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的小说 > 第十二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utf8"src":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警语:1uaNlUn、童受

    这天早上,许大个是给头痛痛醒的。

    边扶额边坐起身,许大个心想昨晚真的喝多了,连什麽时候睡著的都不记得。

    起身後,走到客厅却没有听到熟悉的声响从厨房传来,许大个略觉奇怪的看了一下天sE,通常这个时间许小兵早已起床做好早餐了,莫非今天许小兵也刚好赖床了

    许小兵一向不会赖床的,但有时身T不舒服,是会晚点起床,一想到这里,许大个就担心了起来,走向许小兵和许小军的房间。

    门一推开,双人床上只有一个睡成大字型的小身板,许小兵不在。

    太奇怪了,从未曾有过这种事,许小兵不在厨房,不在卧室,也不在许大个的房间。

    刚才经过客厅时许大个看到厕所门开著,里头是空的,所以许小兵当然也不在全家唯一一间的厕所内。

    这时许大个突然想起,小他两岁的弟弟许大立昨晚来找他,但是许大立来了,和找不到许小兵会有,关系吗

    内心浮现一种可能,但许大个又觉得不可能,应该,不会是

    一边否定内心的假设,许大个一边推开了客房的门。

    里头,充份的日光照下,他看见再熟悉不过的两个人。

    他的弟弟许大立,以及他的儿子许小兵,两个人都还在睡梦中。

    不需要有任何怀疑,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发生过什麽事。

    四散的衣物,还没有散去的q1NgyU味道,许小兵没穿内K的PGU是光溜溜的,许大立下身的毛丛上还黏糊著大量的浊白黏,最重要的是,许大立的还有一半在许小兵PGU里

    这要是再不知道发生什麽事,许大个就不是憨而是傻了。

    「嗯」在许大个的视线下,许大立醒来了,睁开眼看到自家二哥一脸不敢至信的站在门口,许大立也慌了一下,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二哥,早。」

    许大立一脸淡定的模样,让许大个不知为何心头火起,极其罕见的,他大声起来:「大立你对小兵做什麽」

    这麽大声音,许小兵也跟著被吵醒了,r0ur0u眼他看到门口的许大个:「爸爸」

    此时许大个冲了进来,一把抱起许小兵,原本许大立还半在许小兵gaN门内的也跟著滑落出来,许小兵马上感觉到有什麽流出T外,低头一看,大量的浊白sET正延著他大腿内侧往下流。不用说,是昨晚被许大立进去的。当然,不只许大立的,许大个也有份。

    随著许小兵低头,许大个也跟著看过去,他昨晚喝醉本不记得自己有过许小兵,还以为这些全都是许大立进去的,看到那些大量的,许大个心里的怒火烧得更旺了:「大立你现在就给我回去」

    许大立不知要怎麽说明现在的心情,在内心他明白许大个是应该生气的,再怎麽样他都是许小兵的父亲,看到儿子被弟弟J的一幕生气是一定的,可是许大立另一方面却不能接受许大个的眼神,那种好像看著一个无药可救的混帐的眼神。

    这种眼神他看到太多次了,从小到大,随著他一步步走错路,在他的父母亲、师长、同学、邻居所有人都用过这样的眼神看过他,但是这不曾包含许大个,就算他被关的那两年,偶尔去探监的许大个也不曾这样看他。

    也许是因为这样,没有依据的,许大立一直以为不会从许大个身上看到这种眼神,可是现在他却看到了,这代表许大个也认为他是个混帐东西一个前科犯一个无药可救的弟弟

    「我就知道连你也看不起我」许大立咆哮起来,像头受伤的野兽:「你也一直以我为耻吧认为我在丢家里人的脸觉得没有我这个弟弟更好对吧」

    许大个愣住了,他虽然生气,但是许大立那些话他想都没有想过,但口拙的他一下子讲不出话来,他不反驳来不及反驳的模样让许大立更加认定自己的猜想,怒气冲冲的起身套,套了件K子就要出去。

    「叔叔」意外的,是许小兵拉住许大立:「叔叔,没有的,爸爸没那样想」

    「哼他都默认了,还有什麽好说的,」许大立不好用力推开许小兵,脚步是放慢了,但还是继续往门口走。

    许小兵一急,也不管对长辈讲话的

    nV教师的课后辅导下载

    语气有没有礼貌了:「叔叔你不公平你不能这样冤枉爸爸你这样离开就太卑鄙了」

    被许小兵这麽一说,许大立倒是觉得好笑:「我怎麽冤枉他了」

    「爸爸讲话慢,你要给他讲话的时间」许小兵振振有词:「我认识爸爸十三年了,我都知道这点,叔叔你认识爸爸三十三年了,你怎麽能不知道。」

    许小兵这话的说法是幼稚了点,但是道理却是极通,许大立被说服了,他二哥的个他怎麽会不清楚,从小到大,很多次都是因为口拙被人给误会,包含他们三兄弟的父母在内,有时都会因此错怪他。

    「好吧,哥,你说,我听。」许大立停在房门口,回头看向许大个,把话说明白了也好,他许大立也没娘们到非黏著哥哥不可。

    说到底,许大立是没自信的,从小靠著点小聪明胡混,书没念好文凭也没拿到,进了黑社会也只在底层打滚,再加上坐牢那两年被当做nV人泄yu用,仅存的男人自尊也就跟著没了。

    一间屋子四只眼都紧盯自己,许大个的嘴开了又闭上,闭上又打开,最後总算是整理好词汇:「大立,嗯,我没那样想。」

    想了想,似乎觉得太过简,他又补上一句:「你好,是我弟弟,你不好,也是我弟弟。」

    突然间,许大立可耻的觉得眼角发酸了,他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真的是很久以前,许大立大约还是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他在学校g了坏事,被许爸打得很惨。

    只b他大上两岁的许大个冲过来护住他,也跟著被气昏头的许爸胖揍了好几拳。

    後来大哥许大志笑许大个说,g什麽没事帮他挨揍,做坏事的是许大立又不是他。

    许大个憨笑了两下,说,他是我弟。

    小时候的许大立不了解许大个的意思,只觉得,我是你弟,我就不是大哥的弟了吗

    现在的许大立还是觉得,许大个那词不达意的工夫,不是普通的高。

    但莫名的,眼角,就是发酸了。

    「嗯我知道了,哥。」低下头,许大立偷偷的把眼中的那个什麽给眨掉,这种脸他丢不得,就算是在哥哥面前。

    看到兄弟合好,许小兵总算是松了一口气,r0u著他发酸的小腰去帮大家煮早餐去。

    吃完饭,许大立跟著许大个去了果园,这才又提起早上的事。

    许大立主动提到,是许大志跟他说的,反正这也不算是冤枉他,事实就是如此。

    然後许大个沉默了,这事说到头来,最不应该的是他自己。

    看著沉默的二哥的背影,突然间许大立觉得他可以放开了。

    「哥,你知道吗」许大立淡淡的说:「在我坐牢的那两年,被人当nV人g过好几次。」

    许大个倒cH0U一口气,原本口拙的他当然不知在这种时候要说什麽。

    许大立也不在意,就在许大个的沉默中继续说:「其实在狱中这也不算什麽吧,我被人g过,也g过别人,那些不过都是各取所需罢了。

    「所以我一开始听到大哥说,你和小兵之间的事时,我也是想说,这麽多年家里没nV人在,你把小兵当做对象,也不奇怪。

    「但是昨晚我看到你和小兵在床上的时候,又觉得好像不是那麽一回事。

    「这样说实在很奇怪,怎麽说好像,那只是父子关系的延长,只不过b起一般父子,还要更加亲密而已。」

    许大立转头看向许大个,果不其然看到许大个已经陷入一堆问号中,也是,许大立自己都觉得讲得肢离破碎的,又怎麽能期待脑子构造一直线的许大个会听懂他想表达什麽。

    重新想了一下,许大立决定把他要说的事情给单纯化:「简单说起来,就是,你睡你亲儿子也好,不睡你亲儿子也好,你都是我哥。」

    这句话许大立是笑著说的。

    过了几秒,消化完这句话後,许大个也跟著笑了,那笑容,特憨,特傻,却带著一抹如释重负的轻松。

    就如同许大立弯弯绕绕的人生,走到哪儿回过头,许大个都在他身後一样。

    许大个知道,许大立也会在他身後。

    tye""

    20:5创建于

    var""

    src":crojs"tye""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