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巫道求索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离开风云

第一百三十七章 离开风云

    其他几名天池杀手在聂风和断浪的联合下被一一诛杀,断浪在布兰德的调教下,已非吴下阿蒙,一身实力比聂风还要强上不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就当两人准备事了拂衣去时,转角传来“啪啪”的鼓掌声,一袭暗金色云纹鎏金长袍的雄霸缓缓走了出来,他面带微笑,一边鼓掌一边称赞道:“果然是我的好徒儿,连天池十二煞都不是你们的对手。”,眼中虽带赞赏,但眼底深处的杀意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

    “诶!我可不是你徒儿,你还没那个资格。”断浪环胸抱剑,一脸不屑。

    雄霸眉头紧锁,脸上浮现怒容,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年轻人狂傲一点是好事,但要知分寸。你既然不知天高地厚,今日我便代你长辈好好教育你一番。”

    他话刚说道,便将早就凝聚出的三分归元气打向断浪,无色无形的真气带着破空之声,转眼便激射到断浪身前。

    “卑鄙!”断浪大喝一声,他早就防备着雄霸,此时火麟剑出窍,一道剑气一闪而逝,将偷袭的三分归元气击散。

    “哦?果然有几分本事。”雄霸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他虽然是随手凝聚的三分归元气,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击散的,况且他还是乘其不备,想来个出其不意。

    知道了断浪实力不弱,雄霸决定全力以赴,他运起风神腿,带着道道残影向两人冲去,断浪和聂风也迅拔剑拔刀,霎时间刀气剑气纵横,将周围的房屋打得千疮百孔。

    雄霸作为风云世界的老牌先天宗师,前期的顶级boss,实力自然高绝,聂风一身所学皆是雄霸所授,而且雄霸还留了一手。

    聂风出第一招,雄霸便知他后续的招式,处处克制之下,不到十招,聂风便被雄霸重伤,倒在一旁吐血不止。

    断浪修炼的是布兰德为其量身打造的九阳焚天决,已经修炼到了大成之境,其中的大日炎阳件法威力颇大,一时间和雄霸斗了个不相上下。

    但是,雄霸的天赋并比不断浪低,而且,他修炼的时间是断浪的两倍有余,对战的经验也不是断浪能够比拟的。

    百招之后,断浪逐渐落入下风,如无意外,雄霸在三十招之内便能重伤或者击杀他。

    断浪实在太过年轻,这种天赋潜力让雄霸内心惊惧,决计不能放他离开,以免成为日后的心腹大患。

    “受死吧!”雄霸找到断浪一个破绽,一掌狠狠的拍在他的胸口,将断浪击飞出去,凌空喷出一大口鲜血。

    “咳咳!聂风,今日我们怕是要死在这里了!”断浪惨然一笑,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结束了,枉他还以为自己的实力比上这些老牌先天宗师也不遑多让,却是自己坐进观天了。

    “能跟你死在一起,也不枉我们兄弟一场。”聂风擦干嘴角的鲜血,强忍着体内翻涌的气血,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拄着雪饮刀,挡在了断浪的身前。

    “好兄弟!”断浪吐尽口中鲜血,咬牙起身,和聂风站到了一起。

    “哼!”雄霸冷哼一声,他最见不得这种兄弟情谊,他冷声道:“那你们就一起死吧!”

    说完,雄霸已经凝聚出两团三分归元气,毫不迟疑的拍向站着的聂风和断浪二人。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一道充满磁性的男声传入场中:“谁敢伤我徒儿!”,于此同时,如炮弹般飞向断浪和聂风的三分归元气眨眼间消散不见,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是师父!”断浪脸上露出欣喜之色,他对聂风说道:“我们有救了!”

    雄霸内心惶恐,不敢轻举妄动,刚那道声音听似随意,但震得他气血翻涌,可见声之人功力之高。

    片刻之后,布兰德骑着火麒麟从不远处出现,此时火麒麟收摄了自身的火焰,没有往昔那么神异,但它那暗金色的鳞片如同铜铁铸就,头上双角也如赤晶般晶莹,雄霸还是一眼认出了它。

    “火麒麟!”雄霸心中惊惧更甚,他拱手行礼,道:“在下天下会雄霸,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老道名字不足一提,不过雄帮主好威风。”布兰德翻身调下麒麟,一边查看断浪的伤势,一边说道。

    “在下不知断浪乃是前辈弟子,得罪之处,万望海涵,如无他事,在下先行告退!”雄霸说完,身形瞬间闪动,竟是想要逃走。

    也不见布兰德有什么动作,逃跑中的雄霸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异常的红润,但他不敢回头,强自运行真气,以更快的度逃走。

    “这次只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有下次,定斩不饶。”布兰德冰冷的声音传入雄霸耳中,让他打了个寒颤。

    “师父!”“前辈!”雄霸逃走后,断浪和聂风立即行礼。

    “好了!不必多礼,先吃药吧!”布兰德翻掌取出两颗疗伤丹药,两人服下之后立即打坐调息,二十几个呼吸间,伤势就好了大半。

    “还是师父的丹药好用!”断浪笑嘻嘻的说道。

    “混账!我给了你那么多的丹药,你都用完了?”布兰德询问道。

    “师父,您不是让我行侠仗义吗?您给我的丹药,每一颗都救了一个人的性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现在都不知道造了多少级浮屠了!”断浪委屈巴巴的,在布兰德面前表现的像一个孩子,旁边的聂风看着断浪撒娇,眼中都是羡慕之色,他如果能有这样一个师父,那该多好啊!

    布兰德伸手敲了敲断浪的脑袋,语重心长的说道:“行侠仗义的前提是你自己要能活下来!”,断浪缩着脖子不敢躲,他摸了摸被布兰德敲过的地方,小声道:“知道了,师父。”

    “对了,师父。您不是一直隐居的吗?怎么这次出山了?是特意来救我的吗?”断浪有些好奇,毕竟自从他拜师起,布兰德就一直在靠山村隐居。

    “是也不是。为师马上就要离开了,有些事和你交代一下。”布兰德说道,他的精神力到达了45点之后,已经到了这个世界的极限。

    吸收了九空无界和剑界大量的精神力,布兰德本着报恩的想法,在九空无界和剑界分别布置了一个炼神大阵,用来炼化其中的杂质,避免孕育出一些极度邪恶,想要灭世的大魔头。

    天道意志有感,赠与了布兰德更多的精神力,让他的精神力一举增长到5o点,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

    风云世界不是突破之地,所以,布兰德准备离开,临行之前,一些事情还需要他安排一下。

    “离开?师父您是打算走了就不回来了吗?”断浪不傻,听布兰德的语气,这次离别可能就是永别,他非常的不舍,从小到大,师父是他唯一的亲人,不仅把他养大,还教他武功和做人的道理,没有师父,就没有如今的断浪。

    布兰德点了点头,他心中亦有不舍,但他没有做出那种小女儿态,经历过诸多世界,生离死别早已化作常态,做到问心无愧即可。

    “跟我来吧,我已经派人去寻找步惊云,想要对付雄霸和以后的诸多危险,还需步惊云和聂风联手。”布兰德说道。

    他带着两人回到靠山村,步惊云也已经寻到,布兰德带着三人,来到后山。

    负手站在崖边,布兰德缓缓说道:“聂风,步惊云,你们的际遇,我都以知晓。以你们现在的实力,报仇无望。”

    “师父,您有办法让他们亲自报仇是不是?”断浪问道。

    布兰德点了点头,这时,步惊云插话道:“前辈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雄霸这些年东征西战,导致生灵涂炭,况且你们是浪儿的好朋友。”布兰德稍作解释。

    “多谢前辈!”聂风没那么多心思,躬身感谢。

    布兰德点点头,继续道:“聂风,步惊云。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泥菩萨的批言,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你们是天地的宠儿,风无形,云无相,风云合璧,摩诃无量。”

    “前辈,我不是太懂!”聂风虚心请教。

    “现在不懂没关系,记住就行了,我根据你们的情况,创造了一套刀剑合击之术,唤作摩诃无量,只要你和步惊云好好修炼,打败雄霸完全不是问题。”布兰德说道,便从怀中摸出一本小册子,扔了聂风。

    “师父,那我呢?”断浪满脸期待。

    布兰德打走聂风和步惊云,单独留下了断浪,他看着远方的草原,问道:“浪儿,你看到了什么?”

    “一片青青草原。”断浪如实说道。

    布兰德点点头,拂手而过,眼前的场景如快进般变幻了起来,春去秋来,青草枯黄,一阵野火袭来,枯黄的野草被烧成了灰烬。

    “现在呢?”布兰德继续问。

    “被野火烧成灰烬的草原?”断浪疑惑。

    布兰德再次拂手,冬去春来,草原上又生出嫩芽,万物复苏。他说道:“浪儿,你要记住,生死轮回乃是天地之道,火焰代表的也不仅仅是毁灭,还是新生。”

    断浪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师父,浪儿记下了,永远不会忘记的。”

    布兰德颔,从怀中取出一本册子递给断浪,道:“这是为师补全的焚天剑诀,补上了先天之后的修炼之法,靠山村的一切就留给你了,为师去也!”

    说完,布兰德挥手打开空间门,头也不回的踏入其中消失不见。

    断浪目瞪口呆的看着布兰德消失,就连离别伤感都被这一幕冲淡了许多,他喃喃自语:“原来师父是神仙,放心吧!师父,浪儿一定不忘您的教诲,努力修行,行侠仗义,总有一天,我也能去往仙界,到时候您可别忘了我啊!”