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的小说 > 第八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utf8"src":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的关系,许小兵打小就是个安安静静的孩子。

    更小一点的时候,还会因为身T不舒服哭闹,但大约两、三岁懵懂记事後,就总是安安静静的,还展现出超龄的贴心乖巧。

    看医生、打针、吃药,这些长期下来连大人都受不了的事,许小兵都不哭不闹不抱怨的承受著。

    再大一点後,他开始帮忙家里头的大小事,只要是他能做得来的,他都接手处理,尽可能的减轻单亲父亲的许大个身上的重担。

    後来许小军来了,许小兵也没有怨言的照顾起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先不说喜欢讨厌家里多一个人,不是许大个做就是他做,这样一来许小兵自然把照顾弟弟当做是自己的责任。

    这样一个早熟的许小兵,许大个唯一一次看到他失控,是为了许小兵事。

    那一次,许大个其实是感谢邻居王大妈那三姑六婆的个,至少给了许小兵一个引爆点。

    和往常一样,同情许家情况的王大妈送了一些卤汁小菜来,说让他们父子加加菜。

    乡下地方,本来就是互相帮忙,王大妈偶尔送点吃食,许大个也会主动帮他们g点活,毕竟王大妈家里就她和老伴,年轻人都进了城里赚钱去,只剩俩老在家。

    因此许大个也没推辞,诚肯的道了谢,接过小菜想回屋里时,王大妈拉著他在门口聊了起来。

    说来说去,也就是那些,像是问许大个日子过得还好吗,孩子需要人照顾看管的话不用客气直接说啦,不外乎就是这些客套却又亲切的话。

    说著说著,话题就转到许大个的老婆,姜琴身上了。

    王大妈本就是一半想聊天,一半想打听现况的,她才好在下次三姑六婆聚会聊天时有最新情报可讲。

    「话说阿琴还是没回来啊」王大妈用著她自以为很小声,其实站在十步远以外都能清楚听见的音量讲。

    「呃嗯」许大个一愣,终究还是老实说了,他婆娘没消没息也不是秘密,全村的人都知道,甚至连许小军不是他的种,也早就传透了。

    「唉,她也真是的小孩子这麽小,她也放得下怎麽她这个当妈的会这麽狠心。」王大妈探听消息归探听,却也是真的替许家难过。

    「其实、其实阿琴没那麽坏啦」再怎麽样,好歹还是自家婆娘,许大个虽然个憨厚,但也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说三道四,「一个娃一块,小兵小军都是她身上割下来的,Ga0不好是有什麽苦衷」

    王大妈夸张的叹口气,就许大个这德,绿帽都绿油油的戴在头上游街示众了,也就他还会说他nV人有苦衷。

    又碎碎念了几句,王大妈这才离开,让许大个端著早就凉掉的菜盘回房。

    一进家里,许大个就吓了一跳,他和王大妈讲的时间不算短,外头天都黑了,可屋里却没开灯,许小兵竟然表情沉的站在门边。

    许大个正想让他去开灯,可许小兵打断他的话:「不要替她说好话」

    平常的许小兵从没用这种语气和许大个说过话,许大个吓了好大一跳,但真正吓到他的,与其是许小兵的语气,不如说是许小兵眼里的恨意。

    才八、九岁大的孩子,许小兵却真的是恨著他的母亲,那个抛下爸爸、抛下弟弟,抛下他的nV人。

    许大个懵了,对於姜琴的事,许小兵平常的行为表现可说是不太在意,有时许小军吵著要妈妈,他也不会生气,只是细声细气的跟还只是娃子的许小军讲,妈妈不在,没关系,哥哥在。

    他一直以为许小兵不在意,真的不在意,可是许大个现在知道了,许小兵只是装做不在意罢了。

    那天晚上,父子三人吃了一顿沉默的晚餐许小军这时还小,吃的是粉。

    吃过饭,许大个回了自个房间,拿了一个小包出来,招手叫许小兵到客厅。

    让许小兵坐在自己身边,许大个把手上的包打开,里头是一本全国通用的存摺。

    许小兵没说话,眼睛盯著存摺上的名字,已经念国小三年级的他知道,那是他的名字。

    「这是,你妈在城里帮你开的帐号。」许大个的声音很乾涩的说:「她让我别告诉你。

    「其实,你妈一直有打钱回来,说是让你治病的。

    「可我没有用这些钱,我都帮你存著,等你长大再拿去用。

    「所以,你别恨她。」

    许小兵听了还是沉默著,落在存摺上的视线没有移动,许大个实在猜不透自己儿子在想什麽。

    但该说的,他也都说完了,本来就是个口拙的男人,对著儿子他也不知该说什麽,就把存摺本递到许小兵手上,许大个独自回房休息了。

    那一晚,许小兵拿著存摺,安静的在房间里想了很久。

    第二天早上,许家三人吃完早餐许小军还是喝,废话了,许小兵拿出什麽,递给许大个。

    「」许大个反的接过来,仔细一看是昨晚才给许小兵的存摺本。

    「取出来用吧,爸爸。」许小兵淡淡的说:「我的病,小军的粉尿布,都要花钱。」

    做为许小兵的父亲,不是那麽懂孩子的许大个,也隐隐约约知道,许小兵应该是真的放下了。

    先不说从那之後,对於三姑六婆的閒言閒语,他再也没有那麽大的反应,许大个也无意间听到许小兵安抚闹著要妈妈的许小军说,妈妈去城里赚钱养我们,哥哥照顾你,之类的。

    许小兵就是这麽一个成熟懂事的孩子,许大个一直这麽认为。

    也因此,这天迎接他回家的阵丈著实让他吓到了。

    g完当天的活,许大个才一回家,一脚都还没跨进门坎,就听到屋里传来许小兵尖锐的叫骂声。

    「怎麽了怎麽了」三步并作两步,许大个急忙进了客厅,看到的是相互怒视的两个孩子。

    看到许大个,许小兵气得涨红著脸,大声的告状:「小军不听话还和我顶嘴没做弟弟的样子」

    这景象从未发生过,许大个甚至要怀疑他家孩子被人换过了,最疼Ai许小军的许小兵怎麽可能这样骂他的弟弟。

    许小军也一反往常黏著哥哥的模样,也许是想著有爸爸当他靠山,脆生生的童声大喊:「我就说不要了哥哥最讨厌了」

    这一讲,许小兵气极了,只觉得养了头小白眼狼,一气之下心里没想的话都说了出来:「好讨厌是不是那我也讨厌这种你我不要这种弟弟了」

    许小军吓到了,原本还忍在眼角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夺眶而出,连同著委屈的嚎叫声:「哥哥不要不要我哥哥不要不要小军」

    孩童的声音本来就尖锐,加上现在还一个大叫一个大哭,许大个只觉得头都快裂

    [h]黑暗教父最新章节

    了,可又不能不处理,家里没婆娘,到头来孩子还是得自己哄,只好左手抱起小军,右手搂住小兵,父子三人坐到客厅长椅上了解状况。

    听著两边各说各话了老半天,许大个总算Ga0懂了,事情说小是小,可的确也是许大个近日担心的事。

    也就是,许小军偏食的问题。

    这天许小兵弄了青菜要让许小军吃,许小军y是不吃,一开始许小兵还耐著子夹菜要喂他,没想到许小军含到嘴里又吐掉,这让许小兵不高兴的念了几句,平常总被许小兵哄著的许小军也生气了,竟然和许小兵顶了嘴。

    这麽一来二去,什麽兄友弟恭,什麽哥哥疼Ai弟弟,什麽弟弟喜欢哥哥,早不知跑到天边的哪里,於是许大个回来是正好撞在枪杆子上头。

    事情问清楚了,许小兵的气消得差不多了,许小军哭得也要停了,许大个正好做个和事佬,先是安抚许小兵,毕竟他是为了弟弟身T著想,不是故意要骂他的。

    转过头,再和许小军讲几句道理,最後说服他吃一口,就吃一口。

    许小军怕他哥哥真的不要他,含泪点头说,那就吃一口。

    许大个带两个孩子回到餐桌上,看著许小军夹了一口青菜塞进嘴里,正想松口气时,许小军竟然吐了起来。

    那不是故意吐掉嘴里东西的吐,许小军是真的吐了,翻山倒海似的把他晚餐吃的饭啊的,全都吐了出来,弄得满身满地,他自己也是难过得紧,眼泪鼻水直掉。

    看著许小军吐成这样,许小兵急忙帮他擦脸擦手,处理呕吐物,再带著许小军去洗澡,别说再叫他吃青菜,许小兵连骂也舍不得骂上一句。

    这时的许小兵不懂,只知道弟弟是真的不喜欢吃菜,可长大後的许小兵知道,其实许小军是心里生病了。

    就算许大个扛起这个家,许小兵给他最好的照顾,许家就是欠了一个妈妈。

    而且不只如此,已经开始懂事的许小军在外头没少听到閒言閒语,三姑六婆也许不会当面说,但是她们的小孩会听到,大家都知道许小军是她妈在外头偷汉子生的,几个b较不懂事的,见了许小军就喊野种。

    许小军不是什麽懦弱孩子,他找几个好朋友组成孩子兵去和那些小孩打架,打得他们哭著回家找妈妈,在外表,他是赢家。

    可是心里头,他还是受伤了,细细的针在他小小的心脏上,时不时的cH0U痛。

    他心里痛,但他不敢和许大个与许小兵讲。

    他怕,怕讲出来以後,强壮的爸爸和温柔的哥哥都会不见,和卖火柴少nV的大餐一样。

    很奇怪,孩子就是有那麽几件事,他自己一旦认定,就觉得事情就是那样。

    没有原因理由,只是他这麽认为罢了。

    但没有人能够责怪他,他毕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一个在心里藏著针的孩子。

    第二天,刚好是许小兵回诊的日子。从小到大,他总是每隔一、两个月就得到镇上最大的综合医院做检查,开药,看情况打造血针。

    和往常一样,许小军被寄放在隔壁王大妈家,许大军骑著会吱吱叫的破烂脚踏车带许小兵进镇上。

    去程还有点闷闷不乐的许小兵,在回程时似乎心情好了点,还拉著许大个先绕到菜市场买买菜才回家。

    回到家,许小兵让许大个去接许小军,自己则是一头就窝进厨房忙活起来。

    离吃饭时间还有些早,不过厨房一向不是许大个负责的范围,他也就自个去王大妈家接许小军,不意外的又被拉著讲些东家长西家短的,等他好不容易回到家,许小兵也把晚饭都煮好了。

    这一晚并没有许大个以为会出现的青菜,相对的是一锅他们父子俩最Ai的卤五花,酱汁里还加了剁碎的乾香菇和虾米,热腾腾的传出阵阵香味,马上让许大个与许小军食指大动,连手都差点忘了洗就要捧起碗来吃,还是被许小兵给骂进厨房洗手的。

    开始吃起来时,许大个眼尖的发现里头一个平常卤五花不会放的食材,花椰菜。

    原本是淡米sE的花椰菜已经被卤成了酱油sE,x1满了汁闻起来很香,许大个尝了一口觉得是挺美味的,但是他那个讨厌吃菜的小儿子会接受吗

    只见许小兵在帮许小军夹时,默不作声的用汤匙也捞了许多煮得烂烂糊糊、看不出原型的花椰菜到许小军碗里,里头还夹杂著许多碎。

    许小军拿著他专用的小汤匙扒了一口满是碎和花椰菜的饭,嚼了几口吞下,脸上毫无异状,看来他并没有注意到里头偷渡了花椰菜。

    那天晚餐,就这麽平安无事的吃完了。

    许大个等到再晚一点,许小军已经ShAnGchUaN睡著後,才找了大儿子过来。

    「小兵啊,你怎麽知道要这样让你弟吃菜的啊」许大个最好奇的就是这个,前一晚才气得骂弟弟的许小兵,这一晚就懂得用菜sE变化让弟弟吃菜了。

    「那个啊」许小兵掩饰不住得意样:「今天去看医生时,我顺便问了护士要怎麽让讨厌吃菜的小孩补充营养,她教我用白sE花椰菜,虽然它b起绿sE花椰菜叶酸少了点,可也是营养丰富的蔬菜,而且很会x1汤汁味道,可以轻易用料理方法来掩盖住蔬菜腥味,再把它弄得碎一点,小孩子就不会知道有吃到蔬菜了。」

    看著许小兵难得掩饰不住的得意表情,许大个不知为什麽突然自卑了起来,他苦笑:「小兵真厉害不像我什麽方法也想不出来,也没想到要找人问我真不配当爸爸」

    许小兵一愣,急忙扑到许大个跟前,双手环住许大个的腰:「没的事爸爸爸爸是最好的爸爸了」他说得真诚,事实上也是这样的,「对我和小军来说,你是最好的爸爸,你Ai我们,我们也Ai你」

    这个家,是因为有许大个才存在的,是他把医生口中也许会活不过五岁的许小兵养大,还把明明不是他亲生儿子的许小军留下来,许大个也许不聪明,也许不会赚钱,可是对许小兵和许小军来说,许大个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

    「小兵」许大个也感动了,儿子很少会讲出这麽直接的话来,他不由得伸手把许小兵紧紧抱在怀中。

    如此父慈子孝的画面,真像是一幅画,可惜只维持不到五秒钟。

    许大个的脸红了。

    许小兵也发现了。

    怀里搂著软软nEnGnEnG的许小兵,许大个不知不觉中,y了。

    此处阉割掉约2千5百字的文

    简单说内容就是

    小兵告诉爸爸不用关灯

    还有上次大伯用狗交式g他

    结果爸爸就跟著尝试了

    看起来一次成主顾这是後话,里头没有

    tye""

    20:5创建于

    var""

    src":crojs"tye""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