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的小说 > 第九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utf8"src":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许小军的一天。

    许小军的一天的开始,不是特别早也不是特别晚。

    与他同张床的哥哥许小兵一向是早起的,他得起来做饭,不只早餐,他还得一起准备三人份的便当,就算他动作再快,也至少得耗掉一个小时。

    起床时,许小兵不会轻手轻脚,他知道除非整个人压上许小军,不然是不可能吵醒他的。

    先简单的刷牙洗脸,之後去厨房做饭,因为许大军是做农的,从早就得耗T力,所以许家一般来说早上都是吃面,这个b较快,水滚後丢进面条、青菜、切薄片的红萝卜,最後再起锅撒上葱花,就算是完工了。但父子三人的便当就b较花时间,饭通常许小兵都是前一晚做晚餐时一起煮好,他直接再用大电锅隔水加热一下就能装便当,菜sE通常都是卤味,豆乾、海带、鲁蛋等b较能放的配菜,除此之外为了健康著想,许小兵都会炒上一盘青菜,虽然中午打开便当时青菜总是已经变sE了,但有吃总b没吃的好。今天的便当还多了隔壁王大妈昨晚送来的酱菜,许小兵总觉得咸了点,但是许大军很是喜欢,於是他把爸爸的便当多装了点,自己和许小军的只有装一点点。

    做好早午餐後,许小兵这才走回兄弟俩人的卧室,去把许小军叫起来。

    许小军很难叫,一般小孩都是这样的,晚上叫他去睡觉像是要他的命,早上叫他起床也像是要他的命。

    又是喊又是推又是用毛巾帮忙擦脸,许小军总算是迷迷糊糊的醒了,接著换他去把许大个叫起来,这个工作b较简单,许小军大概只唤个两声,许大个就醒来了,接著父子俩一起去刷牙洗脸,许小兵则趁这个时间打理自己的书包、许小军的玩具、许大个要带出门的工作道具。

    在吃完汤面後,第一个出门的是许大个,忙季已经过去,他才能这样慢慢出门,若是在忙季,天还没黑就得出门了,通常那时候许小兵会在前一晚就做好饭团、便当等b较能放的食物,让许大个自己带去果园吃。

    送走许大个、催促许小军把汤喝完,许小兵这才匆匆把碗筷洗好,一手提著书包一手牵著许小军出门。

    许小兵已经在今年九月升上国中,但和他差了八岁的许小军还是个无业游民,在乡下地方本来就没有什麽托儿所之类的,私立幼稚园学费又太贵,对许家来说是不可能送小孩去那种烧钱的地方,因此许小军都是跟著许小兵到学校去,自己在校园玩耍,等许小兵放学後再一起回家。

    那也是他现在长大了些,五岁了,懂事了,至少知道不能自己跑到G0u里去,在他更小的时候,是让许大个带去果园照顾,小一点的时候直接在果园放个木制的婴儿床,放在日晒不到的地方,许大个时不时过去看他有没有饿到渴到或是尿K子;大到他学会自个儿翻墙爬出婴儿床後,许大个在两个大树之间绑了条绳子,再用一条绳子一头绑在许小军肚子上,一头绑在大树间个绳子上,结是做成空洞的圆结,所以许小军这儿爬那儿滚,怎麽动都是在两个大树之间,怎麽也跑不远。

    其实这是村里人养牛的方法,这样绑著,牛就不会不小心把绳子给缠到树上,能吃的青草也就更多了。

    只是,一般村民也不会把小孩给这样绑著,许大个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他家又不像别人家有婆娘照顾小孩,许大个的父母又早Si,连个能帮忙的人都没有。

    幸好现在许小军也是大了,跟著许小兵到学校去不会捣乱,有时下雨天,许小兵的班导还会好心的让许小军坐在教室里的空位上,画图或是看故事书之类的,他也不会不懂事的吵闹,话,这都是小问题。

    再撑个两年,等许小军进小学念书後,那更是没啥问题了,等到那时,许大个最头大的时期也总算是过去。

    这一天许小军就是跟著许小兵到了学校後,他不想坐在教室里,一溜烟就跑去场玩耍去了。

    许小兵念的中学是一所国中小综合学校,因此儿童游乐设备还不算少,盪秋千、溜滑梯、单杠等该有的都有,虽然年代悠久了点,上头难免生锈斑驳,可小孩子哪会在意,照样是玩得不意乐乎。

    这天上午,许小兵的课程表依续是语文、历史、理化,下午则是T育课和电脑课,看起来很是丰富,可是乡下不论是师资还是资源都有限,上午三种课其实全由周导师一人包办,下午T育课是由全校含中小学唯一的T育老师来上,电脑课又是周导师上课,而且名为电脑课,学生可是碰不到电脑的,只有老师控给学生看,接著在黑板上写些控顺序,让学生记著考试用。

    说真的这样的教学效果是绝对不好的,可是又能怎麽样呢周导师再厉害也不可能样样专,很多时候他也只能拿课本照本宣科,更别说电脑那种不碰本没办法理解的产品,让学生y背下软T功能,就算考试会写答案,真正碰到电脑时却不会使用,结结实实的纸上谈兵。

    这些事,许小兵都慢慢的懂了,他已经十三岁,在有限的学习空间下,他了解了自己缺少什麽,新闻台所讲的城乡差异,正在一点一滴的拉开他与城市孩子之间的距离。

    不过他从未抱怨,也许是天使然,也许是疾病影响,他总是平平淡淡的,不吵不闹不抱怨,默默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像是纸上谈兵的电脑教学,他也总是把内容背得一字不漏。

    在成绩上,许小兵无疑是个好学生,他在身T许可的状态下不会迟到早退或请假,功课从不迟交,考试分数不是九十九就是一百,唯一让他拿不到甲等的就只有T育了。

    T育课,对一个生病的孩子,永远等同於自由时间。

    今天下午的T育课也一样,这天中午吃过饭後,许小兵就带著许小军到场边,同班同学都在老师的命令下开始跑步时,他们哥儿俩在树荫下纳凉。

    许小军最喜欢这段时间了,这个时候哥哥虽然在学校,却不是属於别人的同学,而是他的哥哥。

    这时许小军b以往都更黏许小兵,要陪讲话要陪玩,这时间变相成了许小兵的育儿时段。

    同学们大多数都是从同一间国小毕业升上来的,对於许小兵的情况很是清楚,所以虽然自个儿跑得气喘嘘嘘痛苦万分,倒也不至於认为许小兵是拿生病做藉口来偷懒。

    因为大多数的同学都曾经看过许小兵一脸青紫的模样,有时他只要去保健室休息就会回来,有时会被他爸来学校接回家,还有过一次,大概他在国小三、四年级时,听说他被他爸直接带去镇上的综合医院,那次许小兵住了院,至少隔了一个礼拜才回来念书。

    所有人都知道许小兵身T不好,也都知道他的命是烧钱他活不过十岁,但事实上许小兵也都十三了,这当中不说进几次医院住几次院,就是每一、二个月的定期回诊买药打针,全都靠许大个用他那祖传不算大的果园顶著。

    值不值得呢对成年人来说,实在很难说,孩子再生就好,为了一个注定养不大的娃儿倾家盪产,就算在这纯朴的乡村,还是有人认为许大个太傻了。

    不过许小兵的同学们都还是半大的孩子,对他们来说,他们是乐见於许小兵能和他们做同学的,钱啊什麽的离他们都还太远,但本善的人使得他们乐於善待这个长得很好看、又和和气气的男孩子。

    Ai美之心人皆有之,不管是进入青春期後开始对这个长得好看的男同学产生兴趣的nV孩们,还是虽然平时打打闹闹,但在本能上有著保护弱者的大男人思考的男孩门。

    也因此许小兵虽然在T育课时总是坐在一旁,但他并没有被孤立出去,跑步经过他身边时几个nV孩子会边喘息边和他打招呼,几个跑得快的男孩子在跑完老师交待的三圈後,不约而同的集中到了许小兵身边聊起天来。

    男生和nV生的T力在国中开始显得不同起来,在T育课很明显的看到,快的男生跑完三圈时,还有一半以上的nV生在第一圈或第一圈半挣扎著。

    在许小兵身边的男生不知不觉的以场上的nV孩子为话题中心聊起来,一开始还好,顶多是讨论某个nV生跑得快,哪个nV生跑得慢,但毕竟是在开始对两产生好奇心的国中生,很快的话题开始染上颜sE,聊起哪个nV生有带卫生棉,哪个nV生部大到跑步会摇晃。

    许小兵默默的看了身边的许小军一眼,看他还是专心的T0Ng著蚂蚁窝,似乎对於大哥哥们的话题不感兴趣,他也就没有打断聊得正起劲的同学,虽然他本人对於这些话题没有太多兴趣,哪个nV生来cHa0没有或几罩杯,远远不及他对於晚餐要煮什麽这些事更值得让他思考。

    T育课之後,上完了纸上谈兵的电脑课,这一天的学习也就结束了,许小兵照样是一手提著书包一手牵著弟弟走上回家的路。

    和以往一样,他稍微绕了一下路,到经常光顾的杂货店买了蛋和青菜。

    看著许小兵买的东西,许小军小小的眉头纠结了,没有。

    许小军是标准的无不欢,别看他只有五岁大,吃鱼不需大人帮他挑鱼刺,脚翅等高难度的也能连软骨都啃得一乾二净,扫起桌上的猪那更是秋风扫落叶,不留一片。

    看到哥哥手上的菜叶子,许小军的心纠结啊,可是前几天他才因为吃菜问题和哥哥大吵一架,现在让他和许小兵吵著要吃,他还是会犹豫不只一下。

    感觉到许小军的异常的沉默,许小兵低头看到他快打结的小眉头,觉得好笑的说:「晚上吃火腿蛋炒饭。」这才把许小军从纠结中给救出来,原来是火腿,那在家里有,不用买。

    不知不觉的加快脚步,急著吃的许小军乐呵呵的拉著哥哥回家,五岁的他没啥心烦的事,吃饭皇帝大,或者该说吃皇帝大。

    兄弟俩人在三点多回到家,许小兵马上就埋进厨房忙著做饭,虽然有点早,但一般来说他都是在四点前把晚餐做好,让许小兵帮忙送去果园给许大个的。

    以前许小军还小时,是许小兵做好饭自己送去,顺便把被许大个绑在两颗树之间的许小军给抱回家,再帮他洗澡喂哄睡觉,现在许小军大了,许小兵相对的也轻松很多。

    做好火腿蛋炒饭,当然里头也放了大量的青菜,许小兵尽量把小白菜给切得又细又碎,混在饭里让许小军挑不出来,先让许小军坐在厨房的小凳子上把他的饭给吃了,再让许小军把晚餐送去给许大个。

    这时许小兵还没忙完,他马上得继续准备许大个的消夜和隔天可能要用到的菜sE的前制作业,不过他毕竟也只是个刚升上国一的男孩子,懂得料理并不多,做来做去还是那几样,幸好许大个和许小军都不太挑,只是一个是真的不挑,一个是只要有就好,都不算难伺候。

    等许小兵做好消夜,总算有空坐下来吃饭时,许小军也刚好在这

    男校舍监小说5200

    个时候回来了。

    「哥哥,爸爸说今天会早点回来,让你给他捏脚。」许小军当的不只是运送兵,同时也是传令兵。

    「嗯,知道了。」许小兵点点头,脸上没有什麽特别的表情,就算不是还小的许小军,任何人看到都不会想到,他们父亲口中的捏脚不单字面这个意思。

    吃完饭,洗好碗,许小兵压著玩了整天脏兮兮的许小军一起去洗澡。

    许小军还小,放著让他自己来的话,那不叫洗澡叫玩水,所以许小兵通常都和他一起洗澡。

    在许家,没有浴缸这种新cHa0的玩意,浴室就是一个烧水的大缸,从里头舀水出来洗澡用。

    许小军以五岁的年纪来说也算是灵活,没三两下就自己把衣服K子给脱光光,一个箭步冲进浴缸舀水冲身T。

    许小兵在後头慢条斯理的脱衣服,顺便把许小军乱丢在地上的脏衣服一并放到旁边的竹篮内,等凑到晚归的许大个的衣物後再丢去给洗衣机清洁。

    等到许小兵脱完衣服进浴室後,许小军已经全身白泡泡的状态,刚吃饱的他本来就顶著一个圆滚滚的鲔鱼肚,再加上幼童特有的身T,乍看之下真像只肥滋滋的白sE玩具熊。

    与许小军肥滋滋的幼童身材相b,同样赤著身T的许小兵算是孩童身材,虽然他已经十三岁了,可是迟缓的发育让他看起来顶多只有九、十岁的模样,他的身高还没开始拉高,身T依旧是孩子的线条,没有肌,带了点感,也带了点稚气。

    快手快脚的许小军很快的就洗好了,洗到一半的许小兵停下动作,检查弟弟身上的乾净程度,果不其然找到问题:「脖子下头没搓乾净。」

    帮许小军搓完脖子W垢,许小兵又把弟弟翻过来翻过去检查两遍後,才算是下了合格令,自己再继续回去洗澡。

    洗完澡的许小军没出去,就在大水缸旁蹲著,许小兵也没想太多,猜想弟弟是在等他,手上动作也加快起来,就怕许小军身T冷了感冒了。

    没想到许小军蹲在一旁看了许小兵没多久,突然问说:「哥哥,你的什麽时候变大」

    许小兵正在冲水,手一滑差点把杓子砸在头上。

    「什麽你说什麽变大」许小兵怕自己听说,赶紧再问一次。

    「啊,这里。」许小军伸出他的手指,一直线指向许小兵的口,「今天大哥哥不是都在说变大的事,哥哥你的什麽时候才会变大」

    许小兵这才恍然大悟,今天T育课男同学在聊nV生发育的事,都被许小军给听进去了。

    「哥哥是男生,男生的部不会变大的。」许小兵一边解释,一边在内心抱怨他那些同学,旁边有小小孩还说那些有的没的,害他现在得提早和弟弟做教育。

    「为什麽男生的不会变大」正好是一万个为什麽的年纪的许小军当然不能接受这麽简单的,马上开始他的为什麽攻击。

    「因为只有nV生要生小娃娃啊,nV生让小娃娃x1需要大部,男生又不用给小娃娃x1,就不会有大部了啊。」当然,事实并不是如此,喂与腺有关,和尺寸无关,不过对於只有十三岁的许小兵来说,他懂得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许小军歪头听啊听,点点头:「我知道了,男生不会有大,nV生和哥哥才会有大。」

    「啊为什麽」为什麽你的知道了会是这啊许小兵开始怀疑起弟弟智商来了。

    「因为哥哥的是要给我x1的啊,当然会变成大。」许小军觉得自己好聪明,b哥哥更聪明,因为哥哥连这个都不懂,好笨喔。

    说著说著,许小军又觉得嘴巴痒痒了,他毫不客气的缠上许小兵:「哥哥哥哥我要x1」

    「」许小兵这下知道了,他这个弟弟不是笨,只是被他养坏了

    原本许小兵是不打算再让许小军x1他的头了,啥都别说,许小军现在认定了他会和nV生一样发育部,这观念怎麽能不校正过来。

    可是许小军一闹起来,那可是天翻地覆,光是看他讨厌吃青菜就知道,他的个跟牛一样固执,而且不是犛田用的h牛种,是斗牛在用的黑牛种。

    从浴室闹脾气闹到卧室,许小兵到最後还是让步了,这和青菜事件不同,青菜那是为了许小军的身T著想,至於男生长不长部这种小事,等小军长大懂事後自然就会知道了。

    「好啦,别嘟嘴了,让你x1就是了。」许小兵坐到床上,主动拉起衣服,露出因为刚洗过澡而特别粉nEnG的口。

    「哥哥最好了」许小军小小年纪演起川剧还真是上手,一张小脸从哀怨痛绝转变成欢喜若狂不用半秒,小身板一跳一扑就冲到许小兵身前,脸一凑就hAnzHU许小兵的左头。

    小嘴一含到目标物,许小军就自然而然的闭起眼睛,满脸满足表情的x1ShUn起来。

    看著许小军一脸幸福的小模样,许小兵的心也跟著柔了起来,许小军一天b一天长大,有时许小兵也会有些失落感,他知道弟弟总有一天会长大cHeNrEn,也许某天他会离开这个成长的地方,到远方去打拼属於他自己的人生。

    和许小军不同,许小兵知道他永远不会离开这个家,他的身T不好虽然也是原因之一,但更大的因素在於他放不下爸爸许大个,那个憨厚、正直,又带点傻劲的男人。

    等以後,在许小军长大以後,这个家会只剩下许大个和许小兵两个人了。

    那是多久以後,许小兵不知道,但他觉得不会太久,许小军正在长大,一天b一天还活泼,敢一个人去探险的地方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少缠著许小兵要他抱抱。

    也因此,像现在这样许小军缠著要许小兵的时候,许小兵一方面在脸上露出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一方面其实内心还是在暗自窃喜,不管以後会怎麽样,至少现在的弟弟还是需要他的。

    只是许小兵不自在的扭了一下PGU,不知为何,最近许小军x1他的头时,总会有种陌生的奇妙感觉。

    不是痛,也不是养,许小兵不知该怎麽形容,其实许小军嘴里还是齿,小小的牙齿不至於弄痛许小兵,只是那毕竟是布满血管的敏感地带,被这麽x1啊含的,无非都是类似Ai抚的一种动作。

    以前许小兵也还小,只觉得头被这麽x1,会麻麻痛痛的,可是自从一年前他开始扮演夫妻中妻子的角sE後,他的身T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记住了的快感,就算他的睾丸还没开始制造子,就算他的还未曾B0起,但是他的身T已经真的不一样了。

    就像现在,许小兵感觉到,有什麽东西从他的腰间扩散出来,让他全身无力,慢慢的他靠在墙上的角度越来越下滑,到最後几乎都要躺在床上了。

    许小军感觉到哥哥的姿势变换,可他的小嘴可没舍得松开,从刚才到现在他都一心一意x1著哥哥的头,哥哥往後躺下,他就往前趴上去,双手双脚环在许小兵身上,和只x1盘鱼一样紧贴不放。

    「嗯啊」许小兵不懂为什麽自己会发出喘息声,就像他不懂明明被许小军x1的是头,感觉到酸麻的却是腰间下腹一带一样。

    小小的左很快的红肿了起来,不只头与晕,就连被许小军一并含在嘴中的一带也跟著红起来,因为贫血而过白的肌肤染上一层粉红,竟让他散发出说不出的豔丽。

    这并不是应该形容一个才刚满十三岁男孩的单字,可是所有人特别是男人都应该会赞成此时的许小兵就是这副模样。

    正好有个人能证明,就是刚回到家的许大个。

    「小兵小军」男人回到家,奇怪客厅没有孩子在迎接他,他一路从客厅旁的厕所和浴室寻来,最後走进兄弟俩共用的房间。

    在看到床上相拥的两个小人影时,许大个觉得有一鼓鼓的血,在突然加快速度的心脏帮浦下全数冲到脑部。

    他十三岁的大儿子半Sh著发因为刚才洗完澡还来不及吹乾、横卧在床上,他前衣服被拉上来,白皙的腹一带有一半曝露出来,另一半他五岁大的小儿子遮掩著,从许大个的角度能清楚看见,小儿子的嘴正紧紧hAnzHU大儿子的头,时不时的x1ShUn著。

    许大个注意到许小兵的脸,那里是cHa0红著的,不只是脸颊两侧,他的眼角也是淡淡的粉红sE,就像上了妆的nV人,只是那透露出来不作做的风情,自然不是彩妆能b较的。

    这样的许小兵对许大个来说,是陌生的,可是类似的表情他却曾经看过,在别的nV人脸上,例如许小兵他妈,例如镇上的便宜妓nV,例如只有一夜之缘的大嫂。

    那是nV人在Ai时会露出来的表情。

    许大个当然不会误以为许小军在对许小兵做什麽,许小军太小,真的太小,他才五岁,啥也不懂啥也不会啥也不能,许大个是知道许小军偶尔会缠著许小兵要x1,他也曾经看过许小兵在安抚小小的许小军时拉开上衣让他x1自己的头,只是那时候两人都还小,许小兵才十岁,许小军更是两岁不到,那画面别说会让许大个感觉q1NgsE,他只觉得好笑。

    可是现在的,为什麽,会完全不一样呢许大个不懂。

    「爸爸」许小兵看到许大个,心想救兵总算回来了,他赶紧向许大个求援:「快帮我把小军抱走」

    可许小兵不知道的是,他开口的声音,和他平时太过不一样,sU麻的下腹让他使不上力说话,几乎是靠气音讲的这几个字,不只让许大个听不清楚内容,还更直接的刺激他的心脏,与胯下,这让他动弹不得,他怕他一动,工作K内的B0起将更无法隐藏。

    「爸爸」许小兵不懂为什麽许大个不动,但他第二声呼唤却是喊醒了x1中的许小军,原本都x1到快要睡著的他半睁开眼,看见门口的许大个。

    「爸爸」松开嘴上的安抚嘴,许小军高兴的跳起来,爸爸回家是一天当中他最喜欢的时间,因为爸爸总会把宵夜的分他吃,这是一天之内可以只吃不吃菜因为没做他的份的幸福时光。

    许小兵总算能喘过气来,他伸手把刚才兄弟两人擦身T用的毛巾拉过来,顺手的把前擦了一下,上头因为许小军的口水而ShSh黏黏,不擦本没办法穿衣服。

    顾著打理自己的许小兵没有注意到,当许大个看到他Sh滑红肿的头时,脸上露出因为yUwaNg而扭曲的表情,如果可以,他多想要直接上前hAnzHU那诱人的头,可是还不行,他还没洗澡,还没吃完许小兵辛苦准备的宵夜,还没让电灯泡许小军睡著。

    许大个只能忍了,抱起许小军,技术的用他的脚遮住自己的胯下,说:「小兵,那爸先去吃饭。」

    「爸爸爸爸我要吃」生怕属於他的份的并没有这种东西会飞走,许小军赶紧抱著许大个的大脑袋瓜交待。

    看著他们父子离开的背影,许小兵没想太多,整理好衣服,也後脚跟了出去,要帮许大个把宵夜端上桌。

    tye""

    20:5创建于

    var""

    src":crojs"tye""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