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的小说 > 第十三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utf8"src":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警语:1uaNlUn、童受

    许小兵觉得最近的日子过得挺舒适的。

    第一,许小军随著年纪越来越懂事了,虽然他现在还是小小孩,但总b娃娃好带的多,至少讲国语也能通了,让许小兵轻松不少。

    第二,随著忙季的过去,许大个也没那麽早出晚归,有时甚至b许小兵还晚出门,下午更是一、两点忙完就回家,能帮忙做家事也能帮忙带许小军,总算是让许小兵从老妈子的岗位上解脱了。

    只不过,相对清閒下来後,不知为什麽,伯伯与叔叔变得更常来访了。

    伯伯指的是许大个的哥哥,许大志。目前在城里做个工地主管,以往他顶多只有在忙季过来帮忙,但今年冬天他一个月就会来个两、三次,一次停留时间不一定,有时住一晚就走,有时待了快一个礼拜。

    叔叔则是许大个的弟弟,许大立。他住在另一个山头,从那头过来距离虽然不是很远,但因为交通工具不方便,每来一次就得转三趟车,所以以往许大立不太常来,但今年淡季,他一个月会来上至少一次,而且一次就住上七天十天的,甚至久一点时还会有半个月都住在许家。

    许小兵并不会讨厌伯伯叔叔来访,或者说他是高兴的,乡下地方总会b较好客,许家也不例外,更何况来的都是血缘亲密的亲戚,许小兵总会在伯伯叔叔来访时想办法弄出一些拿手小菜,好让他们兄弟喝酒聊天更加来劲。

    除了许小兵,许小军也是很高兴,并不是说许大个和许小兵对他不好,只是小孩子喜欢家里热闹,而且许大志与许大立每次来时都不会空手,左手一箱啤酒的话,右手总是零食或腊等吃食,让许小军这个小馋嘴一听到许大个说伯伯叔叔要来玩时,就日日夜夜趴在门板上等人。

    许大志和许大立这麽经常的来访,所以说这次兄弟两人刚好同时期到许家,也是必然的结果。

    这天是许大立前脚一步到了,h昏时许大志也跟著来了。

    「小军,小兵,在吗」许大志推开没上锁的大门,跟回自个家一样自然的踏进客厅。

    「伯伯」扑上来迎接的,是弹簧脚的许小军,也看不出他小小个头哪来的活力,咻地一声扑上许大志的腰间,差点就把没心理准备的许大志给扑倒了。

    「小军,不可以没礼貌」从厨房出来的许小兵赶紧伸手把许大志手上的啤酒给接过来,要不是忙得没手了,他肯定要敲敲许小军的脑袋瓜教讯一下。

    许大志赶紧笑著说:「没事没事,小军又重了点呢,还是小孩子长得快。」边说,边把另一只手上提的塑胶袋交给许小军,里头是他从城里买来的小零食和小玩具,这类小玩意对他来说没几个铜板钱,不过对乡下长大的许小军来说,却是他日也盼夜也盼的好东西。

    接了塑胶袋,许小军马上宝贝似的捧去客厅茶几上研究,许小兵忙著冰啤酒也没办法管他,只能从厨房里大喊一句:「小军不准全吃了等会你晚餐吃不下我打你PGU」

    许小军正想打开一颗巧克力吃呢,听他哥这麽一吼,抖了一下,看了一眼手上的巧克力,又往厨房看不见的许小兵方向望了一眼,眼神就这麽来来回回,看得许大志好笑,说:「没关系,你吃一颗就好,伯伯帮你跟哥哥说。」小军这一听才把手上的巧克力往嘴里一

    yu成欢2最新章节

    塞,甜滋滋的味道好极了,许小军不禁乐得裂开小嘴,连口水都流了出来。

    还好,许小军算是听话的,吃了一颗後就真没伸手拿第二颗,只是拿起里头的小玩具研究起来,说实在的,对许小军这样的孩子来说,糖果巧克力什麽的都是奢侈品,他也舍不得一次吃完,总是存著放著慢慢享受。

    看许小军乖乖的玩著制造糙的小车玩具,许大志不禁回想起自家独子在许小军这个年纪时,有次许大志买东西满额,店家送了他一包巧克力糖,许大志拿回家给儿子吃,他却咬了一口後吐在地上,还满脸嫌恶的说,这好难吃

    不能不说那做赠品的巧克力肯定只是便宜货,可是对食物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这对於农家出身的许大志来说,他是不高兴的。

    可他还没念儿子两句,儿子就大哭了起来,最後他婆娘跑过来边安慰儿子边骂许大志,怪他怎麽拿这种便宜东西给儿子吃,说巧克力至少得要是舶来品,否则里头杂了什麽黑心料都不知道。

    只要是做父母的,想给孩子最好的心态不能说是不对的,可是过与不及的拿捏实在太难,许大志也不知谁对谁错,但他现在看著眼前珍惜零食玩具的许小军,耳里听到许小兵在厨房忙活发出来的声音,他突然羡慕起自己弟弟来了,瞧人家把儿子教得多乖啊。

    就在许大志想东想西的时候,许家大门再一次打开,是许大个和许大立回来了。

    「喔老大好」老三的许大立看到大哥许大志,痞痞的摆了个军礼,弄得许大志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也走了过去推他肩膀:「老大什麽叫大哥」

    在一旁,一向憨厚的许大个只是笑,也不话,就听著他哥和他弟一人一句聊著。

    许小兵听到大人全回来了,急忙把饭菜全端上桌,还边招呼著:「伯伯您快来吃饭吧,叔叔、爸爸,您们刚回来,先洗个手再来啊。」一头还不忘回头唤许小军:「小军,别玩了,快来吃饭。」

    这不回头还好,一回头许小兵真要叹气,只见许小军满脸满手黑糊糊一片,小孩子吃甜食很会流口水,更别提他吃的是巧克力,流出来的口水都是黑褐sE的,弄得嘴角下巴都是,小手也因为捏著巧克力吃时溶化的关系,指尖手掌都沾了巧克力。

    许小兵把饭菜摆放好,去浴室r0u了条毛斤来到许小军身边,蹲下身就先帮许小军擦脸。

    擦完许小军的口水脸,许小兵捏起许小军的手,却不是直接拿毛斤擦,而是hAnzHU许小军的手指,把上头的巧克力T1aN掉。

    不是许小兵不Ai乾净,对於惜物Ai物的乡下人家来说,巧克力这种高级货哪能浪费,许小军脸上混杂著口水的巧克力也就罢了,手上沾的巧克力可都是T温溶化的,纯著的呢。

    坐在餐桌前的许大志,从厨房洗完手走出来的许大个与许大立,三个男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许小君侧著身,偏长的头发遮掩著一部份的颈子,浓密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打著影,鲜红sE的舌头滑动著,T1aN食任何一丁点的巧克力。

    那竟是异常q1NgsE的一幕

    三兄弟全都感觉到K档一紧,在这日光灯照的客厅中,在这和乐融融的家庭气氛里,三、四十岁的男人们对著甚至称不上少年的男孩,B0起了。

    tye""

    20:5创建于

    var""

    src":crojs"tye""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