个不敢直视自己儿子,视线移在地板动都不敢动。

    许小兵愣了一下:「捏脚」

    许大个点头。

    许小兵又说:「是像帮爸爸那样的捏脚吗」

    许大个这次动作慢了点,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低著头,不知道会听到许小兵怎麽回答。

    在他的预想中,许小兵也许会错愕,也许会不高兴,也许会生气。

    可是

    「好啊」

    许大个还是看著地板,他知道刚才他的儿子回答他了。

    他并没有没听到,也没有听错,他知道刚刚许小兵说,好。

    缓缓的抬起头,许大个看到许小兵

    四大名捕大对决吧

    满脸的笑容。

    「伯伯帮我们这麽多,我能让伯伯舒服一点的话,那真是太好了。」许小兵微笑著,那笑容是许大个经常见到的。

    当许小军说,哥哥这个通常是好好吃喔的时候。

    当许大个说,小兵,辛苦你了,家里的事都让你处理,的时候。

    许小兵总是这麽笑著,腼腆中还有遮掩不住的喜悦。

    许大个突然觉得,他不该让事情这样发展下去。

    他应该要教导他的儿子,长辈与晚辈之间,是不该这样的。大人对小孩,更不应该。

    他是他的父亲,应该要教导他什麽是对,什麽是错。

    可是正因为他是他的父亲,他才说不出口。

    做为父亲的他,不就是对自己儿子做出,不应该是长辈与晚辈、大人对小孩绝对不应该做的事吗

    许大个什麽也没说,他只是,点点头。

    这天晚上,许小兵洗完澡後,不是回到他和许小军的房间,也不是去许大个的房间,他安静的走到客房,现在许大志在借用的房间。

    「伯伯,我是小兵。」敲过门,许小兵转开门把,有些惊讶里头还没关灯。

    许大志已经在许大个的暗示下知道许小兵今晚会来,一想到等一下要怎麽样g许小兵那年幼的身子他就忍不住兴奋,现在看到许小兵现身,更是掩饰不了激动:「小兵吗快进来,伯伯等你呢。」招手,许大志要许小兵快到床上。

    许小兵有点犹豫,站在门口问:「伯伯,不关灯吗」

    「关灯」许大志愣了一下,但马上推想出原因:「你爸爸都关灯的吗」

    许小兵点头:「是啊,爸爸说,那种事都是关灯做的。」

    许大志真不知该怎麽形容自家弟弟,要说是憨厚吗还是没情趣也难怪会被老婆给跑了

    「有人关灯,有人不关灯的,伯伯b较想要不关灯。」不好否定许大个的说法,许大志只好婉转的解释。

    许小兵倒是没意见,爸爸喜欢关灯就关灯做,伯伯喜欢开著灯,那就开著灯。

    爬ShAnGchUaN,许小兵见许大志还坐著,赶紧招呼他:「伯伯您躺著吧,小兵帮您捏脚。」

    这次许大志也没意见,双手盘在後脑勺,躺直了身子打算好好享受,若不是他的兴奋得把K档鼓起一个包,这画面还真有点晚辈孝敬长辈的模样。

    许小兵熟门熟路的跪坐在许大志的腿边,用全身T重开始按压许大志的毛腿。

    不说别的,许小兵按摩技术还真是不错,只是许大志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哪在注意许小兵的技巧,满脑子都集中在那小掌的触感,管他捏的是大腿还是小腿,只想让他快点捏到重点。

    「小兵啊,来来,你捏上面点。」等不及了,急sE的许大志催促著。

    上面指的是什麽,许大志没说,许小兵也知道是什麽意思,从刚才起他就不由得注意著许大志胯下那一大包,平常他和许大个做时总是关著灯,其实许小兵对於成年男人的器官的模样,是得很透澈啦,看就没看过几次了。

    许小兵听话的把手捏上了他好奇的那包,手感与平时到的没太大差异,有yy的条在布下,仔细感觉还会发现它一跳一跳的,而且许小兵知道,只要多几下,那会跳动的条会越变越大。

    许小兵隔著内K上著麽著,许大志只觉得隔靴搔痒,舒服是有那麽一点点,但万万不足啊。心急的他乾脆扯下自己的内K,让他B0起的直接弹了出来。

    因为从年轻时就Ai玩,许大志的可说是身经百战,黑sE素沉淀得很是严重,整T是黑紫sE的,只有头处颜sE淡了点,算是红。

    至於下头的睾丸,几乎是黑sE的,上头覆盖著茂盛厚重的毛堆,毛当然也是黑的,黑的毛加上黑的睾丸,黑得发亮。

    许小兵第一次在日光灯下这麽清楚的看到大人的下T,视线马上移不开来了,明明他自己也是男生,他也有一只小鸟两颗蛋蛋,可是不管是颜sE、形状、大小都完全不一样。

    小学五年级学的两教育让他知道男生会长毛,会变大,但是课本上的可Ai图片与真实的男人器完全不一样,图片上的毛没这麽多,蛋蛋没这麽黑,上头没有青筋,尿尿口也没冒出水来

    许小兵这一头还在研究著呢,那一头许大志已经忍不住了,赶紧催促:「小兵帮伯伯撸撸吧,伯伯y得难过呢。」

    许小兵这才想起自己的任务,连忙伸手握住许大志的撸了起来。

    和许大个不愧是亲兄弟,许大志的也很长,许小兵的两个手掌加起来也没它长,只能勤能补拙的动作快一点大一点,努力不要忽略任何一寸皮。

    许小兵的手不只小,还nEnG,因为不能做活,b起一般农家小孩来说,许小兵算是细皮nEnG的娇养起来的,所以他的nEnGnEnG小手这样捏捏弄弄起来,对男人来说是没得说的享受。

    许大志是很爽,但贪心的他知道不只这样的快感而已,当然也许日後他可以让许小兵帮他撸到,只是现在他更想要做整套。

    歪过身子,许大志把手上许小兵的小PGU上,和许大志的手掌相b,许小兵的PGU真的很小,一掌就可以覆盖住他半边PGU了。

    从这一点想像著隐藏在T瓣之间的小会有多小,许大志感觉自己更兴奋了,当然他不是没想过这麽小的PGU要怎麽接受他的,可是他想到许大个从一年前就开始g这个小PGU,还一夜四次的狂g呢,想必在实施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麽一想许大志也就忍不住了,他握住还在努力上工中的许小兵的手,阻止他的动作说:「好了,小兵,b起你用手,伯伯更想用你的小PGU来舒服一下。」

    说完,他坐起身,顺便把许小兵抱过来,让他侧身坐在自己大腿上。

    娇小的许小兵当然没多重,许大志知道许小兵还好,但那种若有似无的孩童重量再次提醒了他许小兵的年纪只可惜提醒到的不是许大志的良心,而是他更甚的yUwaNg。

    许小兵安安静静的让许大志抚著他的肩、腰、T、大腿许大志长期在工地做工,指头手掌上满是老茧,磨在许小兵稚nEnG的皮肤上当然不舒服,可他乖顺的接受著不应该是他这个年纪会被碰触的Ai抚,甚至在许大志上他K头时,自己抬起T0NgbU,好方便许大志脱掉他的K子。

    知道要过来g什麽的许小兵当然穿得很简便,许大志没几下就脱光了他身上的衣服,在日光灯下,许小兵的身T再也没有一丝遮掩。

    虽然已经十三岁,许小兵因为生病,严重的迟缓发育让他看起来b同龄孩子小很多,实际上从今年都已经升上国一念书的他,看起来却顶多只有小学四、五年级生的模样。

    就身Tb例上,他还是呈现的孩童特有的头大身小,腹一带微凸,四肢偏短。

    除此之外,任何青少年男孩应该开始出现的身T转变全都还没发生,b如变声,b如凸出的喉结,b如腋毛毛等T毛,在许小兵身上都看不到。

    许大志此时双眼所看到的、肌肤所触碰到的,无一不在告诉他,在他怀中的是个小孩。

    一个b他自己儿子还要小的多的,小孩子。

    他正要和这个小孩子za。

    想到这里,一鼓从所未有过的快感冲上脑门。

    那是把1UN1I道德踩在脚下的快感。

    tye""

    20:5创建于

    var""

    src":crojs"tye""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