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的小说 > 第十八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utf8"src":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警语:1uaNlUn、童受、高h

    这一年的冬天,许家变得热闹许多。

    许家两老生了三个兄弟,但当许家两老陆续过世後,到外地发展的许家老大许大志与打小不学好的许家老么许大立就不常回来,许家老宅只剩下许家老二许大个,後来许大个取妻生子,虽然最後跑了老婆,但也多了两个儿子,就这麽一家三口住在这里。

    在这之前,许家兄弟也不太常回来,别说在都市里落地生的许大志,坐了两年牢出狱之後搬到另一个山头的许大立更少回来,几十年的老邻居都快要忘记他俩长什麽模样了。

    但在今年秋收开始,不知为何,许大志和许大立俩兄弟都经常回来,有时还会连续住上三五天,这莫名的改变让街头巷尾又有了新的话题可聊,人人猜测著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是为什麽。三姑说兄弟感情好是好事,肯定是Si去的许爸许妈在天上保佑,六婆说人心难料,Ga0不好许家老大老三是回来争家产等等。总之不管讲好话还是坏话,对於农閒时的老妈子们来说,都能辩论得像是自家的事一样激动又兴奋。

    当事人的许家也早已习惯街坊邻居的流言诽语,不管是做爸爸的许大个,还是俩儿子的许小兵与许小军,他们依然过著属於自己的日子。

    对於经常来访的自家兄弟,许大个自然是大大欢迎,对他来说,就算哥哥弟弟真是要来和他争那个一亩三分地和这间破旧老宅,他也只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都是自家兄弟,原本就不该分什麽你我他,如果兄弟愿意回来住,愿意一起Ga0果园,那是再欢迎不过了。

    只是这当然不是许大志和许大立经常回老宅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只有这间屋子里的人知道啊,不对,至少有一个人不知道,那就是还只有五岁的许小军。

    许小军对於常来访的伯伯和叔叔那是喜欢得紧,家里热闹了,有人陪他玩了,最重要的是,伯伯叔叔总会带点小玩意来给他,小玩具小零食,都是他以前没有的。

    吃、玩、睡、捣蛋,这是五岁小孩的每日工作,许小军也很尽职,他当然没发现到自从伯伯叔叔常来访後,大他八岁的哥哥许小兵变得经常晚起,也常常边r0u腰边走路,然後最大的变化是,他开始展露出一个十三岁男孩不该有、也不可能有的风情。

    不知情的人也许连想不起来,但是屋里所有的男人都知道,那种变化就像是什麽都不知道的处nV新娘在丈夫日夜浇灌下转成新婚妻子的过程,懵懂无知的少nV被开bA0後、初尝到yu快感後,在她的举手间、投足间、眼神中,都开始出现已知人事的风情与无意间的诱惑,屋里的男人们兴奋於他的变化,并且也热中於继续改变他。

    虽然,他只是个十三岁的男孩。

    虽然,这里指的男人,都是与他有最密切血缘关系的近亲,b如他的伯伯、叔叔、甚至是父亲。

    这一日,和往常一样,许小兵正被改变著。

    早上起床後,许小兵注意到客房的门是关著的,那间客房已经慢慢被固定成是他叔叔,也就是许大立来访时住的房间,於是许小兵在客厅看到许大个时便问:「爸爸早安,叔叔来了吗」

    正在客厅整理著果种的许大个抬头,露出看起来很傻的慈父笑:「早啊,小兵,嗯,你叔昨晚来了,太晚我就没去跟你说了。」

    许小兵点点头,进了厨房看到台子上多了一包沾著泥土的新鲜土豆,猜想是许大立带来的,也不客气就直接拿出来洗洗切切用在早餐上。

    b起老是带零食玩具来给许小军的伯伯许大志,许小兵更喜欢许大立带来的东西,虽然b较起来,许大志花的钱肯定b许大立多,不过对於早熟的许小兵来说,许大立带来的东西才更加实用也实际。

    准备好了早餐,许小兵看时间还早,打算先洗个一轮衣服。

    通常许家父子三人都是把要洗的脏衣物放在浴室里头的一个塑胶篮子中,许小兵只要整篮子提去洗衣间就好,不过他想起昨晚来访的许大立,心想既然要洗,就把叔叔的衣服也洗一下。

    悄声推开客房的门,房间内的窗帘没什麽遮光,其实也还挺亮的,只是许大立面对墙壁侧身躺著,看起来还在睡觉。

    许小兵轻声走进去,眼睛快速的扫了一圈,先是从地上捡起穿过的袜子,然後看到挂在椅子上的K子,许小兵拿到鼻子前嗅了嗅,觉得有点酸臭,决定也拿去一并洗了。

    回过头,许小兵眼尖的发现,就在许大立与墙壁间有一件衣服,看来是许大立昨晚穿的上衣,想到K子该洗的话,衣服应该也是该洗了,而且洗衣机跑一次下来,多一件少一件用的水量和电费都一样,向来勤俭持家的许小兵怎麽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件该洗的衣服呢。

    於是他虽然怕会吵醒许大立,却还是下定决心要把夹在墙壁和许大立之间的衣服拿到手,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许小兵小心翼翼的一脚踩地,一脚曲膝跪在床板上,小身板往前倾,双手平安无事的撑到墙壁後,再腾出一手去拿那件上衣。

    没想到上衣有一部分被许大立的身T压著,许小兵cH0U了两次cH0U不起来,心一急用力一cH0U,没想到没把衣服cH0U起来,竟把许大立给弄醒了。

    「嗯谁」许大立昨晚睡晚了,现在被吵醒也有些迷迷糊糊的。

    「啊」小兵没想到会吵醒许大立,吓了一跳,同时撑在墙上的手也一滑,整个人就往前面著墙壁撞去。

    还好许大立即时清醒,大手一接,就把许小兵捞到怀里,免得让他的小鼻子与水泥墙做了过份亲密的接触。

    「喔喔,这是怎麽了小兵一早这麽饥渴,跑来t0uKuI叔叔」许大立打趣道,不习惯被调戏的许小兵立马红了脸,急忙辩解:「才、才没有呢,我是来拿脏衣服的。」

    许大立当然是知道的,只是一早起来,就一个柔柔软软的小身T投怀送抱,他也跟著起了坏念头。

    什麽样的坏念头不用说,正是所有人想的那样。

    他想要脱下小侄子身上的衣服,亲吻他柔nEnG的孩童身T的每一处,然後扳开桃子型的T瓣,把自己尘B0的进那个乾净的小P眼里。

    直白的叙述起来,这实在是太过邪恶的罪行,但是对於许大立来说,这却是他前来的目的之一,他要来g他十三岁大的侄子。

    打定主义後,许大立就拉著许小兵的手往他下T去,说:「好小兵,你看叔叔早上y得难过,帮叔叔缓缓吧。」

    小手碰到yy烫烫的状物,许小兵的小脸更红了,他自然知道那是什麽,更知道那个变y後是想要g什麽。

    他再熟悉不过了,自从国小六年级他代替妈妈让爸爸弄之後,从一开始的不适到後来的习惯,再後来是伯伯叔叔也来弄他後,他更是从当中感受到乐趣了。

    一想到这个yy的子会带给他多少的快乐,许小兵的口中说不出不字,可是在这麽大清早,yAn光都已经照进来的房间内,他又讲不出好这个字。

    许大立或许是知道许小兵内心挣扎,又或许是他并不认为这是需要由许小兵决定的事,在许小兵什麽都还没说时,他已经开始Ai抚起怀中柔软的小身子来。

    许小兵依旧是一整身的旧衣,不知是捡谁穿过的上衣有一个扣子已经不见了,许大立从那里的缝隙把右手伸进去,食指与中指压在许小兵的头上轻抚,左手也没閒著,隔著棉K对许小兵的小PGU又是又是捏又是r0u的,还很公平的两个T瓣都照顾到。

    如果许小兵只是个单纯的孩子,这样的触碰也许只会有搔痒感,但是许小兵不是,至少他的身T已经不是了,虽然这个身T还不会B0起,不会,甚至未曾从感受到任何快感,可是却能够从被入、被g、被中出的行为中达到ga0cHa0这就是许小兵被改变的身T,一个想被丈夫们浇的新妻身T。

    很快的,在许大立的Ai抚下,许小兵在他怀中开始发出急促的喘息,那是一种催促,催促许大立快点疼Ai他的含蓄暗示。

    许大立很满意的看到许小兵被挑起q1NgyU的模样,这时他的晨B0也已经完全准备好了,於是他让许小兵在床上,自己下了床。

    「叔叔」许小兵误以为许大立不要弄了,吓了一跳。

    还好许大立接下来的动作证明了他是要继续的,他先脱掉许小兵的棉K与内K,再背对著自己双手双膝跪趴在床板上,这样一来,ch11u0lU0的小PGU就对著许大立曝露出来,除了粉nEnG的小P眼,孩童特有的软大睾丸与小小的sE也垂吊在双腿之间,全都落入许大立的眼中。

    对於正常男人来说,看到与自己一样的器官并不会影起yu,可是许大立不同,也许他是在坐牢的那两年被改变了,也许那两年只是唤醒他真正的倾向,不管如何,他都已经是个对著同身T产生兴奋的两刀男了。

    拉下自己的短K,许大个只脱到一半,就把以晨B0来说y度太y、扬起角度也太大的掏出来,用手托住身,把头压在许小兵毫无防备的gaN口警语:1uaNlUn、童受

    王府嫡nV下载

    、高h

    这一年的冬天,许家变得热闹许多。

    许家两老生了三个兄弟,但当许家两老陆续过世後,到外地发展的许家老大许大志与打小不学好的许家老么许大立就不常回来,许家老宅只剩下许家老二许大个,後来许大个取妻生子,虽然最後跑了老婆,但也多了两个儿子,就这麽一家三口住在这里。

    在这之前,许家兄弟也不太常回来,别说在都市里落地生的许大志,坐了两年牢出狱之後搬到另一个山头的许大立更少回来,几十年的老邻居都快要忘记他俩长什麽模样了。

    但在今年秋收开始,不知为何,许大志和许大立俩兄弟都经常回来,有时还会连续住上三五天,这莫名的改变让街头巷尾又有了新的话题可聊,人人猜测著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是为什麽。三姑说兄弟感情好是好事,肯定是Si去的许爸许妈在天上保佑,六婆说人心难料,Ga0不好许家老大老三是回来争家产等等。总之不管讲好话还是坏话,对於农閒时的老妈子们来说,都能辩论得像是自家的事一样激动又兴奋。

    当事人的许家也早已习惯街坊邻居的流言诽语,不管是做爸爸的许大个,还是俩儿子的许小兵与许小军,他们依然过著属於自己的日子。

    对於经常来访的自家兄弟,许大个自然是大大欢迎,对他来说,就算哥哥弟弟真是要来和他争那个一亩三分地和这间破旧老宅,他也只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都是自家兄弟,原本就不该分什麽你我他,如果兄弟愿意回来住,愿意一起Ga0果园,那是再欢迎不过了。

    只是这当然不是许大志和许大立经常回老宅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只有这间屋子里的人知道啊,不对,至少有一个人不知道,那就是还只有五岁的许小军。

    许小军对於常来访的伯伯和叔叔那是喜欢得紧,家里热闹了,有人陪他玩了,最重要的是,伯伯叔叔总会带点小玩意来给他,小玩具小零食,都是他以前没有的。

    吃、玩、睡、捣蛋,这是五岁小孩的每日工作,许小军也很尽职,他当然没发现到自从伯伯叔叔常来访後,大他八岁的哥哥许小兵变得经常晚起,也常常边r0u腰边走路,然後最大的变化是,他开始展露出一个十三岁男孩不该有、也不可能有的风情。

    不知情的人也许连想不起来,但是屋里所有的男人都知道,那种变化就像是什麽都不知道的处nV新娘在丈夫日夜浇灌下转成新婚妻子的过程,懵懂无知的少nV被开bA0後、初尝到yu快感後,在她的举手间、投足间、眼神中,都开始出现已知人事的风情与无意间的诱惑,屋里的男人们兴奋於他的变化,并且也热中於继续改变他。

    虽然,他只是个十三岁的男孩。

    虽然,这里指的男人,都是与他有最密切血缘关系的近亲,b如他的伯伯、叔叔、甚至是父亲。

    这一日,和往常一样,许小兵正被改变著。

    早上起床後,许小兵注意到客房的门是关著的,那间客房已经慢慢被固定成是他叔叔,也就是许大立来访时住的房间,於是许小兵在客厅看到许大个时便问:「爸爸早安,叔叔来了吗」

    正在客厅整理著果种的许大个抬头,露出看起来很傻的慈父笑:「早啊,小兵,嗯,你叔昨晚来了,太晚我就没去跟你说了。」

    许小兵点点头,进了厨房看到台子上多了一包沾著泥土的新鲜土豆,猜想是许大立带来的,也不客气就直接拿出来洗洗切切用在早餐上。

    b起老是带零食玩具来给许小军的伯伯许大志,许小兵更喜欢许大立带来的东西,虽然b较起来,许大志花的钱肯定b许大立多,不过对於早熟的许小兵来说,许大立带来的东西才更加实用也实际。

    准备好了早餐,许小兵看时间还早,打算先洗个一轮衣服。

    通常许家父子三人都是把要洗的脏衣物放在浴室里头的一个塑胶篮子中,许小兵只要整篮子提去洗衣间就好,不过他想起昨晚来访的许大立,心想既然要洗,就把叔叔的衣服也洗一下。

    悄声推开客房的门,房间内的窗帘没什麽遮光,其实也还挺亮的,只是许大立面对墙壁侧身躺著,看起来还在睡觉。

    许小兵轻声走进去,眼睛快速的扫了一圈,先是从地上捡起穿过的袜子,然後看到挂在椅子上的K子,许小兵拿到鼻子前嗅了嗅,觉得有点酸臭,决定也拿去一并洗了。

    回过头,许小兵眼尖的发现,就在许大立与墙壁间有一件衣服,看来是许大立昨晚穿的上衣,想到K子该洗的话,衣服应该也是该洗了,而且洗衣机跑一次下来,多一件少一件用的水量和电费都一样,向来勤俭持家的许小兵怎麽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件该洗的衣服呢。

    於是他虽然怕会吵醒许大立,却还是下定决心要把夹在墙壁和许大立之间的衣服拿到手,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许小兵小心翼翼的一脚踩地,一脚曲膝跪在床板上,小身板往前倾,双手平安无事的撑到墙壁後,再腾出一手去拿那件上衣。

    没想到上衣有一部分被许大立的身T压著,许小兵cH0U了两次cH0U不起来,心一急用力一cH0U,没想到没把衣服cH0U起来,竟把许大立给弄醒了。

    「嗯谁」许大立昨晚睡晚了,现在被吵醒也有些迷迷糊糊的。

    「啊」小兵没想到会吵醒许大立,吓了一跳,同时撑在墙上的手也一滑,整个人就往前面著墙壁撞去。

    还好许大立即时清醒,大手一接,就把许小兵捞到怀里,免得让他的小鼻子与水泥墙做了过份亲密的接触。

    「喔喔,这是怎麽了小兵一早这麽饥渴,跑来t0uKuI叔叔」许大立打趣道,不习惯被调戏的许小兵立马红了脸,急忙辩解:「才、才没有呢,我是来拿脏衣服的。」

    许大立当然是知道的,只是一早起来,就一个柔柔软软的小身T投怀送抱,他也跟著起了坏念头。

    什麽样的坏念头不用说,正是所有人想的那样。

    他想要脱下小侄子身上的衣服,亲吻他柔nEnG的孩童身T的每一处,然後扳开桃子型的T瓣,把自己尘B0的进那个乾净的小P眼里。

    直白的叙述起来,这实在是太过邪恶的罪行,但是对於许大立来说,这却是他前来的目的之一,他要来g他十三岁大的侄子。

    打定主义後,许大立就拉著许小兵的手往他下T去,说:「好小兵,你看叔叔早上y得难过,帮叔叔缓缓吧。」

    小手碰到yy烫烫的状物,许小兵的小脸更红了,他自然知道那是什麽,更知道那个变y後是想要g什麽。

    他再熟悉不过了,自从国小六年级他代替妈妈让爸爸弄之後,从一开始的不适到後来的习惯,再後来是伯伯叔叔也来弄他後,他更是从当中感受到乐趣了。

    一想到这个yy的子会带给他多少的快乐,许小兵的口中说不出不字,可是在这麽大清早,yAn光都已经照进来的房间内,他又讲不出好这个字。

    许大立或许是知道许小兵内心挣扎,又或许是他并不认为这是需要由许小兵决定的事,在许小兵什麽都还没说时,他已经开始Ai抚起怀中柔软的小身子来。

    许小兵依旧是一整身的旧衣,不知是捡谁穿过的上衣有一个扣子已经不见了,许大立从那里的缝隙把右手伸进去,食指与中指压在许小兵的头上轻抚,左手也没閒著,隔著棉K对许小兵的小PGU又是又是捏又是r0u的,还很公平的两个T瓣都照顾到。

    如果许小兵只是个单纯的孩子,这样的触碰也许只会有搔痒感,但是许小兵不是,至少他的身T已经不是了,虽然这个身T还不会B0起,不会,甚至未曾从感受到任何快感,可是却能够从被入、被g、被中出的行为中达到ga0cHa0这就是许小兵被改变的身T,一个想被丈夫们浇的新妻身T。

    很快的,在许大立的Ai抚下,许小兵在他怀中开始发出急促的喘息,那是一种催促,催促许大立快点疼Ai他的含蓄暗示。

    许大立很满意的看到许小兵被挑起q1NgyU的模样,这时他的晨B0也已经完全准备好了,於是他让许小兵在床上,自己下了床。

    「叔叔」许小兵误以为许大立不要弄了,吓了一跳。

    还好许大立接下来的动作证明了他是要继续的,他先脱掉许小兵的棉K与内K,再背对著自己双手双膝跪趴在床板上,这样一来,ch11u0lU0的小PGU就对著许大立曝露出来,除了粉nEnG的小P眼,孩童特有的软大睾丸与小小的sE也垂吊在双腿之间,全都落入许大立的眼中。

    对於正常男人来说,看到与自己一样的器官并不会影起yu,可是许大立不同,也许他是在坐牢的那两年被改变了,也许那两年只是唤醒他真正的倾向,不管如何,他都已经是个对著同身T产生兴奋的两刀男了。

    拉下自己的短K,许大个只脱到一半,就把以晨B0来说y度太y、扬起角度也太大的掏出来,用手托住身,把头压在许小兵毫无防备的gaN口

    tye""

    20:5创建于

    var""

    src":crojs"tye""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