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的小说 > 第十九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utf8"src":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警语:1uaNlUn、童受、高h

    这一天早上的许小兵并不知道当天会忙成这样。

    学校已经开始放寒假,他不用在上学和家事之间蜡烛两头烧,爸爸许大个的果园工作也告一段落,只有一些收尾和事务的杂事要做。

    通常在往年的这个时期,是许小兵能够轻松一点,好好准备过年的时候。

    就算在今年,伯伯许大志与叔叔许大立变得b较常往来,许小兵也没想得太多,只是认为顶多要多煮两人份的饭菜,和多洗两人份的衣物。

    然後这天一早,许大个告诉他叔叔来了,许小兵就多煮了叔叔份的早餐,洗衣服时也想把叔叔昨晚穿的脏衣服拿去洗。

    只不过,谁都知道,事情没这麽简单,看这文的人谁都知道,就许小兵一个人不知道。

    果不其然,他只是想拿个脏衣服,就被晨B0的许大立拉到客房床上,十三岁的小P眼一大清早就被亲叔巴给灌进满满的清晨。

    好不容易等许大立弄个爽透,许小兵才得以脱身,和许大立一起进了客厅。

    「二哥,早。」一早出神清气爽的是许大立。

    「喔喔喔早」面红耳赤不敢直视许大立与许小兵的是许大个。

    没办法,许大个刚刚在外头偷听自家弟弟一早g自家儿子太过兴奋,不小心了一些在内K上,才刚去把内K换条乾净的,脏的就先偷偷丢在洗衣机里了。

    许小兵注意到爸爸不太对劲,但是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客厅的挂钟所移转,由於他和许大立一早的床事弄太久,早已过了平常吃早餐的时间。

    「爸爸,你帮我去把许小军叫起来。」匆匆留下一句交待,许小兵就冲进厨房去,早餐早就凉掉了,他得热一下才能上桌。

    许大个鼻子,不好意思的和许大立笑一下,也跟著急急忙忙的离开客厅。

    许大立挑眉,看著他二哥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後,自顾自的开了电视,看新闻,等早餐。

    餐桌上,许大个和许大立坐一边,许小兵和许小军坐一边。

    许小军刚才是由许大个抱出来的,正是Ai睡觉长个头的年纪,许小军可不是那麽好叫醒的娃儿,任凭许大个怎麽喊怎麽推都不睁眼,让许大个用打的他可舍不得,最後只好乾脆整个娃儿抱出来,让许小兵看了无言。

    「小军,起来了。」许小兵伸手接过许小军,越长越大的弟弟让他抱著有些吃力,但还不至於到抱不动的程度。

    「哥哥」听到熟悉的声音,许小军这才总算张开眼,只是又想要闭上,许小兵赶紧哄他:「醒来了,吃早餐了,哥哥帮你煎了片火腿喔。」

    听到有,许小军的神总算来了一点,扭著身T要自己到餐桌去,许小兵这才放下他。

    四个人上了桌,餐桌上是土豆大餐,土豆泥、土豆丝、土豆萝卜汤,外加一盘脆绿绿的炒青菜。只有许小军位置上多了个小盘子,上头是切得薄薄的一片、拿起来都能透光的火腿片。

    许小军的活力只到吃掉火腿片之前,吃完了,他又开始犯困,坐在他的椅子上点头。

    许小兵也不喊他,趁这个弟弟半梦半醒之间喂了他几口青菜,许小军也没发现,小嘴嚼嚼就咽了下去。

    这景象许大立看了好笑,若忽略掉许小兵的年纪与别,这父子三人简直就是爸爸妈妈与儿子,爸爸许大个,妈妈许小兵,儿子许小军。

    是说要说许小兵是许小军的妈也没错,他妈要给他爸睡,许小兵也早就让许大个睡了,在他还在念国小六年级的时候。

    现在的许小兵还很小,但一年多前的他更小,但是是他主动爬上许大个的床,用他软nEnGnEnG的小手上许大个的,挑起成年男子的yu,最後许大个忍不住,就把儿子当老婆用了。

    若自己有这麽贤惠又乖巧的儿子,肯定也会把他拉ShAnGchUaN吧,许大立心想,只是也知道自己这辈子大概不会有孩子了,他不想结婚,甚至不想有固定nV友,没意外的话这辈子就这麽光棍下去。

    小孩子乖的话是很可Ai没错,只是眼神移到那个快把额头贴上餐桌的许小军,许大立脑子很清楚的知道,这才是多数小孩的模样。

    吃过早餐,许大个说要去果园一趟。

    许大立原本说也跟过去,但许大个说已经是农閒时期,没太多要忙的事,就让许大立留在家中陪许小军玩,这样子许小兵也能轻松一点。

    许小军虽然算是听话的娃儿,但是毕竟还是个小小孩,有时缠著讲话有时故意捣蛋,找麻烦都是难免的,若有人帮忙顾著,许小兵做家事自然会更有效率。

    让许大立带著许小军到院子去玩,许小兵就自己提著篮子去洗衣服。

    许家算是大屋子,在後头有个房间做洗衣间,简简单单的水泥墙水泥地,墙上装个水龙头,地上弄了个排水孔就是洗衣间了。早期许大个的妈妈,也就是许小兵的,都是拿大脸盆和洗衣板用手洗的,但现在里头多了一台双槽型洗衣机。

    那是因为自从许小兵他妈离家之後,许大个边要做果园工作又要照顾还是许小兵的娃子,实在没空手洗衣服,几年前努力了一把,买了台二手洗衣机,所以现在许小兵只要先把衣服上b较脏的地方拿刷子刷一下,再连同洗衣粉一起丢进洗濯槽里,让机器g这些耗力气的工作。

    只不过这毕竟是双槽式洗衣机,衣服不会自己移动到脱水槽脱水,因此许小兵得适时的把衣物从洗衣槽移到脱水槽,脱完水再把衣物从脱水槽移回洗衣槽,来来回回至少三趟,才能把衣服给洗得乾净又不留残皂。

    都市内的家庭主妇都要受不了这麽麻烦的事,可是对於许小兵来说,却已经是再也满足不过的了,他知道爸爸多赚一分钱都很困难,他不求有台全自动洗衣机,而是更Ai惜这台二手洗衣机,所以机子旧归旧,机身却是很乾净,看得出许小兵有多珍惜。

    要把篮子里的衣服放进洗衣

    菠萝的口口短篇系列吧

    机时,许小兵眼尖的看到里头有一件洗得泛h的四角内K,负责许家洗衣工作的许小兵一看就知道是许大个的。

    爸爸为什麽又换一件内K许小兵觉得奇怪,拿起来一看,K头处是Sh的,不像水,起来黏黏滑滑的。

    瞬间许小兵脸红了,对於这种T,他再清楚不过了,只是通常这都会从他的PGU流出来因为都被在里面。

    那是,男人的,变成大人以後,睾丸会制造子,然後从出来,学校老师有教,许小兵都知道。

    学校没教的,许小兵也知道,像是,起来黏黏滑滑的,闻起来腥腥的,吃起来有点苦苦的,许小兵全都知道。

    只是就算是这样的许小兵还是有不知道的事,例如为什麽许大个今天早上会把弄到内K上,他就是猜也猜不到了。

    不过不管原因是什麽,弄到的内K就是脏掉的内K,理所当然的是今天要洗的对象之一,许小兵把内K和其他的衣物全放进洗衣槽内,小心翼翼的倒进平匙的洗衣粉,按下起动键,机器应声起动,开始哗啦啦的放水。

    洗衣间没有窗户,除了一台洗衣机就空荡荡的,声音在里头反弹,水声在回音的加持下听起来更大声了。

    许小兵拉了个小板凳坐下,有事忙时他会趁这个短短十分钟去外头做事,但今天果园没事让他忙,许小军又有叔叔帮忙带著,许小兵就乾脆坐在里头发个呆。

    只是,注定在今天很忙碌的许小兵怎麽可能会有空閒时边呢

    一个高大的人影走进洗衣间,背对著门口坐著的许小兵并没有看到,加上水声遮掩了来人的脚步声,因此突然间被人从後头抱住时,许小兵是真的吓到了。

    「谁」被後头突然出现的一双大手圈住,那手掌还一掌下流的捏弄许小兵平坦的部,一掌探向许小兵柔软不会B0起的时,许小兵反的发出惊呼。

    「好老婆,你伯伯老公来疼你了。」会说这种话的,当然是许家老大,许大志,同时也是许小兵的伯伯。

    知道是熟人,许小兵悬得老高的心总算放下,回过头看到果然是许大志,许小兵不禁嘟抱怨:「是伯伯啊,您别老吓我。」

    「别喊伯伯,喊老公啊,老公想Si你了。」许大志b许小兵年长了三十岁以上,却老不休的缠著许小兵喊他老公,实在有够不要脸的。

    但许小兵在意的却不是年龄差或要不要脸的问题,他想的更实际:「不、不行现在不行啦小军在家,要是被看到」

    「没事,我刚让大立带小军去街上买东西了,没一个小时是不会回来的。」只能说老不休不,许大志过来就是想Ga0许小兵,还没进门就先把障碍物给打发掉,现在就差把许小兵给就地正法了。

    听许大志这麽说,许小兵也不好说什麽了,他本来就对於被大人弄这事没什麽反抗,加上现在懂得被的快感了,更是被许大志弄弄r0ur0u就软了身T,嘴巴当然也不再反对。

    许大志前阵子工作忙,一直没时间来找许小兵,这次足足忍了两个多礼拜,再也忍不住,绕到许小兵身前,猴急的把自己的巴从K头掏出来,要求许小兵:「老婆乖,先用你的小嘴帮老公含一含,等会儿老公就用大巴给你个爽快」

    对於k0Uj,许小兵已经不陌生,他毫无犹豫的张开嘴,让许大志把头塞进他嘴里,男人特有的腥臭味马上在他嘴里扩散,那个味道也许会让多数nV人反感,但许小兵不会,因为这正是他想要的也是羡慕的,他已经十三岁了,同学都已经陆续进入青春期,只有他还是和小孩子一样,不会,没有梦遗,就连也不会y。

    他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从出来,也许不会有那麽一天的到来不管是他没有发育,还是活不到那一天。

    所以,就算男人再臭再腥,对许小兵来讲,那也许都是又香又甜的。

    这样子的许小兵当然不会讨厌帮男人x1巴,反而异常的主动积极,他张嘴hAnzHU许大志的头x1ShUn,舌头在马眼上T1aN弄,左手握住含不进嘴的身套弄,右手捧住下头的蛋蛋捏弄,把许大志的整巴照顾得无微不至。

    「喔喔,小兵厉害喔,才几天不见,你x1巴的功力又进步了喔爽伯伯AiSi你这荡的小嘴了」被x1得爽极了,许大志双手抱住许小兵的头不让他移动,自顾自的前後c起许小兵的嘴来,就像把他的嘴当做b一样用。

    这种情况下许小兵自然没办法x1d,顶多就是用嘴唇圈住许大志的巴,许大志也不在意,弄了五、六十来下後,开始有了感,但他不想这麽快,他还想要好好的玩许小兵呢。

    「好了,巴被你含得也够Sh了,那麽老公该来好好疼Ai老婆的SaO罗。」把从许小兵嘴里cH0U出来,许大志四处张望了一下,想找个能方便办事的地方,可是这里是洗衣间,除了一台二手的双槽式洗衣机,就只有刚刚许小兵坐的小凳子。

    可是许大志不愧是许大志,马上想出要怎麽在这种艰困的环境下玩出更多花招来。

    他先把小凳子放到洗衣机前,让许小兵面对徙衣机站上去,他自己再从後面贴上去。

    小凳子本来就矮,也不过十五公分的高度,但就差了这麽个高度,许小兵的T0NgbU就接近了许大志的胯下,许大志只要张开双腿踩稳地板,刚刚好不用弯腰也能g进许小兵PGU的高度。

    猴急的拉下许小兵的K子,许大志先用手指按了按躲在T瓣间的gaN口,有点意外又不太意外的发现那里很软nEnG,还带了点Sh气。

    「谁刚刚才过你吗」这不是前一晚za会留下的软nEnG度,留恋花丛三十几年的许大志知道。

    「嗯叔叔早上才刚弄过我」许小兵诚实回答,本来这就没啥好不能讲的,在这间屋子里,他的叔叔会弄他,他的伯伯会弄他,他的爸爸更会弄他。

    许大志心想自己弟弟还真是不能小看,他已经来得很早了,许大立竟然在大清早就抓著侄子1uaNlUn一场,还真是後生可畏。

    tye""

    20:5创建于

    var""

    src":crojs"tye""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